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捕鱼业全球扩张】中国的「强迫劳动」让全球海鲜供应蒙上阴影(四)

「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The Outlaw Ocean Project)制作
2023.10.14

今年4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中国新疆的喀什市,80多名男女穿著相同的红色风衣,整齐列队于火车站前。

他们是维吾尔人,中国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挨著脚边的行李箱静静站著,观赏著当地政府为他们举办的欢送仪式。在一段活动视频中,一名身穿传统服饰的女子在台上翩翩起舞,舞台横幅写著:「促进充分就业,构筑和谐社会」。视频尾声,无人机镜头缓缓拉远,一辆辆等待出发的列车,准备带著这群维吾尔人离开家乡。

这项活动是大规模劳动力转移计划的一部分,由中国政府主导,强制将维吾尔人送往全国各地,安排他们进入主要产业工作。研究新疆拘留情形的人类学家郑国恩(Adrian Zenz)表示:「这是一种控制与同化的策略,目的是为了消灭维吾尔族文化。」

进一步来说,这项计划隶属于一项更为广大的策略,意图征服历来难以管束的民族。汉族虽是中国的主要族群,但在新疆这个西部内陆地区,超过半数人口属于少数民族,其中大多数是维吾尔族,另外也包含吉尔吉斯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回族和蒙古族。

1990年代,维吾尔分裂主义者曾经发动反抗,并在2008年、2014年炸毁警察局。对此,中国政府以大规模的迫害计划进行反制,导致中国境内的穆斯林以及信仰其他宗教的少数民族,可能因为在葬礼上朗诵古兰经、或蓄长胡等行为,遭到数月甚至数年不等的拘留。政府也大批逮捕维吾尔人并送入「再教育营」,对他们施以折磨、殴打和强迫绝育等行为。在计划的高峰期,有100万到200万名维吾尔人遭到拘留。对于中国在新疆的行为,美国政府形容这是一种「种族灭绝」的手段。

在21世纪初,中国开始把维吾尔人调配到省外工作,成为后来「援疆计划」的一部分。据当地党委书记表示,这项计划的目标是推动「全员就业」并促进「民族间的互动、交流和融合」。然而,一些中国的学术刊物将它描述为一种「撬开」维吾尔社会的策略。此外,它还满足了中国主要产业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在Covid-19爆发后,由于封锁引发的劳动力短缺,这一需求在海鲜行业变得更为迫切。

根据中国政府统计,从2014年至2019年间,当局透过劳动力转移计划,每年迁移超过百分之十的新疆人口,即约二百五十万人。这样的影响是巨大的:从联合国的数据统计来看,在2017至2019年期间,新疆地区的出生率下跌近一半。维吾尔人被转送去收割棉花、在多晶硅工厂工作,以及投入纺织品与太阳能板的生产。(中国外交部官员对计划相关的问题均未回应。)

美国国会于2021年通过了《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宣布所有由新疆地区劳工或新疆省少数民族「全部或部分」参与生产的商品,均应视为涉及国家强迫劳动,因此禁止进入美国市场。这项法律取得了成效: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缴获了包括电子产品、服装和药品在内与新疆有关的货物,总价值超过十亿美元。

但到目前为止,有一个行业并未引发广大关注:海鲜食品业。

新疆维吾尔人遭强迫成为海鲜制造业奴工

美国的海鲜食品约有80%仰赖进口,而中国是最大供应商。美国公立学校所提供的鱼柳条,有一半是在中国加工。但渔船、加工厂和出口商间存在众多的交接环节,导致各国难以追踪这些进口海鲜的来源。除此之外,新疆地区经常禁止外国记者在当地报导,审查机构也会在中国网路上清除有关维吾尔劳工的资讯。

为了更深入了解情况,「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进行了长达四年的深入调查,首次揭密这一鲜为人知的维吾尔族强迫劳动系统,这项系统为全球大多数海鲜食品供应了原料。为了核实维吾尔强迫劳动的海鲜加工厂位置,研究人员审查了数百页的公司内部通讯、地方新闻报导、维吾尔证词数据库、贸易数据,以及卫星与手机影像。他们观看了上传到互联网上的数千段视频,大部分来自抖音(即TikTok中文版本),并查证这些上传者最初是否在新疆注册。此外,他们也请专家审查视频中使用的语言,并聘用人员对一些工厂进行实地考察。

所有「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能够取得并检视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令人不安的情况。负责处理维吾尔劳动议题的律师特克(Sarah Teich)表示:「这项海鲜与劳动力转移计划的相关调查发现,全球的消费者都与维吾尔族的受虐脱不了关系。」

劳动力转移计划通常始于一阵敲门声。接著,当地党政官员所组成的「驻村工作队」便会进入居民家中,进行「思想工作」,包括说服维吾尔人参加重新安置行动。

依据官方所述,维吾尔族的劳动者都对这些就业机会心怀感激,确实有些可能如此。但根据喀什地区维稳指挥部在2017年所写的内部机密指示可见,凡是抵制劳动力转移者均可予以拘留。在2017至2019年间,一名喀什妇女为了照顾两名幼子,拒绝接受工厂的工作安排而遭到拘留。另一位拒绝转移的女士因「不合作」而被囚禁。

招募到的人员一旦被集合起来,就会得知他们的分配地。以2022年2月为例,数千名维吾尔人在新疆南部的再教育营中,排队参加「招聘会」。在新疆其他地区的类似活动视频中可见到人民整齐列队,签署合同,身著军装的官员在一旁监控著。大多数的劳动力转移是通过火车或飞机运载。最近,新疆中泰集团这家名列于财富500强、主要经营化工与纺织的企业集团,就执行了将十万名劳工转移到和田地区的行动。(中泰化学对本文的评论要求并无回应。)

劳动力转移有时是因应人力需求。中国最大海鲜食品集团之一的赤山集团,在2020年3月的内部通讯中,提到Covid-19疫情所造成的「庞大生产压力」。同年10月,中国公安局反恐特勤队、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党政官员(负责劳动力转移),与集团高层会面两次,商讨如何为集团寻找额外的劳动力。不久,赤山便同意加快人力移转至工厂的决定。赤山集团副总经理王善强在企业通讯中表示,「公司期待著新疆农民工的早日到来」。(赤山集团对本文的评论要求并无回应。)

由于被送往工厂的维吾尔人受到密切监控,因此只能透过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才能一窥他们的生活。许多维吾尔人在初抵达山东时会在海边自拍,因为新疆是地球上离海洋最远的地方。

有些人会分享带有悲伤歌词的维吾尔歌曲。当然,这些可能只是一些伤感的音乐片段,但研究人员认为,他们是以这种隐晦的方式传达苦难讯息,以绕过中国的审查制度。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2022年3月,一名中年维吾尔男子在前往山东一家海鲜厂工作的途中,坐在机场的候机室拍摄视频,并将视频配上了《Ketarmenghu》(《我将离去》)这首歌。而熟悉这首歌的人,会发现他的视频恰好断在这句歌词出现之前:「现在敌人出现了,你该小心注意。」

一位女士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她戴著一家海鲜公司的头带,旁白说:「是甚么让我们与父母和家乡分离、让我们一生都充满遗憾,还诱使全世界都陷入它的奴役之中?是的,那就是金钱。」

在一个照片轮播的视频中,工人们将海鲜食品装箱,旁白说著:「人生之乐莫过于战胜曾经压迫过你,欺凌过你,蔑视过、羞辱过、却又比你强大得多的敌人。」

而在有些视频中,工人们以稍微明显的方式表达不满。视频中有两名维吾尔族男子,在鳕鱼包装线上工作。

「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其中一人问另一名男子。

「三千。」那男子回答。

「那你为甚么还不高兴?」对方又问。

「因为我没得选。」那男子回答。

调查发现全球廿多国或采用了涉及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海产

海鲜供应链难以渗透,众所周知。为了检测是否涉及强迫劳动,企业倾向于交由负责进行「社会审查」的公司,由他们的审查员访视工厂,以确保工厂符合私人劳动标准。

但社会审查通常会例行公告,这让工厂管理人员可在期间藏匿少数族裔的劳工。审查员极少有机会亲自与劳工面谈。即使能够面谈,劳工也可能因为害怕报复,而犹豫是否要诚实回答。康奈尔大学劳资关系教授库鲁维拉(Sarosh Kuruvilla)分析了四万多份审查报告,发现几乎有一半不可靠。他说:「这种方式完全无效。」

2022年5月,顶尖的检查公司SGS的社会审查员访视了山东海博工厂,并未发现该工厂存在强迫劳动的证据。然而,「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进行调查时,发现2021年有170多名来自新疆的劳工,在海博和海都这两家姐妹工厂工作。在检查人员巡视的当天,一名年轻的维吾尔族工人上传了一张自己在工厂宿舍和装卸区附近的照片。(海博工厂的一名代表在电邮中表示:「我们是一家依法合规经营的公司」。海都工厂的代表则是没有回应此事的评论请求。)

这并非个案。「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在调查中发现了其他案例,即维吾尔劳工在经历社会审查的几天内,发布了自己在工厂的照片。同时还揭露,有一半被确认涉及维吾尔劳动的中国出口商已经通过了全球顶尖的检查机构的评估。

甚至一些获得了「可持续性」认证的公司也卷入其中。例如,在「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对海洋管理委员会(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认证的公司进行审视时,发现所有涉及使用新疆强制劳动的海鲜加工厂都已通过此资格。(海洋管理委员会的公共关系主管米勒(Jo Miller)承认,该组织主要依赖社会审查,而这种方式具有「重大局限性」。)

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发现,从2018年以来,中国有十家大型海鲜公司使用超过一千名以上的维吾尔劳工。在此期间,这些公司已向美国运送了逾四万七千吨海鲜。包括加拿大海蓝德食品公司(High Liner Foods)在内的美加进口商购入了这些工厂的海产品。(海蓝德食品的发言人指出,他们所合作的工厂于2022年9月已经接受了第三方的审计。)

由于海鲜食品在各运输阶段都有可能混合,因此很难确切掌握最终流向。而美国公司向采用维吾尔族劳工的工厂进口商品后,又将商品送往全美国的超市,包括沃尔玛、好市多、克罗格和艾伯森──这些都是全美十大连锁超商。(沃尔玛发言人表示,公司「预期所有供应商都符合我们的标准及合约义务,其中包括人权条款。」艾伯森的发言人则表示,他们将停止向海蓝德公司采购海鲜产品。好市多和克罗格对本文的评论要求并无回应。)

这些进口商还将海鲜供应给美国西斯科公司(Sysco),这是一家全球食品服务的巨头,仅在美国一地,就与超过四十万家餐厅合作。(美国西斯科公司的发言人表示,供应商「烟台三江水产有限公司」已接受审计,并否认有「接收来自国家强制劳动转移计划的工人」的情况。)

此外,在过去五年中,美国政府已从涉及维吾尔族劳动的进口商,购买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海鲜,用于公立学校、联邦监狱和军事基地。(美国农业部发言人表示,联邦机构在可能的情况下,皆被规定要从美国水域采购海鲜,但监督组织表示,由于豁免条款的存在,很多海鲜实际上来自中国。)

美国并不是唯一,根据「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调查,还有超过20个国家,都进口了涉及新疆劳动的海鲜。

专家表示,为了解决美国这种情况,联邦海产进口监测计划(Seafood Import Monitoring Program)必须调整。这项法律的目的是为了查找非法捕渔,因此要求进口商详细记录渔获捕获点到进入国土的过程。但包括鱿鱼和三文鱼在内的几个主要物种,都未被纳入监测范围,而且这一计划的原意并非查获强迫劳动或相关的虐待行为。

美国大学责任研究中心的吉尔哈特(Judy Gearhart)主张,法律应该扩大范围,要求中国公司及美国采购商提供中国加工厂内更详细的劳工信息。维吾尔族专家墨菲(Laura Murphy)等人则呼吁,企业需执行更有效的人权尽职调查,以检测中国的国家强制劳动。反奴隶制国际组织的克兰斯顿(Chloe Cranston)则表示:「全球竞相要求企业进行基本检查,以侦查出新疆强迫劳动和其他形式的剥削行为,但美国在这方面却相当落后。」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史汤伯格(Robert Stumberg)表示,维吾尔族劳动法具有「强大效力」,美国政府已经对太阳能板、汽车零配件、电脑芯片、棕榈油、糖和西红柿实施了这一法律。史汤伯格表示,接下来该怎么做已经一清二楚。

他说:「海鲜应该是下一个。」


**********
本篇报道由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新闻组织「不法之徒的海洋计划」制作。感谢Ian Urbina、Daniel Murphy、Joe Galvin、Maya Martin、Susan Ryan、Austin Brush和Jake Conley共同报道与撰写。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