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教育界】继教协解散后 「操守议会」亦可能将被「停运」

2022.0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狙击教育界】继教协解散后 「操守议会」亦可能将被「停运」 有前教师向本台指,以往教师被投诉,都由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去作自主判断,包括决定教师是否专业、投诉是否受理;一旦操守议会被停运,任何投诉都变相由教育局处理,等于是教育局收回业界自主权。
路透社资料图片

继有48年历史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在去年9月通过解散后,在1994年成立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亦可能面临停运的命运。香港教育局拟改革该操守议会,正草拟教师操守指引,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接受官媒专访时更表示,4月底前会决定操守议会的去向。业界人士认为,一旦操守议会停运,变相由教育局直接处理教师投诉,教师专业自主将进一步被削弱。

在香港,就教师操守、行为失当个案向教育局提供意见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现届成员的任期将于今年4月30日届满。教育局指出,鉴于近年社会对议会的工作有不少意见,教育局会审慎研究议会未来的发展方向,当局亦正草拟官方的教师专业操守指引,预计今年内完成。

教育局:操守议会失专业 4月前定去留

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周三(12日)在电台节目表示,过去2年,当局处理数以百计的教师投诉个案,但专业操守议会因种种原因,未能发挥作用,她认为,教师专业发展框架和制度有需要不断改善,与时并进,让社会对教师专业更有信心。

同日,官媒《文汇报》刊出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的专访,指操守议会的部分功能近年已被其他架构替代,又说议会过去10年接获312宗投诉,当中就14宗立案及举行聆讯,9宗个案的指控部分或全部成立;而在反修例期间,教育局处理数百宗投诉个案,议会只收到6宗投诉。杨润雄说,短期内会要求教育统筹委员会提供意见,期望于今年4月30日新一届议会产生前,决定是否让议会继续运作。

前教师:业界自主权进一步被削弱

前通识科老师杨子俊对本台指,以往教师被投诉,都由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去作自主判断,包括决定教师是否专业、投诉是否受理。他担心一旦操守议会被停运,任何投诉都变相由教育局处理,等于是教育局收回业界自主权。

杨子俊说:进一步削弱业界自主的话语权,由删除教协,到现在的操守议会,其实都是在做这件事,令到所有师资标准,所谓的教师牌或者投诉,全部由官方处理,我想他们希望业界不要那么自主,不像其他专业,如会计师或律师,有自己工会,但是现时就进一步令教育界失去这种情况。

前教师:老师日后更求助无门

教协在去年9月通过解散,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现亦受到官方质疑。杨子俊认为,即使馀下的教联会未来有意取代教协,接获老师求助,但因立场问题未必得到教师的信赖,担心教师日后更难表达意见,变相求助无门。

杨子俊说:我想是很难,教师会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没有实际的权力,可能就学科作专业的交流,但是真正有权力的,大家印象是教协,因为教协资源很多,是香港最大的教师工会,可以将我们的意见带给有关当局,操守议会都是有权力,因为始终是负责教师守则的制订,而真正有权力的组织失去了,假设有人想办教师工会,相信当局亦不会再批权给民间的组织。

业界人士:操守议会已成「无牙老虎」

有业界人士向本台透露,近年操守议会已变成「无牙老虎」,教师的纪律聆讯亦绕过操守议会进行,对于教育局检视操守议会的去向,并不感到意外,认为教育界已失去专业自主。

1994年成立的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是非法定的谘询组织,负责向港府及教育局提供意见,涉及提高教育专业人员的操守、教育工作者的纠纷或指称行为失当个案,亦会拟订应用准则,以界定教育工作者应有的操守,并通过谘询,使这套准则得到各个教育界别广泛接受。

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今届议会有28名成员,任期由2019年5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当中分为民选及委任,民选议席方面,过往由很多教协的人包揽。

记者联络教育界立法会议员、教联会副主席朱国强查询,至截稿前未获回覆。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