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航運界重整全球航線 業界:香港轉口港地位或將被除名

2024.04.04
國際航運界重整全球航線 業界:香港轉口港地位或將被除名 三個月前本台拍攝到的香港貨櫃碼頭部分用地空空如也
RFA

受香港政治局勢影響,不但西方政界,連國際商界都正在重新評估香港的經濟地位。數據顯示,一向以航運中心自居的香港,正在急劇退化中。有美國業界直言,對香港是否能保持轉運港地位極不樂觀,因為國際航運業正放棄香港 。另外,多間跨國際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亦決定短期內大幅縮減在香港的規模。

本台在兩個月前拍攝到葵青九號貨櫃碼頭已完全閒置。丹麥物流數據分析公司(Sea-Intelligence)近日撰文指出,主要航運公司由於想提高準時交貨率,正在將托運的貨物從香港轉至其他更新、更大的港口,更加把香港從轉口港名單中剔除。

大型航運公司即將重整全球航線

另一方面,航運巨擘馬士基(Maersk)與赫伯羅德(Hapag-Lloyd)今年1月簽署長期協議,將於2025年2月開始合併旗下部份船隊,以挑戰貨櫃航運龍頭地中海航運(MSC),全球航運聯盟再次出現重組,這表示未來的貨物將改道至東南亞,有美國業內人士指出這個發展有機會重創香港物流業。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行政總裁德里(Tom Derry)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出:「一些具有競爭力的大型深水港口,包括:印尼、新加坡和馬尼拉將成為重要受益者,因為菲律賓有大量半導體業務。因此,這些港口將是受益者,而香港將承擔損失。」

除了經營環境轉變,德里認為,中美衝突直接令到華府暫停給予中國優惠待遇。華府的科技禁運不但影響到中國,也影響了香港作為中國貨物轉口港的角色。

德里分析:「中國擁有38%的市場份額,位居全球之首。香港曾經享有大量的積體電路進出口量,這些積體電路運到大陸的公司,然後從這些大陸的公司,經由香港運回到世界各地。取消優惠待遇的重大影響了這些貨物的運輸,然後是後來徵收的關稅,最初由特朗普政府徵收關稅,後來又由拜登政府徵收關稅,這都讓情況變得更糟。」

香港國際形象變差成為航運界考慮因素之一

德里認為,香港失去轉口港地位,其中一個核心原因,就是香港的國際政治地位已出現根本性轉變。

德里:「香港在美國和其他國家當中享有特殊地位,皆因香港是一個半獨立自主的地方。隨著中國逐步干頂,香港已不再獨立自主。我指的是包括美國人在內的外國人因《國安法》被捕,現在香港的法治比以前更任意妄為了。香港只委任國安法官審案,因此香港的特殊地位已被侵蝕。這都對香港不利,另一方面却令中國其他港口得益。」

香港業界和官媒早已提出警告

其實,在過去幾個月,香港業界,包括官媒已提出了警告。現代貨箱碼頭母公司、九龍倉集團主席兼常務董事吳天海上月出席業績發布會時坦言,香港貨櫃碼頭情況嚴峻,並謂香港的碼頭由20年前排名前列,到今日跌至十大榜尾,加上內地港口搶生意,他見不到短期內的情況會改善,甚至預見還會進一步惡化。

官媒文匯報去年11月引述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指,相比2019年,2023年香港葵青貨櫃碼頭整體吞吐量的跌幅約24%,其中的出入口貨量更下跌41%,情況嚴重,而會跌出全球十大位置。

文匯報當時亦訪問了香港付貨人委員會主席林宣武,他指出,環球經濟復甦未如預期,以及中美關係緊張等因素影響,香港的貨運業前景的確不樂觀。他預計,未來5至10年香港的吞吐量不會升,只會跌。

港府引述中國排名報告力陳香港航運地位

香港政府運輸及物流局周五(5日)發文反駁,斥「自由亞洲電台就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地位正在急劇退化中的無理評論是毫無事實基礎、無中生有」,絕不接受此等捏造事實的肆意批評攻擊。該局引述中國的《2023新華.波羅的海:國際航運中心發展指數報告》,力證香港港口綜合實力排位全球第4。但以國際航運業權威媒體Lloyd's list的推算,香港港口的貨櫃吞吐量在去年排名全球第10,較2022年下跌一名。

跨國會計師樓和律師行縮減香港營運規模

另一方面,彭博報道,幾間跨國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因商業併購和IPO業務「乾塘」,正忙於縮減香港的營運規模。

四大會計樓之一的畢馬威最快在本月關閉五間符莎莉律師事務所(SF Lawyers),該五間律師樓是由五名與畢馬威有關聯的律師所組成的獨立公司。另一個「Big Four」安永,在1月份已經關閉了其香港附屬公司林朱律師事務所(LC Lawyers)。

彭博引述消息人士,香港歷史最悠久的的近律師行(Deacons)打算退租其中環歷山大廈辦公室的其中一層。全球最大的律師行之一的DLA Piper已將其位於中環交易廣場的辦公室面積減少了約5,000平方英尺(465 平方公尺)。其他主要法律顧問,包括 Clyde & Co. 和 銘德(MinterEllison)都有計劃縮減辦公室租用面積。

DLA Piper的發言人表示,公司決定減少辦公面積的決定,除了考慮財務和市場狀況,還有其他因素,包括彈性工作政策。的近律師行的發言人指,該公司決定削減辦公空間是想「合理化利用空間」,希望推廣無紙化的環境和靈活的工作方式。

Lateral Link的亞洲法律人力資源顧問喬爾斯(Evan Jowers)表示,中國本土精英律師事務所的表現優且收費較平,搶去不少跨國事務所的生意,而且目前中國國內推動愛國主義,鼓勵商家使用中國律師樓,但他預計,當跨境商業活動再次增加,跨國公司又會蓬勃發展,所以在大中華區開展業務的美國律師事務所都「陷入困境」的說法並不全面。

記者:江穎(華盛頓) 編輯:溫曉平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