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动物】兽医团体护野猪生存权 联署促撤回捕杀令

2021.11.30
【爱护动物】兽医团体护野猪生存权         联署促撤回捕杀令 中国(香港)兽医学会会长萧嘉和指出,绝育计划并非实行两、三年便能判断成效,如果渔护署想改变策略,也应该先与兽医商讨。
粤语组制图

一班兽医及兽医学生周二(30日)向渔护署递信,促请渔护署撤回捕捉、人道毁灭野猪措施。中国(香港)兽医学会会长萧嘉和认为,渔护署在无科学根据下推翻昔日绝育计划令人不解。他认为作为合作伙伴,如果渔护署想改变策略,也应该先与兽医商讨。 过去10年间,香港有约36宗野猪伤人个案。不过,自11月初有辅警被野猪袭击受伤后,港府随即公布以控制香港野猪总群数量为目标,实施每月定期5次捕捉并人道毁灭野猪的措施。

一班兽医及兽医学生周二(30日)到长沙湾政府合署请愿,促请渔护署撤回捕捉、人道毁灭野猪措施。兽医学生陈颍榆表示,他们11月19日已发起业界联署,促请渔护署撤回是次措施,并获463位兽医业界人士联署,但渔护署却无视,因此他们再以科学根据及科学性为前题,撰写另一封公开信,周二特意将公开信递交至渔护署湿地及动物护理组。公开信获15名专业兽医,及46名兽医学生签名支持。 

兽医学生陈颍榆(右)向渔护署代表递交公开信。(文海欣 摄)
兽医学生陈颍榆(右)向渔护署代表递交公开信。(文海欣 摄)

萧嘉和:和渔护署合作 好像当了傻瓜

中国(香港)兽医学会会长萧嘉和指出,绝育计划并非实行两、三年便能判断成效,令他最不解的是,渔护署于2019年在立法会的汇报均指绝育计划有成效,而且有充足科学数据支持。而渔护署野猪绝育计划参与兽医谢裕辉医生,最后一次为野猪进行绝育,是今年11月5日 ,但自从11月9日发生野猪袭警事件后,渔护署于短短一星期、在没有详细数据作科学分析的情况下,于11月12日便说推行扑杀野猪措施。他认为作为合作伙伴,如果渔护署想改变策略,也应该与兽医商讨。 

萧嘉和说:我们是合作伙伴,你(应该)会和我们说将来可能会改变策略,因为甚么原因呢?不要当我们…我们和他合作好像当了傻瓜一样。你刚才也说,可能他酝酿(这个计划)已久,有一些数据,但现在问题是他不透明。如果他的数据透明,好吧。如果给我看到很多数字、图表等证明(绝育)成效不好,一边做CCRP、研究成效如何、一边可能真的有市民或公务员受伤,我们再落实,这样才对。但从头到尾也看不到他们汇报一些坚实的数据。

中国(香港)兽医学会会长萧嘉和指出如果渔护署想改变策略,也应该与兽医商讨。(文海欣 摄)
中国(香港)兽医学会会长萧嘉和指出如果渔护署想改变策略,也应该与兽医商讨。(文海欣 摄)

 

谢裕辉:要杜绝野猪在市区出没 首要禁止喂饲

渔护署野猪绝育计划参与兽医谢裕辉强调,不应经常说野猪数量有多少,应该集中在市区扰民的野猪数字。以他们观察,野猪习性一直没有改变,因此认为捕杀措施应搁置。他认为要杜绝野猪在市区出没的源头,应该禁止喂饲。 

谢裕辉说:野猪在市区出没、再返回山上,渔护署近几年一直有相关计划实施,我们看到效果亦不错,它们真的返回山上。只不过问题是他们会再走回来、有部分野猪返回市区,是因为有人喂饲它们。即时要做的,就像刚才所说应该杜绝源头不要喂饲它们,或扩展禁止喂饲区、或增加刑罚、执法、监管这些喂饲野猪的人。 

他续指,过去绝育时间有限,有时有些野猪在未绝育的情况下便要放回,他认为政府应增加资源及人手,例如用一晚时间捕捉野猪并提供地方暂住,第二天再由兽医为野猪集中绝育,增加效率。 

渔护署野猪绝育计划参与兽医谢裕辉认为,要杜绝野猪在市区出没的源头,应该禁止喂饲。(文海欣 摄)
渔护署野猪绝育计划参与兽医谢裕辉认为,要杜绝野猪在市区出没的源头,应该禁止喂饲。(文海欣 摄)

撤回捕杀野猪 5大原因

公开信提及5个渔护署应该撤回捕捉、人道毁灭野猪措施的原因:包括香港没有捕杀野猪的必要性;捕杀野猪治标不治本,不能有效地控制野猪种群数量;渔护署过往推行的绝育计划存在漏洞,令计划成效不彰;有研究显示为野猪绝育,能有效控制野猪种群数量;在控制野猪种群数量上,存在比捕杀野猪更好的选项。 

约十年间 录得36宗野猪伤人个案

渔护署自2017年开始尝试为野猪避孕及搬迁野猪至郊外,据渔护署初步统计,全港郊野地区有1,800至3,300只野猪,惟接受绝育或避孕的野猪只有一成。根据渔护署早前向本台提供的最新数字,截至今年10月31日,他们共为约450头野猪避孕或绝育。 

就野猪伤人个案方面,2011年至2021年10月,约10年间只录得36宗。 

记者:文海欣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