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英雄郭飛雄出獄 呼籲習近平莫失政改良機

2019-08-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7日(北京時間)早上7點,郭飛雄從廣東省英德監獄出獄。(郭飛雄提供)
2019年8月7日(北京時間)早上7點,郭飛雄從廣東省英德監獄出獄。(郭飛雄提供)

被判刑六年的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已於周三(7日)刑滿出獄,他在接受本台訪問時,向習近平發出政治改革呼籲,他又向本台獨家發表「出獄聲明」,感謝社會對他的關注。(馬立克 / 霍亮喬 報道)

郭飛雄在走出廣東省英德監獄前往律師樓的路上,告訴本台自己的身體暫時沒有發現明顯的疾病反應,就是感到虛弱,出獄辦完戶籍手續拿到新一代身份證後,才能做仔細的體檢。他辦好身份證以後,先在廣東的某個地方暫時居住,現在身體虛弱要休養一段時間。

郭飛雄說︰今天(周三)早上7點鐘,我從廣東省英德監獄正式出來,暫時還沒有任何警察跟我直接打交道,出現了一些雲山霧罩的東西,我還沒有完全看明白。我是不是徹底安全,我還要再看兩、三天再說。過去六年待過三個地方,第一個地方沒有發生事,第三個地方也是甚麼事都沒有,第二個地方出了一點小問題,但是我不想再談。但是現在面臨著我的身份證如何辦理的問題,很快兩個小時我就要和我的律師張偉先生見面,我們主要就要處理我的身份證的情況,看看我能不能像其他公民一樣正常辦到我的身份證。

郭飛雄表示,出獄後最緊迫的事情是了解外界完整立體的訊息,避免在訊息不充分的情況下做過多的判斷。

郭飛雄說︰過去的一切都讓它過去,我只想迎接未來、把握未來,運用我們的道德和智慧,推動我們的國家在鞏固現有成就基礎上,一步一步進行有序的政治改革,最終走向徹底的民主制度。

呼吸到監獄外自由空氣的郭飛雄向本台指出,他三十年多年來從事爭取自由民主的事業,兩次坐牢,經歷無數折磨,作為一個民主事業的老戰士,對中國的民主事業矢志不渝,在牢中從未放棄思考和抗爭,一出監獄大門第一次接受本台訪問,就希望通過本台將自己對中國政治改革的思考說出來,要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實施政治改革,同時對目前緊張的中美關係,表達了政治意見。

郭飛雄表示,目前中國在國際上的交流和影響以及當權者和民眾的成熟,是習近平啓動有序政治改革的最佳時刻。作為維權活動者,郭飛雄主張以和平仁愛大團圓的方式,解決一切歷史遺留問題。

郭飛雄說︰我要向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三位中國領導人發出鄭重的呼籲,要求這三位領導人在未來三年內為中國有序的政治改革做三件實事,推動全國人大批准《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基本放開新聞自由、在全中國選100個縣進行縣長直選試驗。如果他們做出了這三件實實在在的事,我們維權運動願意為這三位中國公民維權三十年。

對當前緊張的中美經貿關係,郭飛雄認為中美貿易雖然有部分戰略考量、利益計算的成分,但是更主要核心的是來自美國人民的道德善意、文化善意和民主制度的善意。中國人民一定會報答美國人民的深厚情誼,中美兩國應該把眼光放的更加長遠一些。他表示未來20年世界上只有中國這一個國家,有能力每年從美國進口4至5千億的貨品。

以下是郭飛雄通過本台向全社會發表「郭飛雄出獄聲明」︰

首先我要對過去六年來,對我和我的家人做出過各種聲援、支持和幫助的國內國際朋友們表示我最真摯的感謝。現在中國人和世界上已經非常清楚了,在經歷了幾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之後,中國人最需要的最渴望的就是過上有尊嚴的、自己當家作主的、文明理性的政治生活。

所以多元均衡的憲政民主就是最適合中國這塊土地、最適合中華民族的政治真理。把這個真理操作成為活生生的現實,是這一代中國人的使命,這就給我們提出了很高的道德要求。有一位思想家說的好,爭自由的事業,需要英勇擔當風險,也需要審慎平衡各種因素。防出現人為的重大失敗,因為重大失敗會使人民的枷鎖更加的沈重。

我們應當學習我們的祖先孔子、孟子、墨子的人道主義理念。以和平仁愛、古仁人之心來推動爭自由的事業。古仁人之心就是換位思考。我們應該為那些暫時不理解憲政民主的人考慮。他們到底擔心甚麼?他們的擔心中有哪些合理的成分?我們能不能幫助解決?

縱觀人類歷史,古希臘的雅典城邦在建立第一代政治民主,創造輝煌燦爛的古典文明之前,已經實現了平民階層和貴族階層歷史性的大妥協。古羅馬在進入繁榮昌盛之前也已經實現了平民階層和貴族階層,在選舉制度上的大妥協。

今天的中國要建立偉大的憲政民主,創造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新的經典文明,必須首先在國內實現平民階層和官僚階層曆史性的大妥協。這個重大課題是必須解決的。是不能跳過的。至於具體如何操作是一代人的事,關係到一代人的命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