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廣東村官談鄭雁雄 憂心「昨日烏坎,今日香港」

2020-07-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駐港國安公署臨時辦公室的「水牌」。(鄧穎韜 攝)
駐港國安公署臨時辦公室的「水牌」。(鄧穎韜 攝)

駐港國安公署毗鄰維園 街坊直言感到恐懼

中央駐港國安公署周三(8日)舉行揭幕儀式,公署署長鄭雁雄首次在香港露面,說將依法接受監督,不侵害任何個人和組織的合法權益。但有逃亡至海外的烏坎前村官揭破鄭雁雄的真面目,憶述當年他處理烏坎村事件的強硬手段,擔心他會用同樣手法對付香港人。(鄭日堯/劉少風 報道)

中央駐港國安公署周三(8日)舉行揭幕儀式,臨時辦公室設於香港銅鑼灣維景酒店。酒店外掛上國徽,旗桿掛上國旗,正門有國安公署牌匾。

開幕儀式主持人:各位領導、嘉賓,為中央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揭牌!

為公署牌匾揭幕的有中聯辦主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寧、駐港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駱惠寧致辭時表示,今天的香港已經告別國安「不設防」的歷史,形容駐港國安公署是香港安全的使者,也是國家安全的守門人。他又說,中央之所以保留特定情況下,對極少數危害國安案件的管轄權,旨在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守住底線。

新任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首次在香港露面。他表示《港區國安法》不會侵害港人合法權益。

鄭雁雄說:我們將堅決依照法律規定,履行維護國安的職責,行使相關權力,亦會依法加強與中聯辦、外交部特派員公署、駐港部隊的聯繫,依法與香港特區國安委和有關機構建立協調協作的機制,也將會嚴格依法履行職責,依法接受監督,不侵害任何個人和組織的合法權益。

不過,鄭雁雄在2011年擔任汕尾市委書記期間,被批評以強硬手段鎮壓廣東烏坎村維權運動。曾在烏坎村擔任村官、現時已逃亡到美國的莊烈宏憶述,當年鄭雁雄動用幾千武警、特警包圍整條烏坎村,村裡被斷水、斷電、斷糧。直到前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出面調停,村民在2012年成功爭取民主選舉,卻在2016年遭當局秋後算帳。他認為,鄭雁雄是個只看眼前利益的人,不會在乎香港人的利益。

莊烈宏說:2012年的選舉確實是公開透明,我們歷史以來第一次能夠擁有一張公正公開的選票去實行村民的自治權利,但是在後來就沒有後來了,其實一切比之前面臨更嚴厲的管控。這就是鄭雁雄處理下的烏坎村事件。香港的進展在鄭雁雄的管理下,會是怎樣呢?大家可想而知。

莊烈宏以烏坎事件為例,告誡香港人切勿對《國安法》抱以僥倖心理。他說,2011年9月,當時烏坎村村民爭取的只有兩大訴求:村民自治權及討回土地。可是,政府不但沒有實現對村民的承諾,反而以「一拖二騙三了」的手段來整治村民,把事件核心人物扣上「勾結境外勢力」、「打砸搶暴徒」等罪名,村代表薛錦波更在關押期間「被死亡」。

莊烈宏說:2011年12月9日,薛錦波隨之被抓。不到24小時,薛錦波被致死在陸豐的看守所。而官方稱是心源性猝死,實際上他的女兒去探望的時候,(發現父親)鼻口有乾的血、身上有瘀青,都是被打的痕跡。他們(官員們)會製造假的監控視頻來欺瞞我們,說是心源性猝死。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對本台表示,雖然鄭雁雄屢次強調將依法辦事,但他所依照的是《港區國安法》。他認為,《國安法》及中央對鄭雁雄的任命,難免讓港人、乃至烏坎村民產生「昨日烏坎,今日香港」的憂慮。

桑普說:你說會不會發生像烏坎村事件般大規模去鎮壓香港的事件呢?我相信可能是時間問題。我認為在9月之前,因為9月有立法會選舉的關係,中央不會希望加速美歐等聯盟去制裁中國,會稍有收斂,但9月後會發生甚麼事,那就很難臆測了。

在烏坎村事件後,鄭雁雄在2013年出任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於前年成為廣東省委秘書長,並於去年1月起兼任廣東省委常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