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奇:京、港年轻一代陷绝望边缘 港青:「早已由绝望变成无奈接受」

2024.06.14

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及亚洲区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再次评论中国及香港的现况,指观察到京、港两地年轻一代几乎陷入绝望边缘。罗奇更形容,「香港政府简直疯了」。有香港90后年轻人对本台表示,23条通过后,他们都由绝望变成无奈接受,去大陆消费就是其中一种表达不满的方式。

罗奇离开香港后在个人网页撰文,指过去一星期在北京和香港度过,曾经在两地与大陆的企业家、大学生、前港府官员,以及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等人见面,观察到两座城市「火花消失了」(the spark is gone),弥漫著越来越沉重的气氛。昔日不受拘束、积极进取的正能量,已被一种相对郁闷的「放弃感」(sense of resignation)代替,年轻一代更几乎陷入绝望边缘。

罗奇认为,这不仅是一种情绪上的转变,更代表京、港两地昔日拥有的开放和坦诚交流的文化,已经退化成一种过度防御的态度,而且充斥著对提出善意、尖锐问题的人,作出人身攻击的下意识反应。

至于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上周宣布辞任后,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指香港正逐渐变成「极权社会」,并质疑民主派初选47人案的裁决,罗奇回应指,岑耀信的观点与他早前发表的「香港已玩完」论点中最具争议的方面不谋而合,即《基本法》23条颁布后,政治上的约束不断增加,损害了港府的高度自治权。

罗奇慨叹,岑耀信警告「司法爱国主义」正破坏香港的高度自治,但是北京却选择指责这位前法官被「政治劫持」,认为其论点属于恶意的政治炒作,对他而言,听起来就像是谚语中的温水煮蛙,证实香港渐变成极权社会,无怪这座曾经非凡的城市如今气氛变得如此阴沉。

罗奇又透露,在过去6个月有不少机会听到来自中国各大学,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意见,上周他再次在北京与一班顶尖大学的学生见面,整体上他们对前景看法非常暗淡,有几名学生告诉他,毕业后选择入读研究所是因为不容易找到有意义的工作;罗奇认为,政府统计部门把在校生从青年失业统计中剔除,就是为了掩盖这个日益严重的问题。

罗奇:港府简直疯了

自从罗奇今年二月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香港已玩完」论后,激起包括叶刘淑仪等港府官员的高调评击。此外,罗奇获邀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后,在四月又接受本台专访,爆料自己在北京被劝止提出香港问题,激起港府官员猛烈批评。

罗奇结束香港行程之后,在美国时间周四 (13日)接受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访问,记者问罗奇为何香港政府对他的观点如此敏感,罗奇回答,「港府简直疯了」(the government just went nuts);既得利益者对提出批评的人作出人身攻击,却忽视提出的问题。

罗奇指,对他的攻击根本没有解决他提出的问题,只是批评他身为一个无价值的退休银行家,对香港内部情况一无所知。罗奇直言,「香港存在著巨大的两极化。你要么支持北京,要么反对它。实际上,并没有中间地带。」

罗奇更直言,「下一次访港,将不得不三思而后行(think twice),确保在入境时不会遇到任何问题。」

90后港人:早已绝望 认命接受现实 

90后化名「陈先生」的香港市民,向本台表示,认同罗奇所指的「过度防御的态度」,形容尤其是在23条立法后,不论所谓的「反对派」以至普通市民日常交流上有很多掣肘。

AP23182444064670.jpg
有香港90后表示,港人「北上消费」风潮和移民潮,亦是罗奇所指的放弃感的表现。(美联社资料图片)

陈先生说:「现在香港跟以前很不同的情况是,大家都选择不去说(政治)。大家好像是默认了不再谈政治。大部分都会害怕说错话,因不知政府的红线在哪里……即使是去讨论政府的政策,或是像以前会讨论特首的政策或发言,现在就是没有。」

对于罗奇所指的「放弃感」,陈先生认为港人「北上消费」风潮和移民潮,亦是一种放弃感的表现。

陈先生说:「既然我不喜欢这地方,我任何地方也一样。我不讲感情的话,就是讲现实。当我对此地方没有了感情,不愿再为她付出,只好向钱看。不再谈政治因素,我当然会想去选一个更便宜的,人之常情去选一个性价比高的。」

对于好像自己仍留在香港生活的港人,面对香港经济不景、沉重的社会气氛,他认为「早已由绝望变成被迫无奈接受」,放弃对此地改变的希望,为己而活。

陈先生说:「老实说,不喜欢这地、有能力的人在这几年都走了。热爱此地且仍希望为此地出一分力的人,我相信是有的。但我也相信更多的人是像我一样因没有能力(离开)。我留下来,是因为我没办法、没能力,既然改变不到这地方,那我只好改变自己,向现实低头去生存。所以会出现有些人由很抗拒大陆,变成向性价比低头,到大陆消费。」

李家超:特区政府遇到的最大挑战是来自海外的政治挑战

行政长官李家超香港时间周五(13日)出席官方活动「机遇香港」时见记者,没有点名罗奇回应他的言论,只表示上任两年来,特区政府遇到的最大挑战是来自海外的政治挑战。

李家超说:「在很多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当然我们作为国家的特区,在博弈中间也会受影响,就是政治挑战,是我们最大的压力。很多挑战都是牵涉到一些外部势力,譬如他们攻击我们的法律制度,干预我们的司法、施政,这个是非常不应该的。」 

李家超又批评外国政客和政府通过制裁施压,企图恐吓官员和司法人员是不尊重法治。虽然港府官员受到很大压力,但强调自己做事光明正大。 

李家超说:「但是我们做事光明正大,我们所有的理由都会理直气壮的去宣示出来,我相信世界都是有很明亮的眼光,看到谁错、谁对的。」

记者:江颖、夏雪(华盛顿)、李向阳(台北) 编辑: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评论

2024/06/15 01:14

不要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