【罰款創收】霸州苛徵暴斂平均每企業兩月二萬多 分析指地方財赤已是全國困境

2021.12.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罰款創收】霸州苛徵暴斂平均每企業兩月二萬多 分析指地方財赤已是全國困境 當財稅收入無法養活龐大的官僚體系時,以單位為代表的系統性權力尋租即迅速出現。
國務院通報截圖

中國地方政府橫徵暴斂的問題,再次成為焦點。河北省霸州市被指大規模罰款創收,10月1日至12月6日,平均每家企業罰款、收費達人民幣2.64萬元(約4139美元),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上周五(17日)通報了對事件的調查結論,認定霸州官方以突擊罰款和攤派的方式創收試圖彌補財政虧空,有體制內人士警告,在嚴重的財政赤字壓力下,這類「搵食」的做法在各地恐將愈演愈烈。

據國辦的通報顯示,這場從今年10月開始全面實施的霸州非稅收入創收運動,持續了2個多月,一直到12月初才被緊急叫停。

國辦督察室的暗訪調查顯示,11月份,在該市的15各鄉鎮行政區劃單位中,有13個出現明顯的運動式執法,以罰款、安全檢查、強行攤派等方式,向轄區內的企業徵收各種費用,當月入庫罰沒收入是1—9月月均罰沒收入的80倍。

國辦的處理結果是要求對已罰沒的錢退還給企業和經營者。但通報中沒有提及是否會處理對此負有直接責任的霸州市黨政主要負責人。

壓力下無人承認自己被罰

儘管國辦已就情況公開在全國作出通報,並做出處理決定,但本台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當地的企業依然不敢對此公開發聲。

本台記者先後聯絡了多家企業的老闆,但無一人敢回應他們是否被罰款,以及被罰款的款項是否已經退還,甚至有人直接稱,沒有此事。

只有一家酒店的老闆委婉的表示,因為疫情等原因,當地經濟形式不好,壓力很大。因為大量的企業停產,所以情況比較嚴重。但他也拒絕透露自己是否領到了退款。

酒店老闆:我這酒店剛開業,這個方面我不太了解。但現在這些廠子、企業大部分都停了。小企業都停了,大企業呢,停一半。停產原因就是這個生產出來的產品沒人要,疫情給鬧的。小企業基本都幹不了了,大企業呢,也不是那麼好的。

事實上,據國辦的通報顯示,此次罰款創收運動中,霸州市轄區內的企業幾乎無一倖免。

通報還確定了霸州官方以罰沒創收的原因是因為財政緊張。當地官方曾發文,對這些非稅收入的分配進行了規定,80%歸實際徵收的單位,剩餘20%歸市財政。

離北京太近亦有代價

資深媒體人洪濤稱,近年來為了減少北京的空氣污染,當地很多企業被強行壓縮產能,隨著這些企業倒閉,當地的財政缺口越來越大,所以地方政府就用這種更糟糕的手段創收。

洪濤:肯定緊張啊,你看前一段事件曝出來的,浙江的、江蘇的,這種財富的大省公務員的這種各種補貼,獎金吶,還叫停了呢,你何況中西部這種財政收入很低的這種省呢?河北它就是因為離北京太近了嘛,因為這個環保問題,整頓得很厲害,地方的財政收入受很大影響了。

他認為,如果財政發不出錢,各單位利用手中的權力去為自己創收的情況,就一定會加劇。只是其它地方可能不會以官方文件的方式公開進行。

全國性的錢荒 體制內降薪無可避免

據湖北黃岡的一位要求匿名的衛生系統內的官員稱,他們現在都知道財政很困難,現在他們單位的基本工資還在發,但到年底才發的績效工資和獎金可能難以兌現。他們當地一些原本是由財政撥款的單位現已發不出工資了。

他說:像我的話一個月就3500元(548.7美元),五險一金除掉我只拿到2800多(438.9美元)。像我們這邊還沒到發績效獎的時候,但是各單位都緊張吧。因為財政壓力比較大,有一個單位它是借錢發。(浠水縣)農業局啊,它工資都有困難,因為它單位的人太多了,聽說工資是沒發。

迄今為止,霸州市官方沒有對這些說法置評。本台記者多次致電霸州市政府,但該機構都拒絕回應此事,亦沒透露其財政缺口究竟有多大。

在此之前,中國多地已曝出公務員和事業單位降薪的消息。本月初,浙江、江蘇、四川等地都傳出公務員工資兌付出現了麻煩,包括杭州等地的事業單位也已明確傳出降薪的消息。但迄今為止,來自民間企業和員工的生存狀況,卻很少有比較完整的資訊。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林詠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