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示威者谈「站出来」的心路历程

2019-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9日,欧祉因反送中运动驱使再次走上街头。(郑立言 摄)
2019年6月19日,欧祉因反送中运动驱使再次走上街头。(郑立言 摄)

「反送中」示威者谈「站出来」的心路历程

香港最近两次由过百万人组成的请愿大军,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步,烈日当空下向金钟政府总部进发,密密麻麻的人链,占据了路上每个空间,领头的尽是年青人。雨伞运动之前,很多人认为香港年青人不问政事,五年后的今日,上街抗争的主要是年青人,这鼓动力是怎样形成的呢?(郑立言 实习记者报道)

欧祉今年大学毕业,2014年的雨伞运动,是她的政治启蒙。当年她刚刚中学毕业,并没有站在前线。经历五年香港社会运动的低潮后,她选择在今次「反送中」运动重新走出来,站得更前。

欧祉回忆5年前的雨伞运动,整体气氛比较激进,加上她面对中学文凭考试,因此自己并没有积极参与其中。雨伞运动结束后,社会充斥著无力感,欧祉坦言自己也对时局感到无奈,无法改变现况。

欧祉:会觉得政府高官换了一届又一届,但好像无论是政局,还是民生、社会状况都越来越差。

事隔五年,欧祉被6月9日一百万人上街唤醒。她表示当日目睹上百万白衣人海,加上身边不少朋友都谈论《逃犯条例》,于是自己便开始关注事件,上网搜寻相关的新闻报道。她认为修订《逃犯条例》触碰到港人的底线,因此决定走出来发声抗议。

欧祉:我觉得如果通过《逃犯条例》,香港的核心价值会受影响,所以我企出来。

6月12日的集会和6月16日的黑衣游行,欧祉都有参与其中。与雨伞运动相比,她认为今次运动比较「和理非」,而示威者亦汲取了当年失败的教训,每走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她在今次运动中站得更前,既与基督徒一起祈祷、唱圣诗缓和紧张气氛,亦有帮忙运送物资,有哪些地方需要人手便会上前协助。

欧祉认为「反送中」运动重新凝聚港人,当中参与者之间的凝聚力比雨伞运动更强,甚至有身处外国的朋友特意回港参与示威。她相信这是成功逼使政府退让的关键之一。

欧祉:我觉得是齐心,香港人为著一个大目标、为著一个大方向而行,入面很多细节可能我们会有不同意见,但知道有一个大目标时,便先将那些意见搁置。

面对政府坚拒撤回草案和暴力定性,欧祉并没有感到失落,因为她相信今次运动是一场长期抗争,期望港人在未来日子通过不同机会表态。

展望将来,尚未登记成为选民的欧祉,表明自己必定会在今年的区议会选举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投票。以手中的选票,为香港这个属于自己的家发声。至于自己在未来社会运动的角色与定位,她坦承自己的立场取态比较保守,但面对正确的事便要坚持到底。

欧祉:不公义的事,例如警察打人,或者(高官)不明确回应我们的诉求,即是逃避责任,我觉得这些行为需要谴责。所以我出来会想表态,想支持这个新时代向前推进的助力。

欧祉的另一个身分是基督徒,她期望在往后的日子,教会要更「落地」。基督徒不能只留守在教会里,为社会祈祷,反而要走出教会,运送物资、救伤、与示威者聊天释放他们的压力。这样才对事件带来实际帮助,真正与香港人同行。

她最后寄语香港人,抗争、革命是长期战斗,也难免有人需要流血付出。但大家的目光需要放得更远,短期的失败,不代表香港永远都会失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