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捕鱼业全球扩张】中国渔船全球非法捕鱼猖獗 各国执法机构无法阻止(二)

「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The Outlaw Ocean Project)制作
2023.10.12
【中国捕鱼业全球扩张】中国渔船全球非法捕鱼猖獗 各国执法机构无法阻止(二) 「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影片截图
Photo: RFA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于2022年3月,颁布一项禁止俄国海产品进口的行政命令,目的在剥夺普京将数十亿美元用于对乌克兰战事上的可能性,然而国会议员随即表示该项禁令无法实行,因为美国进口商通常不甚清楚渔货的确切捕捞处,且交易数据显示,有近三分之一标记来源为中国的野生鱼获,捕捞地点其实是在俄罗斯海域。

这项尴尬的挫败不仅突显了全球海产品供应链的不透明,也引发美国立法单位、海洋保护主义者、消费者权益倡导者和人权组织群起呼吁,要求美国进口商对海产品进行「从鱼饵到餐桌」的追溯,以确保海鲜商品并无涉及劳工与环境犯罪、或违反对「放逐国家」(例如:朝鲜、伊朗)的制裁令。

自2022年6月俄罗斯海产品进口禁令正式生效后,根据卫星资料和出口纪录显示,至少有31艘中国鱿钓船仍在俄罗斯海域捕捞,其中几艘船所隶属的公司,甚至直接向美国及欧盟出口海产品。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海产品都是由中国捕捞、加工并出口。中国拥有一支远洋船队,规模是最大竞争对手的两倍多。按重量计算,这支远洋船队捕捞的海产品中,超过70%是鱿鱼。

然而中国船队却被评为全世界最恶名昭彰的船队,他们除了放任非法和毫无规范的捕捞行为外,也常有强迫劳动的情形,此外还与无数犯罪行为挂勾,包括阿根廷海域袭击事件、经常性关闭渔船的发射器(此举违反中国法律),并违反联合国制裁令在朝鲜海域进行捕捞。此外,船队还对外国和中国船员施展暴力、工资拖欠、严重迫害船员和贩运人口。

供应链追溯困难重重

由于渔船离岸甚远,在公海上不断移动,使得各国政府很难实施管辖,因此追溯海鲜供应链变得格外困难。美国华府研究机构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环境安全项目主任尤泽尔(Sally Yozell)表示,渔获在渔船、运输船、加工厂和出口商之间交接的过程中,会有很多追溯缺口,「大部分的海产品是由中国渔船捕捞或在中国进行加工,这让整个供应链更难透视。」

有些从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宣称进自家的海鲜食品并未涉及犯罪行为,因为中国加工厂都有提供「渔获证书」,清楚标明捕捞地,甚至能追溯到捕捞船只和地点等细节。但从事永续渔获顾问的非营利组织「聪明渔获」(FishWise)的路易思(Sara Lewis)表示,这些文件相当不可靠,因为它们是属于自行申报,通常难以核实,且填写单位是加工厂而非实际发生犯罪行为的船只。此外,这些渔获证书对劳动条件没有任何说明。

为了深入探讨从「鱼饵到餐桌」的供应链追溯问题,一组调查记者选择了跟踪多地的中国渔船,包括接近朝鲜、冈比亚、马尔维纳斯群岛和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海域。在特殊情况下,记者甚至亲自登船进行检查。他们使用卫星技术将这些渔船从海上追踪到返回港口,然后再观察和记录渔获如何被转运到冷藏船,以及最终如何从港口运到各个加工厂。记者还在港口拍摄了将渔获运往加工厂的货车。最后,通过分析出口记录,记者成功地追踪了这些海产品流入欧盟和美国超市、餐厅和食品服务公司的流向。

这次调查揭露了交接过程中的追溯漏洞。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以西约350英里处,一艘中国鱿钓船上,一名渔工打开了位于数层甲板下方的冷冻储藏室,露出一堆装在白色袋子里的冷冻渔获。他解释说,他们不会在袋子上注明捕捞船的名称,因为这样比较容易将渔获转移到同公司的其他渔船上。这让渔业公司更具灵活度,但也使得下游买家无法确认实际捕捞渔获的渔船。

在另一艘船的驾驶台上,中国籍船长翻开他的渔业日志,上面理应载明何地、何时和渔获内容。但除了前两页有记录外,其馀的都是空白。船长对此情形仅表示,「没人会写这些东西」,也说公司的地勤人员之后会把资讯补上。而加工厂里,输送带上的鱿鱼通常不以捕捞的渔船来分类,而是根据市场愿意出高价的重量、品质、大小和类型来进行分类。

海鲜是世界上野生蛋白质最终主要来源,也是最庞大的国际贸易食品。专家们也列举了他们对中国主宰这一市场感到担忧的各种原因。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索姆韦伯(Whitley Saumweber)和洛夫特(Ty Loft)等政治分析家表示,中国对远洋捕渔的近乎垄断「威胁到数百万人的粮食安全」,尤其是最依赖渔类作为蛋白质来源的发展中国家。

美国立法单位指出,中国依赖非法捕捞的行为也使美国渔民处于竞争劣势。美国加州众议员霍夫曼(Jared Huffman)和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葛雷夫(Garret Graves)在2022年6月写给拜登总统的信中提到,「我们不能继续容忍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以滥用海洋资源和侵害人权的方式,冲击到我们国内的诚实渔民,」此外,「解决『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捕鱼』(illegal, unregulated and unreported fishing,IUU)相当重要,因为这不但能确保民众食用安全健康的食物,更能捍卫他们的经济利益。」

捕捞渔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致命的职业,这些船上的人权侵犯和恶劣条件有充分的文献记录。环境正义基金会(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和人权观察等人权倡议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皆警告,购买海产品的消费者无法得知自己是否在无意中,成为这些犯罪行为的共犯。消保权益倡议者则提到其中的健康风险,因为有15至30%在美国家庭餐桌上享用的海鲜,根本与标示不符。

由于缺乏追溯机制,许多美国人所食用的海产品亦是来源不明。除了带来潜在的健康风险,也如环境正义基金会和人权观察等倡议组织所言,很难确定哪些鱼是由非法捕捞和不良劳工条件的船只所捕获的。

海洋保育组织(Oceana)和绿色和平(Greenpeace)等海洋保育团体则表示,根据联合国渔业监督机构的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渔业资源已被过度捕捞(自1974年以来暴增3倍),海洋中的鱼类愈来愈少,因此渔业公司有义务停止非法捕捞行为。

海产来源难查明 调查进度缓慢

美国为了阻止违禁商品进口,制定了多种供应链法规。除了对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和俄罗斯等国的制裁外,也有法律禁止产品涉及人口贩卖、监狱、维吾尔、朝鲜或强迫童工等行为,但由于对渔船上所发生的事情所知有限,因此这些法律对海鲜食品而言,效果相对薄弱。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前强迫劳动项目经理肯尼迪(Ken Kennedy)表示,由于此类调查进展极度缓慢,并会让国际贸易协议复杂化,因此美国的立法者和政府机构通常没有足够的政治决心,去全面执行反奴隶制或产品追踪的法律。

美国政府在海产品监控方面普遍未重视中国渔船,尽管它们与劳工和环境问题密切相关。根据美国贸易数据,来自中国的进口海产品中,有超过17%是非法捕获的。「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全球倡议」(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是一间专门研究组织型犯罪影响力的非营利组织,他们在202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152个从事非法捕捞的国家中,中国排名第一,俄罗斯排名第二。2020年,美国劳工部还指出,中国的鱿钓船尤其倾向使用移民和被囚禁的劳工。

2016年,美国政府设立了《海产品进口监测计划》(Seafood Import Monitoring Program),要求进口商自捕捞点、到进入美国的整个过程,都要有详细记录。这个计划主要是针对可能有非法捕捞和标签造假疑虑的海鲜食品物种,但却未提及违反人权和迫害劳工等问题,且受监测的13个物种当中,并未包括鱿鱼。直到2021年,负责监督此计划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才宣布将根据新标准,也就是捕捞船队是否涉及人口贩卖等问题,来扩大纳入更多物种。

根据NOAA外交事务专家珀尔(David Pearl)表示,鱿鱼的商业品种其实高达30至40种,但美国海关人员目前仅能追溯2至3种,这无疑是个问题。此外,即使渔业公司保留进口记录,仍可向联邦主管机关申请不必对外公开进出口数据的豁免,实际上也有许多公司如此操作。

有些海鲜食品零售商在新闻稿、商店网页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档案中,宣称他们实施的供应链标准可确保不涉及非法或迫害行为。但美国绿色和平(Greenpeace US)组织的海洋运动主管霍斯瓦(John Hocevar)则说,所谓的企业责任计划,大部分都只是自我监管,缺乏第三方的监督或验证,关注的重点是环境问题而非人权问题,并且只规范加工厂,未涉及最有可能发生犯罪行为的渔船本身,因此效力不彰。

史汀生中心的主任尤泽尔也说,即使只是想了解捕捞国家都已是相当困难。美国联邦法律虽要求零售商必须告知消费者各式食品的原产地,但却省略了经他国加工后再出口的海产品。比方说,俄罗斯渔船捕捞的渔获在中国加工,最终就会被标示为中国产品。

商家消费者或无意间成为共犯

即使是声称对环境和劳工负责的公司,也被发现与存有犯罪与风险指标的中国船只有关。鲁杰罗海鲜公司(Ruggiero Seafood)的网站上表示,该公司不贩售非法捕捞的海产品,但却与一艘在2019年违反联合国制裁、迳行于朝鲜海域捕捞的鱿鱼船有关。而美国最大连锁超市之一的克罗格(Kroger),网站上标明「从未明知故犯」购买非法捕捞的海产品,但该公司却与一艘2020年在印尼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有关。而以「更美好的明天」为口号的欧洲最大连锁超市利多(Lidl),虽强调负责任采购的承诺,但自有鱿鱼品牌Eridanous的合作加工厂,却至少与三家可疑的渔业公司有关,这三家渔业公司旗下的渔船,都有违法捕捞的纪录,包括在北太平洋和和南太平洋的主要鱿鱼渔场长时间中断讯号、在秘鲁经济特区进行非法捕捞,甚至有割取鲨鱼鳍的行为。

鲁杰罗海鲜公司和克罗格均未对此做出回应。利多超市则表示该公司反对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的捕鱼活动,并已将调查结果向供应商舟山西峰水产(Zhoushan Xifeng)求证,后者则声明并未涉及任何违规的捕捞。

许多大型海鲜食品公司现已加入海洋管理委员会(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MSC)产业计划,确保可溯性和永续性。MSC发言人马克斯(Jackie Marks)表示,这项计划是主要预防环境犯罪及追溯渔获来源,而不是渔船上可能存在的劳役问题,不会对劳动条件进行评估,也不会对渔船进行像是拖欠工资、殴打、债役或人口贩卖等犯罪行为的检查。反之,MSC主要是聚焦在加工厂是否卫生、标签是否正确,还有能否识别供应链中所有的渔船和加工厂。欲取得MSC验证的渔业和海鲜食品公司,必须提供文件,表明过去两年内并未因强迫劳动或相关犯罪行为而遭到起诉,渔业公司也必须报告他们采取了哪些措施防止此类犯罪。

美国政府已对个别案件采取行动。例如,2022年12月,美国财政部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对大连远洋渔业公司(Dalian Ocean Fishing)和平潭海洋企业(Pingtan Marine Enterprise)这两家中国大型渔业公司的董事们实施制裁,因为这他们旗下150多艘的渔船中,有部分被指控涉嫌强迫劳动和非法捕捞。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责任在于阻止涉及强迫劳动的进口品进入美国,在过去五年中,该机构加强执法力度,尽管他们曾针对台湾籍的长线金枪鱼捕捞船下达过禁令,但即便有证据显示中国的鱿鱼船是问题最严重的一方,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至今仍未对其采取行动。

**********
本篇报道由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新闻组织「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制作。感谢Ian Urbina, Joe Galvin, Maya Martin, Susan Ryan, Daniel Murphy and Austin Brush共同报道与撰写。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