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检讨」代「独立调查」 学者泛民疑林郑偷天换日

2019-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6日,在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于脸书上表示,不赞成政府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认为只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可解决问题。(民主党脸书图片)
2019年11月26日,在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于脸书上表示,不赞成政府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认为只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可解决问题。(民主党脸书图片)

香港反修例示威持续5个多月,特首林郑月娥周二(26日)表示,正考虑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检视香港社会持续动荡的成因。但有学者指出,政府成立的这个「检讨委员会」,本身并无「独立调查委员会」拥有的法定传召权,因此无助解决现时的困局。(黄乐涛 报道)

林郑月娥周二(26日)早上出席行会前会见传媒,被问到政府如何解决连月来的示威时,她以英语回应,表示正参考英国处理2011年骚乱的手法,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研究香港持续动荡的原因,从而找出社会的政治及经济等方面的问题,并向政府建议改善措施,希望这样可为香港寻找出路。

林郑月娥说︰我们正在仿效这安排成立一个独立检讨委员会,检视香港长时间持续社会动荡的成因,从而找出根本的问题,社会、经济或甚至是政治问题,建议政府应采取的措施。

林郑月娥其后在脸书上再次提到筹备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的情况,她强调检讨是「对事不对人」,希望透过研究寻找成因,避免事件重蹈覆辙,加强社会凝聚力,又指现正物色社会领袖、学者及专家,希望尽早启动有关工作。

她重申,这并非其首次提出要检讨有关香港社会深层次问题的倡议,又指这是她于9月4日公布的四项行动之一。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讲师李家翘对本台表示,民众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去调查警方滥权的行为,但政府却成立一个独立检讨委员会,他担心这个委员会或没有调查的权力,认为政府只是藉此逃避回应民众的诉求,无助解决社会问题。

李家翘说︰民间要求是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独立调查委员是一个法定的机构,是有调查的权力,如果他(政府)说现在是一个独立检讨委员会,我们不知道它(委员会)这个法理基础如何,这个有可能是一个缺乏权力的机构,假如它缺乏一个传召的权力、缺乏一个正式去调查的权力,这个其实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委员会,绝对不是我们所要求的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

香港理工大学助理教授锺剑华对本台表示,政府应该解释清楚这个独立检讨委员会的功能,让公众判断到底透过这个委员会是否真的可以解决问题。他认为政府成立这个委员会或会暂时缓和一下民众的情绪,但要完全解决社会问题,政府仍须努力。

锺剑华说︰他(政府)是用英国的那种模式,这个是review(检讨)来的,review似乎跟investigation(调查)的意思有些不同,那就真的要看看它(独立检讨委员会)说甚么,但她(林郑)又没有详细解释,不过无论怎样也好,肯去行这一步都好过没行,起码令到气氛会缓和一点,我觉得或者有些人会收货,那就要看看她(林郑)是否真的做了。

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表示,不赞成林郑月娥提出参考英国设立独立检讨委员会的建议,又担心若果政府再不调查警暴的问题,只会引发下一轮的冲突,他促请政府尽快回应五大诉求。

胡志伟说︰但这个香港市民绝对不会收货,原因是这个调查委员会本身并没有任何法定权力。从林郑月娥的行文、说话,似乎她不打算包括警暴问题,而任何一个调查,如果没有将整件事的因由,包括警暴放在整个调查内容中,香港市民是不可能接受。

但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则指,早在8月已向政府提出建议,参考英国成立检讨委员会,又指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亦表示愿意参考,她希望政府应尽快公布细节。

另外,对于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大胜的情况,林郑月娥表示,承认结果反映市民多项不满,日后政府会多与区议会合作,又指并没有因为区选的结果,而被中央问责,又批评有人将选举变为反对政府的议题,导致建制派在选举中受挫。

林郑月娥说︰我并无得到甚么中央要求问责的指示,今次的选举变成了反对政府,或对政府表示不满议题的选举,当然是对建制派候选人有一定影响。

林郑月娥表示,这次区选在排除万难下进行,她感谢各方努力令选举顺利举行,又指希望香港不要再乱下去,期望过去数日的平静可以继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