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集会爆发大冲突 警定性「骚乱」催泪弹橡胶子弹齐发

2019-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于金钟立法会外连续施放多次胡椒喷雾、催泪弹、布袋弹以及橡胶子弹,驱赶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于金钟立法会外连续施放多次胡椒喷雾、催泪弹、布袋弹以及橡胶子弹,驱赶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法新社)

香港政府强推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最终导致5年前占领运动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数以万计示威者周三(12日)围绕立法会附近聚集,阻止草案提交大会二读,期间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警方多次施放催泪弹及橡胶子弹镇压。警方下午将事件定性为「骚乱」、示威人士为「暴徒」。政府表示,截至傍晚六时至少有22人受伤。(黄乐涛 报道)

大批示威者在立法会外聚集七小时后,现场气氛变得紧张,大约下午3时,示威者开始冲入已被警方封闭的立法会示威区,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部分示威者戴著口罩及头盔,不断企图突破封锁线,并向警方投掷包括水樽、砖头等大量杂物,警方出动训练有素、专责应付暴力事件的速龙小队镇压,用警棍打向示威者,并使用雷鸣登枪发射布袋弹,而在添华道、政府总部西翼外,警方亦施放多枚催泪弹,企图驱散示威者。

发放催泪弹 ︰砰  ! 砰 !

警方迫使示威者向中环方向后退,有人倒在地上,警方将示威者双手反绑背后带走,部分示威者受伤,多辆救护车到场,但仍有大批人士在现场不肯离去,并大叫口号。

口号︰撤回 ! 撤回 !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会见传媒时表示,警方已将事件定性为「骚乱」,呼吁民众不要到冲突现场,又指警员在受到安全威胁之下,才会使用武力对付示威者,他警告示威者尽快离开现场。

卢伟聪说︰现在已经是「骚乱」的情况,我呼吁市民不要进入金钟一带,暴力的示威者不断冲击,我们的防线,并且使用一些很危险的武器,包括一些削尖了的铁支、掷铁马过来、掷砖,这些行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可以杀人,我们在迫不得已之下,唯有使用武器阻止这些「暴徒」,去冲击我们的防线,由于刚才在立法会外,冲击十分之严峻,所以我们用了一些武器,包括警棍、胡椒喷剂、催泪水剂、布袋弹、橡胶弹及手掷的催泪弹。

在金钟现场集会的退休人士欧女士对本台表示,为了下一代在自由的环境下成长,必须站出来,让政府听见市民的声音,希望政府不要在一片反对声音下,强行通过修订《逃犯条例》。

欧女士说︰如果我们自己不行出来,说给政府听,你不代表我,我不愿意接受这些的话(修订《逃犯条例》),我觉得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下一代,以及不要再计较后果如何,或者她(政府)会不会听你讲,有时有些事情,你怕,你担心,你不做,可能已经改变了后果,你做又系另一个后果,那不如问一下自己的良心。

为了阻止政府通过修订《逃犯条例》,临时向公司请假到金钟集会的许先生表示,即使被公司追究,亦要坚持集会,他希望令到政府知道,香港市民为了争取自由,是可以团结一致的。

许先生说︰想让政府听到有几多人发声,因为希望她(政府)会考虑一下,因为这么多人发声而去取消后来的行动,都没有担心那么多了,都一定要出来,只是挂着工作,没有人出来发声,就阻止不到这件事。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表示,会坚持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决定,否则不会离开及结束集会。

岑子杰说:大家公民自发做了很多东西,令到今天这个场面非常「墟冚」,亦很克制、和平,尽量令到金钟「逼爆」,形成包围立法会的场面。今天这里所有人都是林郑月娥召集出来,如果要解散我们人民,只有林郑月娥去解散。如果要我们结束集会,只有一个时间,就是林郑月娥宣布撤回这「引渡条例」,大家说是不是?

大批通宵在添马公园及立法会外聚集的示威者,于早上8点开始采取行动,穿上黑衣、戴上口罩手拖手筑成人链,冲出龙和道。其后另一批示威者则冲出夏慤道,令夏慤道东西行线交通同时受阻。

示威者在金钟集会,中环、金钟等主要道路封闭,九巴、新巴及城巴有多条路线要改道或暂停服务,并加设临时站。多间银行亦宣布,湾仔、金钟有分行要暂停服务。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发表短片,呼吁占据马路的市民,尽快返回行人路。

张建宗说:现时金钟几个主要交通干道堵塞,造成严重影响,政府呼吁占据马路的市民,尽快返回行人路,使交通尽早回复正常,也呼吁聚集的市民要保持冷静克制,尽早和平散去,不要以身试法。

张建宗指,政府过去多个月已密集式解说修例原意和内容,强调已先后3次因应坊间意见大幅加强人权等保障。

他重申,《逃犯条例》只是针对干犯严重罪行的逃犯,并非守法的人,承诺未来会严谨把关,保障市民权益,让香港能彰显公义,不会成为逃犯窝藏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