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称遭「警暴」十人众筹千万控警方 裸体搜身女子促刑事调查

2019-09-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19日,多名在反修例示威中声称被警察无理打伤的示威者发起众筹,以向警方提出民事诉讼。(‪反滥权大控诉众筹计划‬脸书视频截图)
2019年9月19日,多名在反修例示威中声称被警察无理打伤的示威者发起众筹,以向警方提出民事诉讼。(‪反滥权大控诉众筹计划‬脸书视频截图)

香港「反送中」示威中,有多名声称被警察无理打伤的市民,周四(19日)发起众筹1000万元,向警方提出民事诉讼。而指警方裸体搜身的女示威者,已向警方发出律师信,要求作出刑事调查。(黄乐涛 报道)

十名声称遭受「警暴」的受害人,发起「反滥权大控诉众筹计划」,其中六人在社民连主席吴文远陪同下,周四(19日)召开记者会交代众筹计划细节。众筹计划发起人之一、上月 4 日在将军澳景林邨被警棍扑穿头的陈恭信表示,藉着众筹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偿,为一众受害者讨回公道,众筹目标1000万元,会作为支付法院费用及律师费等。

陈恭信说︰民事诉讼包括民事申索及司法覆核,其实最主要这笔钱为何这么庞大,是要保障我们包底那部分,如果万一我们败诉,我们都可以用来支付对方的讼费,避免我们因此要申请破产。

他表示,就「速龙小队」不展示警员编号的做法,已入禀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颁令警员执行任务时要显示编号。他强调,示威中被警方无理殴打的市民,并不止他们十人,他们只是冰山一角。陈恭信希望向警方提出诉讼的行动,引起大众关注警方滥暴的情况。

陈恭信说︰其实我们是不想(控)告警务处处长,因为不是他打我们的,我们最想告是打我们的警员,大家也看到由6月到现在,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都是故意不显示他们的警员编号,所以在现阶段我们是很难告他们的,我相信这样令到他们有个错觉,以为他们可以任意妄为,不需要负上个人责任。

除了陈恭信外,其他众筹发起人包括在6月12日被指在金钟夏慤道肚皮中弹的吴应武、同日在夏慤道被多名「速龙小队」人员使用武力对待的吴康联、以及本月1日在港铁柴湾站被捕的东区区议员徐子见等。

协助他们民事索偿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表示,众筹由社民连提供银行户口及网上募捐平台,但指社民连只提供银行户口,强调没有参与众筹其他相关活动。他表示,由于涉及法律及个人私隐的问题,所以不便披露所有众筹资金运用方面的情况,因为担心会影响日后的索偿结果。

吴文远说︰至于用钱方面,有部分是不可以公开的,因为民事的话,我们这方面向律师征询法律意见,究竟我们会披露多少?甚至乎受害人的身份,有些案件可能帮助他(受害人),但因为担心他的人身安全问题,自己个人的问题,完全不可以披露,但我们都希望在披露过程中,有些大概的过程希望尽量可以披露,但是始终(案件)是民事索偿及司法覆核,最起码都两、三、四年起跳计(处理),所以希望各位明白。

法政汇思召集人、大律师李安然对本台表示,对在示威当中被警员殴打的市民,向警方提出民事诉讼,担心因为没有警员的资料而难以胜诉。他指,受害人只要向法庭提供被打地点等相关资料,或能找出涉事的警员,再作详细调查,这样申索人或有机会胜诉。

李安然说︰那个警员编号是否一定没有,其实在民事诉讼内将一些相关资料互相披露的一个程序的,换句话说申索人其实可以要求警方披露哪一位警员,如果警方有相关资料的话,警员是有一个编更表,甚么时间去哪个地方当值执勤等,有了这些资料后将警员列作被告都可以,各方面这些你去透过相片、影片都有机会可以发现哪一位警员。

另外,在「反送中」事件被捕后报称遭裸体搜身的女事主吕小姐(化名),协助她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表示,已透过代表律师向警方发信,要求警方作出刑事调查,公开当日裸体搜身过程的相关资料。

陈淑庄说︰要求警方作出刑事调查去跟进吕小姐的事件,在信中亦有向警方索取相关不同的资料,包括闭路电视的纪录,另外最主要还有就著吕小姐的个案,究竟涉及多少警员在内。

本台致电警察公共关系科,希望了解有市民指被警察殴打受伤而提出民事索偿,以及被裸体搜身的吕小姐要求警方作出调查的情况。发言人对本台表示,由于检视每个个案的相关资料需时,或未能即日回覆,要求记者等候,但至本台截稿仍未收到回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