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颂晴/穆达伟德国吁「制裁中国」 国会举听证需跨5万联署门槛

2020-09-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9月22日,德国学者穆达伟(David Missal )和在德国汉堡大学的香港留学生邝颂晴(Glacier Kwong)发起连署,向德国国会呼吁就香港《国安法》制裁中国。(穆达伟提供)
2020年9月22日,德国学者穆达伟(David Missal )和在德国汉堡大学的香港留学生邝颂晴(Glacier Kwong)发起连署,向德国国会呼吁就香港《国安法》制裁中国。(穆达伟提供)

两名年纪不过30年的学子,包括正在德国汉堡大学留学的香港留学生邝颂晴(Glacier Kwong),以及因声援「709律师和妻子」遭中共驱逐的德国学生穆达伟(David Missal),周二(22日)成功在德国国会请愿网刊发联署,呼吁德国就「港版国安法」制裁中港相关人士,对决策人实施入境管制、冻结资产等。(吴亦桐/程文 报道)

呼吁德国就「港版国安法」制裁中港相关人士的请愿全文本周二在德国国会请愿官网刊发,两日内已有近2000人参与签名。根据规定,如果10月20日前该获得5万人联署,德国议会将就「制裁中国」议题举行听证会。

联署人发起人之一穆达伟接受本台采访时,以黄之锋周四(24日)再次被捕为例,指德国有需要对中国实施有效的制裁。

穆达伟说:香港《国安法》通过以后,香港的情况这么糟糕,德国政府的反应太晚、太谨慎。以前几百万香港人游行,德国政府只是说(德中)双方都得多一点对话,但是并不是支持主张民主价值的这些香港人,后来《国安法》通过之后,德国政府只说一些「希望以后香港还是一国两制」这种废话,没甚么用!制裁措施在北京才会有真正的反应,德国政府真的需要做出一些措施,然后我们就发起了这个联署。

另一发起人留学生邝颂晴则对本台说,她在相对自由的德国,愿意做更多尝试和行动,为身陷不自由境地的港心同道发声。

邝颂晴说:德国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原来只靠对话和贸易打开中国这一套,其实不再适用于习近平管制下的中国,而且会为欧洲带来更多的问题。(德国)觉得其实要采取更多的行动,但是到要不要制裁那个点的时候,他们还是比美国和其他国家更加犹豫,既然德国要做一个好人的角色,我们就当一个「坏人」吧,不论这结果是成功,或只是引起更多讨论,或是中国很生气,其实这令德国和欧洲更加关注香港和中国的议题。

邝颂晴与穆达伟指,德国对习近平政权奉行的「对话政策」失效,认为应对中共威权管控香港和滥捕等,要使用强硬方式,包括制裁中国和香港政府的官员,召见中国驻德大使,及向国际法庭控告中国政府等。

他们在联署信中指:多年以来,中共在中国大陆利用法律打压异已,异见人士受到严刑迫供,甚或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监十年或以上。新的「港版国安法」则危及在港人士的人身安全。秘密警察可于香港执法,审理相关案件的法官由忠于中共的香港政府委任,释法权亦属中国人大常委会,最高刑罚可为终身监禁,疑犯亦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另外,「港版国安法」增加了在港德国人遭到政治迫害的风险。倘若在港德国人公开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将有机会被控「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及「参与或组织恐怖活动」。

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延森(Gyde Jensen)在推特上传与邝颂晴合照表示支持,呼吁国会促进制裁中国的连署行动。(延森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延森(Gyde Jensen)在推特上传与邝颂晴合照表示支持,呼吁国会促进制裁中国的连署行动。(延森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今年7月2日,德国的香港行动者曾在德国国会发起请愿,但其时德国议会请愿委员(Petitionsausschusses)以「可能影响国际关系」为由未予公开。德国绿党人权政策发言人鲍泽(Margarete Bause)和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延森(Gyde Jensen)则助香港行动者一臂之力,将请愿刊发在德国国会请愿官网。延森并在推特上上传上周与邝颂晴会面的合照,并公开表示支持联署活动。

现年27岁的穆达伟曾在中国清华大学留学,因拍摄「709大抓捕事件」和「709妻子维权」短片,2018年遭中国当局驱逐,其后留学香港大学并多次声援香港民主动动;现年24岁的邝颂晴在德国汉堡大学留学,早在香港占中运动期间,因拍摄《我是香港人:请救救香港》而知名,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她多次呼吁世界各国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德国被视为欧盟龙头。本月初,中国外长王毅出访德国期间,德国外长马斯当面对《港区国安法》提出批评,指港人应该享有《基本法》规定的权利,呼吁中国撤回《国安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