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3人认串谋非法集结判25至30月 官指罪责接近暴动

2024.04.02
【香港法庭】3人认串谋非法集结判25至30月 官指罪责接近暴动 2019年荃葵青冲突期间,六名警察曾经拔枪,其中一人更向天鸣枪示警。警方在记者会指出,警察向天开枪是合理做法。
美联社

香港2019年的荃葵青游行演变为冲突,警方当日发现3辆停泊私家车,并拘捕多名车上人士,其中3名被捕者,早前承认属交替控罪的串谋非法集结罪,当中两人另承认管有无线电收发器,周二(2日)法官判3人入狱25至30个月。

同案另7名被告被判囚9至12个月

本案3名被告,分别为潘世杰(30岁)、罗雅婷(36岁)及区晓锋(40岁),3人各承认一项串谋暴动罪的交替控罪、即串谋非法集结罪;另潘及区各承认一项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罪;而罗原被控的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则获存档法庭。同案另有7名被告,各人早前已承认作交替控罪的串谋非法集结罪,由暂委法官王兴伟审理,各被告被判囚9至12个月。

该案法官练锦鸿周二在判刑时指,案发当日在荃湾及葵涌举行的公众游行及集会获发不反对通知书,集会由下午3时开始,但至下午4时许起,大批身穿黑衣、手持行山杖的示威者在杨屋道、联仁街等集结堵路,演变为非法集结,而从新闻片段所见,至少有千人参与其中,警方举旗警告示威者离开不果。

被告虽非处身暴动最激烈中心但属有备而来

至于本案3名被告,就在下午5时半前遭截查,换言之非法集结历时至少1小时,覆盖范围亦极广。练官续指,3名被告被捕时非身处暴动最激烈中心,只在500至600米外,但指3人衣著装备、静坐于私人交通工具等,可见是有备而来,非刚巧在不适当的时间于不适当的地方出现。

练官又提及,从片段可见,示威者占领街道、擅自挪用他人财物及把公物拆下等,均引致极大损失,严重破坏社会安宁,令普通市民无法正常生活,且在互联网广传下,不在场甚至不在港人士,亦对香港治安感担忧,「以为香港是烽烟处处、战火连天的地方」,会留下坏印象;另外,亦对香港一直引以为骄傲的自由和平社会的声誉带来负面影响,故是次非法集结属较严重,直言参与者的罪责「接近暴动」。

指另一法官没解释为何选择15个月监禁的量刑基数

辩方求情时提及,区院另一暂委法官王兴伟在处理同一事件的被告时,以15个月监禁作量刑起点,练官就指,同级法院判刑没有约束力,惟他同时谨记在相同案情下,判刑不应有太大落差,以免公众无所适从,惟之后他就直指「本席拜读该位博学的同袍的判刑理由时,发觉他没有解释为何选择15个月监禁的量刑基数,亦没有提及本案较严重的行为,例如其他参与者在附近街道作出暴力对抗行为,包括堵路、使用砖块掷向警方、以汽油弹掷警方及在路上纵火。」

最终经考虑整体情况后,认为本案的串谋非法集结罪,适合量刑起点应为3年,即使没有证据指各被告作出暴力行为,但案情显示各人是同意且有意参与示威者的行为,故刑责相等。而无牌管有无线电器具一罪,则以2个月作为量刑起点。

各被告不同阶段认罪获不同比例刑期扣减

法官又称,就潘世杰及区晓锋各自面对串谋非法集结及无牌管有无线电器具罪,当时潘身处第二辆被警方截查的私家车前排乘客位,戴上防持毒面具及护目镜,全黑打扮,他管有一部无线电通讯器,显示他打算在暴力示威期间与其他示威者互通消息,「协调以抵抗警方镇压」。潘于2021年12月被捕,但至今年2月初才表示认罪,故只可获约20%刑期扣减,故判囚30个月。

而身在同一车辆乘客位置的区晓锋,法官就指他当时身穿战术背心,背包内有防毒面具及手套,均为示威者常备之物,显示他准备行入示威者行列;另区身上的无线电通讯器显示他有意和其他示威者协调,抵抗警方合法执行职务。就辩方强调区身上均为防护性质物品,无线电通讯器亦是他人所分发,法官就指既然区肯接受,唯一理由是他打算用以抗拒警方执法,直言身上没有更具攻击性装备不属减刑理由,而他唯一求情理由是适时认罪,故可获全数三分一刑期扣减,被判囚25个月。

至于属第三辆私家车的司机及车主的罗雅婷,练官指当时身上共有4名乘客,均穿上战术背心,而罗在明知下仍以自己的汽车把同谋者送到示威现场附近,协助并加入其他示威者。虽然辩方力陈罗不打算亲身参与示威者,亦不认识车上乘客,但法官指罗仍担当不可或缺的角色。由于罗在开审前2天才表达认罪意向,故只可获20%认罪扣减,被判囚28个月。

案件编号:DCCC117/2022、DCCC118/2022、DCCC47/2024(已合并)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