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字成香港禁语? 评论:揣摩上意和贴近北京尺度

2024.05.29
「六四」二字成香港禁语? 评论:揣摩上意和贴近北京尺度 2019年维园六四烛光集会,已俨如最后一次香港可公开展示「平反六四」字眼。
路透社资料图片

港警国安处周二(28日)首次动用《维护国家安全条例》拘捕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6人后,保安局长邓炳强在记者会上,一律以「敏感日子」和「课题」取代「六四」二字,使「六四」形同禁语,连部分港媒都「紧跟路线」。有评论分析指,港府揣摩上意之馀,亦必须贴近北京的尺度。

c052924RC1.jpg
保安局长邓炳强于记者会上,绝口不提「六四」二字。(直播影片截图)

记者:「其实是不是以后提到六四都小心,要避免不要触犯到相关的法例?」
邓炳强:「是否提及一些『敏感的日子』就违法,这个当然不是。」
记者:「敏感日子是否就是六四?」
邓炳强:「你讲的敏感日子,我想本身日子并不重要……」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虽然口里说提及六四没违法,但周二10分钟的记者会,他无论如何,都讲不出「六四」二字,就连官方新闻稿,亦只以「敏感日子」代替,行动证明了一切。

1989年的六四事件,多年来一直是中国政府及中共的忌讳,官方一般以「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发生严重政治风波」,来代替用「六四」这字眼,但香港一直未有跟随,甚至在回归初期,时任特首董建华更开腔指民主党「是放下六四包袱的时候」;就连李家超去年5月回应市民可否到维园点烛光,都够胆说出:「至于…六四事件呢,特区政府多次强调,任何公众活动,或个人行为都要符合香港法律。」

而立法会上,每年亦有讨论「平反六四」的议案,直至国安法之后,民主派完全缺席议会,这议案便无人再提。

近年来,特别是后国安法时代,六四仿如官场禁忌,政府官员不敢讲,但是不是代表民间不能讲?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回应《有线新闻》时表示,六四不是一个禁日,亦没有任何活动被法律去禁止,法律的要求是看有没有人有犯罪的意图。

部分传媒紧跟港府「口径」

记者翻查邹幸彤被捕的新闻,已变成官方喉舌的《港台》完全跟风不提「六四」,其他包括《无线》、《商台》、《星岛》,都只敢引用记者提问所说出的「六四」。

媒体报道与高官的口径一致,到底是自我审查抑或是收到「提示」,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桑普认为,两者都有可能:「我想看得到的是实际上两样都有,揣摩上意和贴近北京的尺度。揣摩上意是一件事,但我相信在中共治港系统里面,可能已经下达死命令给这些官员去跟循,等于说不能乱提。」

研究六四事件中大学者去年被拒续签证入境

香港资深政治评论员刘锐绍表示,从去年专门研究六四的中大副教授何晓清,被港府拒绝续签证入境;到本月台湾的总统赖清德就职,从建制到本港亲中媒体,都从以前惯用的称呼,改为台湾领导人、或只直接讲赖清德名字来看,显然在两岸事务上,港府接到来自北京的命令。

刘锐绍说:「香港在政治上面紧跟北京,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至于会不会落实到某一件事件或者某一个名词上面,就要因事而异。建制现在对六四这个词,暂时还没有很大的禁忌,我想这会维持一段颇长的时候,民间有民间那种反应,官方有官方的禁忌。」

至于官员不讲六四,是特区政府揣摩上意,抑或来自北京的命令,他认为难以下定论。

记者:锺广政(台北) 编辑:李荣添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