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单亲家庭母非港人 七千儿童生活苦


2013.05.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ongkong-Mainland--mother-visa620.jpg 许君莲(中排左二)与女儿(左一) 在母亲节(5月12日) 出席申诉会,要求中港政府尽快批准单亲妈妈来港与子团聚。(相片由香港社区组织协会提供)

 

现时香港大概有7000名儿童,其父亲是香港人,但已去世或遗弃他们,母亲是大陆居民,长期持探亲证到香港照顾这些子女,每3个月或甚至14日便回乡续探亲证,母亲唯有独留子女在家中,或中断子女学业带回乡。这种长期处于赤贫及惶恐生活状态,母亲和子女的身心均严重受创,学业及学习情绪亦大受影响。香港的社区组织指出,家庭团聚是不容剥夺的天赋人权,呼吁当局加快及酌情处理单亲个案,让这批中港分离的母亲居港与子女团聚。(潘加晴报道)

现年32岁的许君莲是福建人,2004年与一名开发型屋的港人结婚(已离婚),翌年在港生了一名女儿。她表示,前夫在结婚后三个月就开始虐打她,甚至在她怀孕7个月也被打到遍体鳞伤。

她哭说﹕“我怀孕7个月被他打,我又不懂得报警,当时我自己跑出屋外,前夫还想追打我,我跑到天台,我又没有地方可以去,夜深时分,大著肚,我问天问地都不知到哪里去﹖又没有人要我。之后,我偷偷打电话给一个剪头发师傅,他教我打999报警。警察来到送我到医院验伤后,被关了24小时,警察对我说,我不是香港人,保护不到我,当时我都不知怎办﹖求死不得,求生不能。他们送我到海关,叫我返回福建。回家后,我爸妈对我说,婚姻是我自己决定,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要保护这个小孩,小孩是无辜的,他们会帮我,叫我见步行步,勇敢面临,不要寻死,当时我真的觉得好无面,好想死。”

当年许君莲在福建娘家住了几个月,她的婆婆派了数十人到他们家为儿子求情,前夫也写下保证书不会再打她,她一时心软就跟他返回香港,不料,女儿出世前两日,他又故态复萌,直至前夫向只有几个月大的女儿下手,她终于死心,离开他,带同女儿回乡居住,并在2007年正式离婚。

为了女儿教育,许君莲在2010年与女儿回港,由于离婚已无法申请单程证来港定居,她唯有靠每三个月回内地续探亲证来港,女儿亦要无奈不断停学,随母亲回内地办理证件。

许君莲说,女儿现年8岁,因不断停学,重新适应,只能就读一年级。她不能取得香港身份证及在港工作,两人只能靠4000多港元的综援生活,非常艰苦。她想为女儿补习,也没有能力负担。

来自广东海丰的陈秀枝,申请留港的情况与许君莲差不多。1998年陈秀枝丈夫在香港家中突然猝死,遗下她和两名年幼儿子。其后,她的婆婆不再让他们三母子住在乡下的祖屋,娘家又拒绝收留,她唯有带同儿子到香港定居,两名儿子在2006年已取得香港身份证,但她因丈夫去世,10多年来仍不获发单程证。

陈秀枝表示,过去多年来,她每三个月都要回内地续探亲证来港,直到去年11月才获批一年多签,这种生活对儿子的成长和身心发展造成很大影响。她又担忧,在今年底回内地续期时会被拒绝,因为小儿子今年已过18岁。

陈秀枝:“我的小儿子不敢出街,除了上学外,他说街外人多,他不敢出去面对社会,大部份时间都留在家中,现在我小儿子的心理情况就是这样,以前每三个月要返大陆续探亲证,期间他曾经发烧,不敢上学,他一个人独自在家中,哥哥又上了学,学校打电话也找不到家长,也没有人带他看医生,现在小儿子对父母的感觉都非常冷漠。(记者问:当时他有多大﹖)12、13岁,他不想跟我回大陆,说要上学,回去也没有地方住,他自己又不懂煮食。(记者问:他的成长和身心发展都有很大影响﹖)去年情绪出现问题,加上肠胃炎,不敢回校上学。庆幸有教会的姊妹辅导开解他,鼓励他重返校园。”

陈秀枝表示,现在大儿子读中六,小儿子读中四。她只希望能尽快取得香港身份证在港工作,自力更生,照顾儿子读书成材,不再依靠综援生活。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干事施丽珊估计,现时香港大约有5000个单亲母亲的个案,涉及7000名儿童,他们的母亲为内地居民,父亲为离世港人或遗弃他们。这些孩子的母亲因离婚或丈夫去世不获批单程证来港,有些孩子的母亲因未能及时续探亲证来港,孩子被送到孤儿院。她呼吁香港政府加快及酌情处理单亲个案,让这批中港分离的母亲得以居港与子女团聚。

施丽珊:“其实香港政府没有数据,我们是根据小孩申请综援等数字,估计有7000名儿童,有些家庭有1至2名小孩,估计有5000名单亲母亲。我们要求政府在单程证的名额包括单亲家庭来港照顾小孩的母亲。现在香港每日有150个中港家庭团聚单程证名额,但平均每日只用120多个,浪费了20多个名额,我们希望政府将余额以特殊情况给予这些人士。另外,一年多签探亲证也可惠及单亲家庭,并容许有子女上学的母亲在香港续期。”

香港现行每日有150个单程证配额,60个分配给持居权证子女,30个给分隔两地10年或以上的配偶与随行子女,以及60个给其他类别的申请人,包括分隔两地少于10年的配偶与随行子女、内地无人抚养而需要来港投靠亲属的儿童、来港照顾年老无依父母(即在港没有其他子女)的人士,以及在内地无人供养而需要来港投靠亲属的长者。而这些因离婚或丈夫去世的母亲都不获批准单程证,必需由香港政府和内地政府商讨,以酌情处理批准居港。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