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杀野猪】由保育转为猎杀 港府野猪政策为何180度转变

2021.11.22
【诱杀野猪】由保育转为猎杀 港府野猪政策为何180度转变 今个月初,北角发生野猪咬伤男辅警事件后,渔护署随即改变沿用3年的绝育方式,宣称日后会定期捕捉在市区出没的野猪,并人道毁灭,做法引起社会极大回响。
粤语组制图

近日在香港,野猪成为关注焦点。原因是渔护署高调诱饵捕杀野猪的做法与之前态度180度转变。3年多前,渔护署仍推行声称是全球首个地方实行野猪「避孕疫苗」绝育计划,今年6月仍说措施逐步有成效,事隔5个月,在本月初发生野猪袭警事件后,渔护署突然改称先前做法无效,改采取果断手段。却被发现相关野猪资料连番出错。有兽医协会团体指,渔护署有责任解释策略突变的原因,又批评当局的相关措施落后却将问题推诿为绝育措施无效,做法有失公道。 

香港近几年都以共存的方式对待野猪,2016年起,香港每年的野猪伤人数字均为个位数,只是今年升到去11宗。而根据渔护署过去的指引,仅会对于个别高风险的野猪作人道处理。但在今个月初,北角发生野猪咬伤男辅警事件后,渔护署随即改变沿用3年的绝育方式,宣称日后会定期捕捉在市区出没的野猪,并人道毁灭,做法引起社会极大回响。渔护署助理署长陈坚峰更称,已订立捕杀目标,每月将作出5次行动,捕捉地点甚至涵盖七、八十个喂饲地域。

捕杀行动启动后 渔护署昔日资料突然连环「出错」

野猪袭警事件发生后,渔护署本月12日发新闻稿指要人道毁灭野猪,指近3年间,野猪伤人个案平均为10宗,但本台日前发现该数字有误,被外界质疑有「报大数」之嫌。渔护署署长梁肇辉随后在电视节目更正,指平均每年应约为 8 宗伤人个案,渔护署回应传媒查询时亦说已就此更正。 

根据《国家保护的有益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中,野猪占一席位,同时被视为国内受法律保护的「三保动物」。在渔护署网站「本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栏目中,「野猪」原本在内,但近日被发现已经删除。渔护署助理署长陈坚峰上周四(18日)声称,野猪并非受保护野生动物,并澄清是次改动为更正错误。 

辅警受袭后 当局对待野猪态度180度转变

翻查资料,渔护署过去经常向大众宣传与野猪共存的方式,及教导市民不要喂饲野猪。于5月份,渔护署还举行「小野猪大冒险」活动,教授3至12岁的小朋友学习当遇到野猪时应该怎样应对,更写上「见到洗乜惊」。2019年2月份,渔护署也有拍宣传影片,指市民看到野猪时,给予空间它们、不要喂饲即可。 

于2021年5月,渔护署还举行「小野猪大冒险」活动,教授3至12岁的小朋友学习当遇到野猪时应该怎样应对。(渔护署宣传图片)
于2021年5月,渔护署还举行「小野猪大冒险」活动,教授3至12岁的小朋友学习当遇到野猪时应该怎样应对。(渔护署宣传图片)

其中郊野公园护理主任石仲堂于宣传影片说:其实郊野公园是野猪及其他野生动物的栖息地,正常情况下他们会避开人,而且它们会躲在草丛当中。其实见到野猪大家应该与其保持距离,不要干扰它们、更不要喂食,野猪其实自己会离开的了。 

渔护署过去经常向大众宣传与野猪共存的方式,及教导市民不要喂饲野猪。(渔护署宣传片截图)
渔护署过去经常向大众宣传与野猪共存的方式,及教导市民不要喂饲野猪。(渔护署宣传片截图)

渔护署原指绝育措施有成效 事隔5个月突说未能改善情况

自2017年,渔护署开始为野猪注射避孕针或进行绝育手术及搬迁先导计划,以减少野猪对民居的影响。据渔护署初步统计,全港郊野地区有1,800至3,300只野猪,惟接受绝育或避孕的野猪只有一成。记者翻查资料,从2021年6月28日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的一份文件可见,至2021 年 3 月,渔护署共捕获逾 800 只野猪,当中约 190 只及 160 只分别接受了 避孕疫苗及绝育手术。另一方面,渔护署已将逾 610 头野猪,搬迁到远离民居的偏远郊野。当时文件说「搬迁行动能即时缓解野猪对市民造成的滋扰」,并说例如避孕疫苗「于中长期阶段会逐步显现其成效,部门预期野猪的滋扰个案在未来数年,将会逐渐减少」;可见渔护署认可这些措施。 

麦志豪:渔护署有责任解释策略突变原因

非牟利兽医服务协会主席麦志豪周一(22日)接受本台访问时指,近日渔护署就野猪事件连番「出错」,包括说网页出错、野猪并非受保护动物;提及野猪平均每年伤人数字的新闻稿数字出错;及错指民间组织例如「野猪关注组」支持捕杀行动等行为,他都表示好奇怪。 

麦志豪说:我也很少见政府这么大意,其实所有事都是文件可见的,无可能会出错。如果根据以前,香港政府的行政情况来说,没有可能犯这些低级错误,从来都没有见过。同一个物体上错,数字、资料上几处出错,而他们好像不打算负责,只说错了、不小心,这个我觉得是有点奇怪。 

他续指,过往渔护署用的策略是共存、共生,尽量用不致命方式管理野猪,但在没有突发事情发生以至结构性转变,例如伤人数字或野猪数量激增的情况下,却突然改变策略,他认为渔护署有责任解释清楚。 

麦志豪:渔护署措施不与时并进

渔护署过去3年多采用绝育及搬迁先导计划,麦志豪认为没有一个政策是灵丹妙药,是需要有其他措施配合,但渔护署的做法相当落后。 

麦志豪说:你不配合法例上的修改,例如禁喂区,禁喂区这个条例非常落后,不知为何到现在也不修例。单单是香港深湾道这么多野猪出没,都没有禁喂区,不包含香港岛,不与时并进;所有垃圾桶的结构要改变,但又没有大规模去做;宣传教育是否足够?可以再多一些;山上可以种植一些适合野猪吃的食物,令野猪返回山上,(渔护署)又没有做。其实有5、6种方法可以做,但不能跟我说避孕2、3年了,但都不行,所以就不行,这是不公道的,防疫也不能单靠一种措施。 

对于外国措施能否用作参考方面,麦志豪认为香港是一个特别城市,普遍郊外与城市几乎融为一体,有别于外国。 

本台向渔护署查询,会否就资料连番出错致歉,及过去沿用的绝育方式成效,以及是否将舍弃等,惟至截稿前仍未回覆。 

350名兽医、学生等联署 要求撤回捕捉及人道毁灭野猪

另一方面,社会上对渔护署高调诱饵杀猪的讨论仍未平息。继动保团体、少数艺人表达关注外,一批兽医学生周一(22日)发起联署,促请渔护署撤回定期捕捉及人道毁灭野猪的措施,并以大规模绝育措施取代,目前已有约350名兽医、兽医护士和学生等联署。发起联署的兽医二年级学生在一个电台节目说,野猪伤害市民的情况只是少数,又指渔护署野猪绝育政策在2019年才恒常化,至今只运作3年,应用更长时间去审视计划成效。 

与此同时,一名9岁小朋友冯思喆周日(21日)也发起联署及去信特首,表示对市区野猪被毁灭感到难过,要求港府调整政策。截至周日下午5时,约250人联署。不过渔护署回覆称,避孕及搬迁野猪多年未能改善情况,不能不改用更果断方法。 

 记者:文海欣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