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殺野豬】由保育轉為獵殺 港府野豬政策為何180度轉變

2021.11.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誘殺野豬】由保育轉為獵殺 港府野豬政策為何180度轉變 今個月初,北角發生野豬咬傷男輔警事件後,漁護署隨即改變沿用3年的絕育方式,宣稱日後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並人道毀滅,做法引起社會極大迴響。
粵語組製圖

近日在香港,野豬成為關注焦點。原因是漁護署高調誘餌捕殺野豬的做法與之前態度180度轉變。3年多前,漁護署仍推行聲稱是全球首個地方實行野豬「避孕疫苗」絕育計劃,今年6月仍說措施逐步有成效,事隔5個月,在本月初發生野豬襲警事件後,漁護署突然改稱先前做法無效,改採取果斷手段。卻被發現相關野豬資料連番出錯。有獸醫協會團體指,漁護署有責任解釋策略突變的原因,又批評當局的相關措施落後卻將問題推諉為絕育措施無效,做法有失公道。 

香港近幾年都以共存的方式對待野豬,2016年起,香港每年的野豬傷人數字均為個位數,只是今年升到去11宗。而根據漁護署過去的指引,僅會對於個別高風險的野豬作人道處理。但在今個月初,北角發生野豬咬傷男輔警事件後,漁護署隨即改變沿用3年的絕育方式,宣稱日後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並人道毀滅,做法引起社會極大迴響。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更稱,已訂立捕殺目標,每月將作出5次行動,捕捉地點甚至涵蓋七、八十個餵飼地域。

捕殺行動啟動後 漁護署昔日資料突然連環「出錯」

野豬襲警事件發生後,漁護署本月12日發新聞稿指要人道毀滅野豬,指近3年間,野豬傷人個案平均為10宗,但本台日前發現該數字有誤,被外界質疑有「報大數」之嫌。漁護署署長梁肇輝隨後在電視節目更正,指平均每年應約為 8 宗傷人個案,漁護署回應傳媒查詢時亦說已就此更正。 

根據《國家保護的有益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中,野豬佔一席位,同時被視為國內受法律保護的「三保動物」。在漁護署網站「本港受保護的野生動物」欄目中,「野豬」原本在內,但近日被發現已經刪除。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上周四(18日)聲稱,野豬並非受保護野生動物,並澄清是次改動為更正錯誤。 

輔警受襲後 當局對待野豬態度180度轉變

翻查資料,漁護署過去經常向大眾宣傳與野豬共存的方式,及教導市民不要餵飼野豬。於5月份,漁護署還舉行「小野豬大冒險」活動,教授3至12歲的小朋友學習當遇到野豬時應該怎樣應對,更寫上「見到洗乜驚」。2019年2月份,漁護署也有拍宣傳影片,指市民看到野豬時,給予空間牠們、不要餵飼即可。 

於2021年5月,漁護署還舉行「小野豬大冒險」活動,教授3至12歲的小朋友學習當遇到野豬時應該怎樣應對。(漁護署宣傳圖片)
於2021年5月,漁護署還舉行「小野豬大冒險」活動,教授3至12歲的小朋友學習當遇到野豬時應該怎樣應對。(漁護署宣傳圖片)

其中郊野公園護理主任石仲堂於宣傳影片說:其實郊野公園是野豬及其他野生動物的棲息地,正常情況下他們會避開人,而且牠們會躲在草叢當中。其實見到野豬大家應該與其保持距離,不要干擾牠們、更不要餵食,野豬其實自己會離開的了。 

漁護署過去經常向大眾宣傳與野豬共存的方式,及教導市民不要餵飼野豬。(漁護署宣傳片截圖)
漁護署過去經常向大眾宣傳與野豬共存的方式,及教導市民不要餵飼野豬。(漁護署宣傳片截圖)

漁護署原指絕育措施有成效 事隔5個月突說未能改善情况

自2017年,漁護署開始為野豬注射避孕針或進行絕育手術及搬遷先導計劃,以減少野豬對民居的影響。據漁護署初步統計,全港郊野地區有1,800至3,300隻野豬,惟接受絕育或避孕的野豬只有一成。記者翻查資料,從2021年6月28日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的一份文件可見,至2021 年 3 月,漁護署共捕獲逾 800 隻野豬,當中約 190 隻及 160 隻分別接受了 避孕疫苗及絕育手術。另一方面,漁護署已將逾 610 頭野豬,搬遷到遠離民居的偏遠郊野。當時文件說「搬遷行動能即時緩解野豬對市民造成的滋擾」,並說例如避孕疫苗「於中長期階段會逐步顯現其成效,部門預期野豬的滋擾個案在未來數年,將會逐漸減少」;可見漁護署認可這些措施。 

麥志豪:漁護署有責任解釋策略突變原因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主席麥志豪周一(22日)接受本台訪問時指,近日漁護署就野豬事件連番「出錯」,包括說網頁出錯、野豬並非受保護動物;提及野豬平均每年傷人數字的新聞稿數字出錯;及錯指民間組織例如「野豬關注組」支持捕殺行動等行為,他都表示好奇怪。 

麥志豪說:我也很少見政府這麼大意,其實所有事都是文件可見的,無可能會出錯。如果根據以前,香港政府的行政情況來說,沒有可能犯這些低級錯誤,從來都沒有見過。同一個物體上錯,數字、資料上幾處出錯,而他們好像不打算負責,只說錯了、不小心,這個我覺得是有點奇怪。 

他續指,過往漁護署用的策略是共存、共生,盡量用不致命方式管理野豬,但在沒有突發事情發生以至結構性轉變,例如傷人數字或野豬數量激增的情況下,卻突然改變策略,他認為漁護署有責任解釋清楚。 

麥志豪:漁護署措施不與時並進

漁護署過去3年多採用絕育及搬遷先導計劃,麥志豪認為沒有一個政策是靈丹妙藥,是需要有其他措施配合,但漁護署的做法相當落後。 

麥志豪說:你不配合法例上的修改,例如禁餵區,禁餵區這個條例非常落後,不知為何到現在也不修例。單單是香港深灣道這麼多野豬出沒,都沒有禁餵區,不包含香港島,不與時並進;所有垃圾桶的結構要改變,但又沒有大規模去做;宣傳教育是否足夠?可以再多一些;山上可以種植一些適合野豬吃的食物,令野豬返回山上,(漁護署)又沒有做。其實有5、6種方法可以做,但不能跟我說避孕2、3年了,但都不行,所以就不行,這是不公道的,防疫也不能單靠一種措施。 

對於外國措施能否用作參考方面,麥志豪認為香港是一個特別城市,普遍郊外與城市幾乎融為一體,有別於外國。 

本台向漁護署查詢,會否就資料連番出錯致歉,及過去沿用的絕育方式成效,以及是否將捨棄等,惟至截稿前仍未回覆。 

350名獸醫、學生等聯署 要求撤回捕捉及人道毀滅野豬

另一方面,社會上對漁護署高調誘餌殺豬的討論仍未平息。繼動保團體、少數藝人表達關注外,一批獸醫學生周一(22日)發起聯署,促請漁護署撤回定期捕捉及人道毀滅野豬的措施,並以大規模絕育措施取代,目前已有約350名獸醫、獸醫護士和學生等聯署。發起聯署的獸醫二年級學生在一個電台節目說,野豬傷害市民的情況只是少數,又指漁護署野豬絕育政策在2019年才恒常化,至今只運作3年,應用更長時間去審視計劃成效。 

與此同時,一名9歲小朋友馮思喆周日(21日)也發起聯署及去信特首,表示對市區野豬被毁滅感到難過,要求港府調整政策。截至周日下午5時,約250人聯署。不過漁護署回覆稱,避孕及搬遷野豬多年未能改善情况,不能不改用更果斷方法。 

 記者:文海欣 責編:羅燕雲 網編:林詠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