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禁制令清场反激动人心 誓言续为民主奋斗

2014-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占领者俗称边防的地方,近日间经常聚集了大量非青年学生的中年人,他们不时跟站在对面一隅的反占领人士对骂。(刘云摄)
在占领者俗称边防的地方,近日间经常聚集了大量非青年学生的中年人,他们不时跟站在对面一隅的反占领人士对骂。(刘云摄)
Photo: RFA

香港执达主任在警方协助下,成功移除金钟占领区部分路段的障碍物﹔相若的行动周四(20日)亦会在旺角占领区进行。一些留守者表现沮丧,有功败垂成的感觉;但也有人建议另占新区,继续为争取民主奋斗。(刘云报道)

隷属司法系统的法庭执达主任,本周二(18日)凭藉高等法院颁布的临时禁制令,在警方配合下,成功移除金钟占领区部份位置的障碍物,而旺角占领区的移除行动,预料亦于日内进行。临近清场之际,旺角占领区近数天再现人山人海,有人感到伤心,但也有人建议另占新区。

从事饮食业的阿雄在整个50多天的占领运动里,由金钟移师到旺角,为的是想保护学生,避免他们与反占领人士发生冲突时受伤,因此,与朋友轮流接力在旺角区留守,纵使期间各人先后病倒,但是,他从不缺席直至今天,并亲自制作运动中出现的标语挂在微型公仔上,呼吁众人毋忘初衷。廿来岁的他更承认,这场运动改变了他的生活模式,每到下班就会精神爽利,立即前往金钟或旺角占领区与朋友会面,但是,令他感到最开心的仍是市民一句的“加油”鼓励说话。但是,这些日子可能随时告终,失望之情不禁流露出来。

阿雄:我们坚守了五十多天仍无结果,大部份市民基本上都不会‘收货’,你可能会见我们的人数的确少了,是因为我们都要工作及生活,这样我们会轮流出来。倘你做一些令人反感的事,我相信不用两、三小时,所有人会再一次迫爆旺角。

他说,自己跟其他占领者早已对清场的结果有心理准备,他们会配合执达主任清除所有障碍物,但是,却以“可耻”来形容香港警方,认为香港警方是藉法庭做掩饰达致清场的目标,避免再因清场惹起市民的情绪反弹。不过,他听闻旺角占领区前线的人已在防线添加不少物件。

阿雄:听闻他们已添置很多防具,主要都是防止警察再去暴力清场,从而减低自己身体受伤,其实,我们这里无论是旺角或金钟的占领者都会坚守我们的宗旨,不会用暴力及配合警察工作。

他说,不知清场时,前线的人会否抵抗,但是,对于占领新区的想法,他就不置可否,但就认为既然路是给市民使用,他届时就可以再次到旺角行街,无人可以阻止。

香港警方于本周二(11月18日)凌晨时份,已在旺角一带停泊了至少20部大型警车兼3部大型旅游车,似准备为执行清场禁制令时所需。(刘云摄)
香港警方于本周二(11月18日)凌晨时份,已在旺角一带停泊了至少20部大型警车兼3部大型旅游车,似准备为执行清场禁制令时所需。(刘云摄) Photo: RFA

跟阿雄差不到每天都往旺角占领区走一趟,甚至做义工派单张,执垃圾的半工读学生卓小姐,对占领区的即将失去,她说,难以用言语表达心中的感受。

卓小姐:会否感到可惜?实有的。因为始终我是第一晚有份坐在这里占领弥敦道的人,一直好似看著它成长,它被收会,回复以前的样貌,一定会有感觉的。会是什么感觉?我不懂怎样讲。

不过,卓同学却觉得,即使清场,各占领者回到自己的家,也不代表事件完满结束,更不认为这场运动会消失。

卓小姐:我觉得这运动不会说消失就消失,因为它的回响实在很大,已经不是香港人的事,现在世界都会关注此事。

她说,即使这场运动在她这一代未能完成,她觉得仍必须要把这场运动延续下去,教育下一代,更要向身边的朋友及家人讲解为何会促致这场运动的诞生。
提著公事包过路的陈先生虽没有在旺角留守,但他对占领区的消失也感失望。

陈先生:失望,他们做了那么多事都不能够争取到什么,我真的觉得很失望,无奈。

不过,陈先生觉得这场运动给他带来了很大改变,让他看清真貌。

陈先生:看了这政府不听民意,警方的处理手法极之差。

他理解,道路被占必然会引起很多生活上的不便利,但是,他认为,市民应该要清醒一点。

陈先生:每一件事,你有得,必有失。你要争取真普选,必然有些少东西要付出。我觉得很多学生或市民花时间这样争取,在街上睡,我觉得他们的付出都好大。

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在周一晚上刻意到旺角占领区视察。(刘云摄)
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在周一晚上刻意到旺角占领区视察。(刘云摄) Photo: RFA

旺角占领区全长不足一千米,道路两旁尽是各式各样的店铺,有金行珠宝店,也有药行零食铺,纵使,五十多天的占领令他们的生意有受影响,但大部份店主从未有担心会被人乘机抢掠。不过,近数天占领区的帐篷较过往的数目明显减少。贴近弥敦道及亚皆老街十字路口位置,晚上仍聚集了大量占中与反占中的人士各据一方互相指骂,警方站在一旁未有阻止,直至有人走近对方位置时,警方便趋前驱散,更触人链隔开双方。

学联及学民的“五方平台”就禁制令衍生清场的局势于本周二晚召开会议,各方认为仍必须要坚持公民抗命应对。不过,会议召开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黎汶洛对本台谓,三个占领区仍有二至三十人轮流在各区驻守,彼此加强通报机制,以防任何一区有事发生,其他两区可作出声援。不过,他指要派人增援涉事地区会有困难。

面对旺角占领区即将可能出现清场,他说学民思潮呼吁各占领人士要基于个人安全,暂避一会,之后再部署。他强调这不是撤退。

黎汶洛:不可以说因为不去顶著它,就说是退缩。我觉得我们在这场运动没有退缩的馀地。

他更觉得,即使有占领区消失,也不代表这场运动受到打击。

黎汶洛:我觉得不会,尽管场遭别人清了,我们会话另一个场地又可能会衍生出来,有人已经在网上或主流报章上说:‘万人旺角清场,有可能,有可能会移师到佐敦或太子’,但是,这些说法,我们需要跟当区的市民先接触。

他强调,现在没有一个明确下一轮新占领区的计划,必须先跟市民沟通,所以,较早时他们已找来学生义工到各社区直接与市民沟通,讲解学生行动的原因,尽管有人持相反意见,但是,学生的诉求是令所有人都有提名或参选特首的机会,不会因为不同的政见而合理化八.三一这筛选的框架。

对开展新占领区,占领者及市民都未有明显表示赞成或反对,但是,大律师查锡我就直截了当,反对有关做法。

查锡我:我个人觉得我们不是一定要这样做的(再占领新的地方),因为你这样做只会令市民更加反感,我们进退都要合宜。

他认为,现在学生的关键是要赢取民心,与特区政府沟通,而当中最重要的是,特区政府要清楚如何跟坚持争取真普选的市民沟通,若仍坚持中央政府决定了再没有空间的馀地,他觉得,这种做法最终双方都是输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