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字成香港禁語? 評論:揣摩上意和貼近北京尺度

2024.05.29
「六四」二字成香港禁語? 評論:揣摩上意和貼近北京尺度 2019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已儼如最後一次香港可公開展示「平反六四」字眼。
路透社資料圖片

港警國安處周二(28日)首次動用《維護國家安全條例》拘捕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等6人後,保安局長鄧炳強在記者會上,一律以「敏感日子」和「課題」取代「六四」二字,使「六四」形同禁語,連部分港媒都「緊跟路線」。有評論分析指,港府揣摩上意之餘,亦必須貼近北京的尺度。

c052924RC1.jpg
保安局長鄧炳強於記者會上,絕口不提「六四」二字。(直播影片截圖)

記者:「其實是不是以後提到六四都小心,要避免不要觸犯到相關的法例?」
鄧炳強:「是否提及一些『敏感的日子』就違法,這個當然不是。」
記者:「敏感日子是否就是六四?」
鄧炳強:「你講的敏感日子,我想本身日子並不重要……」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雖然口裡說提及六四沒違法,但周二10分鐘的記者會,他無論如何,都講不出「六四」二字,就連官方新聞稿,亦只以「敏感日子」代替,行動證明了一切。

1989年的六四事件,多年來一直是中國政府及中共的忌諱,官方一般以「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發生嚴重政治風波」,來代替用「六四」這字眼,但香港一直未有跟隨,甚至在回歸初期,時任特首董建華更開腔指民主黨「是放下六四包袱的時候」;就連李家超去年5月回應市民可否到維園點燭光,都夠膽說出:「至於…六四事件呢,特區政府多次強調,任何公眾活動,或個人行為都要符合香港法律。」

而立法會上,每年亦有討論「平反六四」的議案,直至國安法之後,民主派完全缺席議會,這議案便無人再提。

近年來,特別是後國安法時代,六四仿如官場禁忌,政府官員不敢講,但是不是代表民間不能講?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回應《有線新聞》時表示,六四不是一個禁日,亦沒有任何活動被法律去禁止,法律的要求是看有沒有人有犯罪的意圖。

部分傳媒緊跟港府「口徑」

記者翻查鄒幸彤被捕的新聞,已變成官方喉舌的《港台》完全跟風不提「六四」,其他包括《無線》、《商台》、《星島》,都只敢引用記者提問所說出的「六四」。

媒體報道與高官的口徑一致,到底是自我審查抑或是收到「提示」,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認為,兩者都有可能:「我想看得到的是實際上兩樣都有,揣摩上意和貼近北京的尺度。揣摩上意是一件事,但我相信在中共治港系統裡面,可能已經下達死命令給這些官員去跟循,等於說不能亂提。」

研究六四事件中大學者去年被拒續簽證入境

香港資深政治評論員劉銳紹表示,從去年專門研究六四的中大副教授何曉清,被港府拒絕續簽證入境;到本月台灣的總統賴清德就職,從建制到本港親中媒體,都從以前慣用的稱呼,改為台灣領導人、或只直接講賴清德名字來看,顯然在兩岸事務上,港府接到來自北京的命令。

劉銳紹說:「香港在政治上面緊跟北京,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趨勢。至於會不會落實到某一件事件或者某一個名詞上面,就要因事而異。建制現在對六四這個詞,暫時還沒有很大的禁忌,我想這會維持一段頗長的時候,民間有民間那種反應,官方有官方的禁忌。」

至於官員不講六四,是特區政府揣摩上意,抑或來自北京的命令,他認為難以下定論。

記者:鍾廣政(台北) 編輯:李榮添 網編:池煥衡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