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港府有意推强制检测:有医生忧政权顺势推「港康码」


2020-10-20
Share
传港府有意推强制检测:有医生忧政权顺势推「港康码」 香港医学界传出,港府有意推强制检测。(粤语组制图)

香港新冠疫情稍为缓和,不过据指港府有意动用《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推行强制检测,对象包括有新冠肺炎病征人士及确诊个案大厦的居民。有医生质疑措施破坏医患关系。亦有医生忧虑,港府接下来会顺势推「港康码」。(文海欣 报道)

港府早前已表示,正研究强制检测的法律框架。至周一(19日)晚上,约10个医疗团体与食卫局官员在政府总部会面约一小时。会后,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引述政府称,因老人院、酒店或疫厦等高危群组并非每人都愿意检测,因此,当局拟用第599章《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推行强制检测,对象包括有病征或有确诊个案大厦的居民,并有意在第四波疫情来临前立法及推行,但目前仍未有具体方案。蔡坚亦问官员,医生需否每日向政府通报有病征的病人资料,惟官员未有正面回应。

政府抗疫督导委员会专家顾问、中大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周二(20日)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政府就有关措施仍在考虑当中,未决定如何执行。他认为检测一定要出于自愿,即使强制检测亦只能针对经医生判断要接受检测但病人本身却反对的事例上。

许树昌说:如果他(病人)看了医生,医生认为他风险高应该要检验,而他拒绝,那么这个群组就适合用这个法例。相反,如果在社区,他未看过医生,有轻微征状的都要检验,那么他不出来的话,你怎样找他?会有个反效果就是他们不出来。所以我相信政府要思考清楚,如何落实、执行,哪一样才可行。

对于有医生忧虑,可能需要举报不肯接受检测的病人,将破坏医患关系。许树昌建议,其实不用进行举报的动作,而是交由卫生署自行跟进。

许树昌说: 你不一定要举报,你可以告诉卫生署知道,自己看过甚么个案并已提供深喉唾液包,你(政府)自己跟进他有否交(样本)。你将球踢回给政府,变相你不是举报,只是追他跟进并留样本。

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对本台指,对立法有保留,认为立法前应先了解为何市民不愿检测,并作出解决,例如是否检测不便、市民不愿付行政费、担心样本「送中」等。而且不少入境人士可豁免检测,市民难明为何反而境内人士要检测,这会让人觉得不公义,更难以说服立法强制检测。马仲仪亦担心,一旦实行强制检测后,当局或会再进一步推出「港康码」。

马仲仪说:如果有强制检测,那么健康码本身已经在基础上多了很多数据。就算有部份市民不是有病征或有相关密切接触者,但不愿意参与,而社会上已有很多人被强制检测,那么政府想推健康码的阻力就愈来愈低。当被强制人士多时,健康码快必成行,而少数不愿参加的人,必然成为社会少数,其实是某种不公义情况下,另类的被强迫。

蔡坚周二出席电台节目时再次表明认为无必要引用法规强推检测,一来检测成效成疑,另外亦忧虑若医生需要举报不肯接受检测的病人,不但会破坏医患关系,甚至会导致病人不敢求医。

蔡坚说:若这个病人坚持只是看皮肤敏感,为何你一定要我做新冠病毒检测。如果病人坚持不愿做,若医生说被迫要举报病人,那么就会破坏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医生一向不应把病人私隐举报。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本身是医生的郭家麒则表示,发烧及头痛等是很多病的共同征状,若以此作检测标准是药石乱投,浪费医疗资源,担心推行强制检测只会令更多病人因害怕被转介而拒绝求诊,增加社区爆发的风险。

特首林郑月娥同日出席行会前指出,有专家认为,防控疫情需采取更严厉措施,例如在群组或社区爆发时,需要求市民强制检测。她认为,进行强制检测要有法律依据,因为毕竟可能会涉及到人权问题。

香港周二新增5宗确诊个案,当中4宗为输入个案,另一宗为源头不明本地个案。患者是一名居住西湾河嘉亨湾一座的32岁女子,从事文职,她曾到油麻地检测中心进行病毒检测后证实确诊。

政府同日宣布维持4人限聚令,不过周五起放宽部份活动聚集,例如婚礼及会议放宽至50人上限,不过不能提供饮食,而本地游旅行团连同工作人员不可多于30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