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法生效後黃之鋒等暫未被捕 國際壓力下的結果?

2020-07-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惡法生效後黃之鋒等暫未被捕:國際壓力下的結果?(粵語組製圖)
惡法生效後黃之鋒等暫未被捕:國際壓力下的結果?(粵語組製圖)

盛傳會在《國安法》實施後被捕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仍積極參與民主派初選工作,更呼籲港人繼續頑強抵抗。至於另一「高危人物」、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就表示,《國安法》實施前後一直被跟蹤監視,相信北京隨時「收網」。《港區國安法》下香港的白色恐怖陰霾揮之不去。學者指,《國安法》不單在起到「震懾作用」,也是實際的打壓工具。而國際制裁恐怕難以收效,因為習近平堅持在香港問題採取底線思維。(文海欣、實習記者程灝 報道)

《港區國安法》實施前有傳言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高危敏感政治人物」將被捕,甚或帶到內地受審。現時,《港區國安法》實施已有十天,傳言中的情況暫時未有發生。黃之鋒周五(10日)出席電台節目時指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確擔心個人的人身安全,又指新法下沒有政治人物能夠預計受打擊的程度,只能嚴陣以待。現在他仍然選擇留在香港參與民主派的初選。

至於曾屬同黨、致力國際遊說工作的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已經離開香港,黃之鋒就認為,羅冠聰在外國面對的制肘較留在香港少,《國安法》下各人應在抗爭上各司其職,他希望港人能繼續頑強抵抗。

黃之鋒說:現在任何一個繼續投入國際倡議工作的香港政治人物,若他人在外地,未來能否返回香港擁有一個基本的人身自由,根本就是未知知數。而這個亦是政權施加的白色恐怖。面對這個《國安法》,我相信未來都會有身處外地的政治人物會有繼續國際倡議的工作,亦會繼續爭取國際關注。在本地的政治人物即使面對更大程度的掣肘、威嚇以致白色恐怖。但我們仍然很希望大家可以戰勝或者跨越到這個白色恐怖及末日感。

黃之鋒呼籲港人踴躍參加周六(11日)及周日(12日)的民主派的初選投票。他說,無人能預計9月份立法會選舉能否順利舉行,今次好可能是最後一次無篩選的自由選舉。他說,只要有超過十萬人投票,政府就難以打擊全部人,且令初選結果更有認受性,讓國際社會知道香港人未投降、未對政權卑躬屈膝。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呼籲,港人應繼續頑強抵抗。(文海欣 攝)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呼籲,港人應繼續頑強抵抗。(文海欣 攝)

而另一受關注的政治人物、三十一年來堅持「結束一黨專政」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周五接受本台訪問時就表示,支聯會的工作一向都是公開透明,當局的行動完全出於是政治考慮,對付支聯會只是遲早問題,取決於北京何時採取行動。他又表示,《港區國安法》實施前後一直被跟蹤監視,但指會坦然面對打壓。

李卓人說:不能去估計,因為所有都是政治考慮。他可以嚴厲地去執法,因為要殺雞儆猴。但他可能亦在全世界的壓力下,或會拖長去打壓。所以到底他很快會對付支聯會,還是拖長,都是看他的「紅線」、其政治需要、或想製造一個殺雞儆猴的效果,會否做些行動。我們都無從估計,只能坦言面對。

李卓人表示會堅持繼續支聯會的工作,並透露將於下周一(13日)晚上舉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紀念會。目前李卓人已有7宗案件在身。其中他與黎智英等十三人,被控於今年6月4日(六四事件三十一周年當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並將於下周一(13日)提堂。

對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局勢,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講師李家翹接受本台訪問時分析指,在沒有普通法傳統約束的情況下,《國安法》變為一種無所不包的法律,很多行為都會被禁止。社會上形成恐慌甚至是自我審查。而設立《國安法》的結果不單如北京所說產生「震懾作用」,亦是實際的打壓工具。

李家翹說:所謂的震懾和恐嚇的效果是自然存在的。社會中人現階段未必知道法律執行的標準為何,大家都有所忌諱,然後各方面都會多想一層的時候,其實已經形成了一種恐嚇和震懾的效果。但是我們一定要清楚知道,(國安法)的功能絕非只限於震懾或者恐嚇。有需要的時候,北京是絕對可以用的。

李家翹指,現階段無論是社會,甚至是執法當局,都需要時間摸索法律真正付諸實行的具體情況和準則,例如參考將來法庭的案例。他相信,因應情況,社會上的反對力量會慢慢建立起新的抗爭模式和策略。

周四(9日),美國首次以《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4名新疆官員。而目前,美國亦正就香港人權問題審議制裁中港官員的法案。不過,李家翹就認為,美國制裁的震懾效果可能不如預期般大,中國的鬥爭路線不會改變。以北京的底線思維,中國已做了「最壞情況的準備」。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