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批《德国之声》访问如被玩弄 DW发言人回覆:乃为观众提供背景资料


2020-11-09
Share
hk-zen-web 陈日君枢机在其网志发文指,在两星期前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报道刊登时其「个人观点」被《德国之声》「宗教通讯记者纠正」。(粤语组制图)

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就中梵协议在两星期前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报道刊登时其「个人观点」被《德国之声》「宗教通讯记者纠正」。陈日君认为此举「无异于恶意地玩弄著一位友善的老人家」。本台向《德国之声》查询,该台发言人对陈日君的评论感到非常惊讶,认为指控毫无根据,说「补充宗教通讯记者的评论是者为观众提供背景资料。」(马立克/胡凯文 报道)

梵蒂冈和北京上月底决定延长在2018年签订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一直反对协议的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德国之声》上月28日播出的报道中,批评中共迫害人民,批评该协议出于外交考量,而非宗教因素,又认为过去两年地下教会遭受的打压,已反映临时协议是错的。

陈日君说:协议签订后的两年就出了问题,协议是非常错误,因为地下教会没有得到梵蒂冈的支持。老主教去世了,罗马教廷没有指派新主教到地下教会,并将许多主教指派到官方教堂。现在,在未来的教堂里,所有主教都是合法的,是你使他们合法,但他们仍然是坏人。所以地下教会觉得被抛弃、被出卖,因为他们才是忠于教宗权力的人。

《德国之声》的节目在播出了陈日君的访问后,下半段邀请了一位该台的宗教通讯记者Martin Gak回应,其意见与陈日君「打对台」。这名宗教通讯记者认为,协议中有两个具争议的问题:一、梵蒂冈应该如何与一个打压宗教团体的政府打交道;二、在一个有人权问题的国家面前,梵蒂冈应作甚么取态。

Martin Gak说:梵蒂冈的取态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虽然知道协议会令中国的天主教社群处于非常严重的劣势,他们虽然知道这并非完美,但这可能是出于没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法。这是梵蒂冈考虑如何保护这些社群,与其说是让中共有一定程度上的参与,应该更明显是,万一完全离场,让中国政府为所欲为,更加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在道德上自我感觉满意,只会说我们已经按原则做了正确的事情,但就会置中国的信众于危险的境地。

本周一(9日),陈日君在其网志发文指,看毕访问后感到失望及愤怒,他批评该宗教通讯记者的言论「明显是要『纠正』我(陈日君)的『个人观点』,这安排实在无异于恶意地玩弄著一位友善的老人家」。陈日君还谴责这报道的编辑及此机构的指引,又批评该记者「鹦鹉学舌般重复著梵蒂冈的说话,来针对我访问中的说话及立场作出反驳,并以此作结,未有再让我捍卫并加以阐释自己的意见,这是彻底的可耻且不诚实。文章最后更反问《德国之声》「贵传媒其实是由德国政府还是中国政府资助?」

就此指责,本台向《德国之声》查询,该台发言人Christoph Jumpelt书面回覆表示,「我们对陈日君枢机主教的评论感到非常惊讶,他的指控毫无根据,他已经有机会在访问中发表未经编辑的意见。而我们考虑到故事的复杂性,认为绝对有需要让记者为观众提供背景资料。」

梵蒂冈和中国在上月22日决定把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延期两年,该梵中协议的内容至今一直保密。根据目前披露的资料,协议认可中国拥有主教提名权,而教宗则拥有中国教区主教的最终任命权,并允许中国信徒以教宗为天主教的最高权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Anonymous says:
2020/11/09 21:38

刚看过该段访问,我觉得陈日君可能过敏了... Martin Gak 其实与陈打对台,他只是表达从梵蒂岗的角度为甚么决定与中共签订协议,讲述了签与不签分别的正反两方面情况,话里亦称中国为有人权问题的国家。Martin并非批评或遣责陈日君,亦不是维护教宗或中国...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