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替之间 - 大南街融合路 (下) 避免士绅化、被收购的出路


2020-11-27
Share
hk-street1 新店与社区共融,如何踏上属于民间的道路,值得深思。(粤语组制图)

交替之间 - 大南街融合路 (下) 避免士绅化、被收购的出路

在香港,近年有大批文创新店进驻深水埗大南街一带,新店老铺交集,一些新店亦尝试与当区连结、共融。新与旧之间逐渐磨合出独有的发展模式。不过,大南街仍有被发展商收购或重建的隐忧,文创店相信合力抵抗,也许就能避免被收购、重建的命运,继续保留本土文化特色,令大南街踏上属于民间的道路。(文海欣 报道)

随著香港布业衰落,大南街原本聚集不少制衣批发商,之后出现不少吉铺、租金相对较便宜,近年更造就了一班年轻人的创业梦。Kay 和太太Kit在深水埗长大,二人原本都有稳定收入,一个是公务员,另一个是教师,但他们却辞去稳定的工作,为的是「追梦」。

今年6月,他们在大南街旁的汝州街开设第2间素食餐厅「素年」。他们起初对餐饮营运一窍不通,一切由零学起。最近Kay正学习咖啡拉花,每日,他都会在厨房戴著从不离身的帽,默默拉花,再将「咖啡习作」送到旁边的布行给老板Sunny品尝。

餐厅老板Kay每日将「咖啡习作」送到旁边的布行品尝。(邓颖韬 摄)
餐厅老板Kay每日将「咖啡习作」送到旁边的布行品尝。(邓颖韬 摄)

Kay说:你好!再给你们两杯咖啡。我先放进去了。

Sunny说:多谢!这个拉花图案比之前漂亮。

Kay说:我还要再练习。

Sunny说:那么你要多练习,我才有咖啡喝。

咖啡成新店与传统布业桥梁 布行获启发办手工班

这杯咖啡,成为了新店与旧店的桥梁,新旧店铺每日交流,不经不觉,布行老板受咖啡店启发,酝酿了新主意。

Sunny说:多些人来深水埗看看香港本土(文化),我们都在研究会否举办一些手工艺(班),配合一下他们(年轻人)。如果周六、日可以吃完饭后、又可以玩、玩完又可以将手作带走,那么整件事很开心。

新店:营利同时要贴地

Kit的爸爸大半辈子都在汝州街经营布行,见证布业起落,数年前才正式退休。对Kit来说,在深水埗开店少不免有一种情意结。文创店驻扎深水埗,夫妻二人常常希望尝试与当区共融。「贴地」经常是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

他们的铺头行日系简洁风格,除了是一间餐厅及用作分享两夫妇喜好的一个空间,有书本、日本陶瓷等。这里更是一间迷你杂货店,供街坊多一个选择。而这里售卖的日常用品都是本地制造,食材方面都是纯素,贯彻他们素食餐厅的理念。

Kit说:如何可以与街坊有联系呢?不如卖一些本地日常用品,例如酱油、米、简单茶叶。就算街坊未必来用餐,都可以吸引他进来。有时可能真的今晚突然没有酱油,都可以走进来只是买酱油便离开。

除此之外,他们的面包亦由深水埗区内的一间传统面包店供货。他们认为这间传统面包店非常有善,即使他们本身没有做这类型的面包,但仍愿意不断帮他们尝试,久而久之大家就发展出一种互助的邻里关系。

Kit说:我们很被动。可能租金贵了,有些店铺未必能继续营运。再有新店进驻,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和身边的邻居连结起来。例如我们卖一些日常用品或多沟通。之后可能与街坊、店主,看看有没有合作可做社区活动,恒常地做。对比起讨论士绅化会否发生、是否不能改变,这样可能较有建设性。

区内店铺合作为无家者派饭 本土特色旅舍盼与当社区连结

Kay 和Kit 曾经与当区一间旅舍Wontonmeen (云吞面)合作,派饭给无家者。Wontonmeen同样由一对年轻夫妇经营,老板娘Pat原本是室内设计师及大学讲师,约6年前,她将位于深水埗的一座家族物业「康美楼」改建为旅舍Wontonmeen (云吞面),希望让年轻人或创作人聚在一起。取名为Wontonmeen (云吞面)的原因,是因为对Pat来说,即使去旅行也非常怀念一碗云吞面,让她有家的感觉。旅舍的布局设计全由 Pat 一手包办,她热爱将旧物赋予新生命,而旅舍不同角落都能凸显香港的文化、特色,例如Pat将床位以笼屋床作为设计意念、大厦外墙亦有霓虹灯并写上「九龙」二字,令人在远处都能找到旅舍。

新驻旅舍印证深水埗地区文化

踏进旅舍,就如置身于Pat的历史珍藏博物馆,  大大小小的「宝物」散落在房内不同的角落,例如有衣车、打字机、黑胶唱片等,抬头看看,也会看到吉他、单车挂在墙上。Pat居住在深水埗已有16年,她认为深水埗是「香港文化的停留」,各式各样的旧物都能在这里找到。她喜欢在深水埗收集不同的弃置「宝物」,而每件「宝物」的背后,都有其独有的故事。虽然别人未必珍惜,甚至视它们为「垃圾」,但对Pat来说,这是香港本土文化的印记。

旅舍老板Pat认为距离感是新店与当区居民的一大难题。(邓颖韬 摄)
旅舍老板Pat认为距离感是新店与当区居民的一大难题。(邓颖韬 摄)

Pat说:有时觉得好可惜为何要扔弃,因为见到这区的人不是非常保护自己本身有的事物。特别是老人家会觉得旧物有甚么好,旧物都不漂亮,经常都听到这句。但我真的觉得很漂亮,所以就搜集回来。

距离感是新店与当区居民的一大难题

从设计的布局足见Pat对香港的热爱、对本土文化的珍重,她亦将旅舍地下的铺位租给一间名为「跑缘」的主题餐厅,创办人是一名牧师。他经常会与无家者接触并派饭给他们,当有了这间餐厅后,他就能恒常每星期都做到派饭工作。几年前,这个铺位其实是租给一间手工咖啡店,可说是区内最早开设的少数「咖啡店先锋」,后来Pat反思到在经营生意的同时,希望能做地区工作。其后,Pat更一起「落手落脚」,派饭给无家者,疫情期间,她更安排无家者入住旅舍。

Pat说:那时疫情严重我无生意,我不能说成是自己非常伟大,不做生意也要帮人。从他们入住,我才感受到如何和他们沟通或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煮一餐饭同时,在这里唱歌,很温馨地聚餐,我自己觉得很好。

Pat带当区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让他们了解现在大南街的演变。(受访者提供)
Pat带当区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让他们了解现在大南街的演变。(受访者提供)

Pat正计划举办一个「早餐俱乐部」,她认为无家者在深水埗要吃一餐免费餐并不困难,因为不少社区组织都会派饭。但她认为只要走多一步,除了派饭,在一起聚餐的过程中反而可以让不同阶层加深对大家的认识。

Pat说试过带当区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让他们了解现在大南街的演变。当时收到社工的意见是,原来现在新进驻的文艺小店「令人感觉唔会消费到,唔知入去做咩」,所以深水埗街坊很多时都不敢走进去。距离感是新店与当区居民的一大难题,Pat希望透过导赏团带更多街坊到新店参观,每间文艺店都有不同特色,若有资助,能开办免费工作坊让居民参与就更理想。

Pat说:当大家闹的时候,其实某程度上都是一种不安及恐惧,我们可以怎样消除这个恐惧呢。

旧区具发展潜力现被收购危机  文艺店盼合力抵抗收购强拍命运

新与旧在磨合出独有的发展模式之际,大南街涌现被发展商收购或重建的隐忧,但文艺店相信与当区老店合作,能合力抵抗财团发展的命运。

Kay说:假设对面那幢楼被收购,地铺要出租,租金一定比之前贵。但如果消费者、小店也好,都决定不租那里,就由得他们丢空。如果大财团例如星巴克,美心真的在这里开业,其实如果大家都用这个态度去面对大财团,其实议价能力相对都大了。

Pat坦言担心会有被收购的危机,因为对政府或大财团来说,要收购一幢楼可能都是小数目,大约二千万。不过她认为光坐著担心没有意思,应该由讨论开始,期望能带来一点改变。

城市规划者:有共同愿景发展 或能改写既定剧本

从城市规划角度,本土研究社成员陈剑青提到大南街更需展开的讨论,是这个城市想要一种怎样的城市经济及发展。例如租户要感受到与地区之间的关系,对这个地方的实质影响,其后能否想到一些参与模式,令原本高档化的活动都能与当区居民一起分享。

无家者与文创店老板一起歌唱。(受访者提供)
无家者与文创店老板一起歌唱。(受访者提供)

陈剑青说:要集民间智慧想一下大南街的未来,甚至要比发展商及政府更早,不然危机只会愈来愈大。想想他应该要怎样发展,要去改变可能已经被写的既定剧本,带回去一个在地区发展上的民间道路。

上月,全球版的《Time Out》杂志选出世界40个「coolest neighborhood」,当中深水埗荣获第三名。

《Time Out》说「coolest neighborhood」是指,当中有创新与包容的饮食、艺术与文化、付担得起的租金与生活费等,是人、社群和商店互助、共度难关的社区。深水埗位列三甲,自然有它的独特魅力,要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苏豪区,保护正在经历社区复兴的深水埗,这是新旧店铺、客人及当地居民共同面对的课题。新店与社区共融,如何踏上属于民间的道路,值得深思。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