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博士生指被警催泪弹袭击入禀索偿 高院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剔除申索

2024.04.15
【香港法庭】博士生指被警催泪弹袭击入禀索偿 高院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剔除申索 香港科技大学博士生吴嘉伦于2019年指警方在612金钟集会中施放催泪弹,令他不适,构成「袭击」,要求警方赔偿。
路透社

香港科技大学博士生吴嘉伦于2019年入禀小额钱债审裁处,指警方在612金钟集会中施放催泪弹,令他不适,构成「袭击」,要求警方赔偿75,000元。审裁官早前拒绝律政司剔除申索的要求,律政司其后再提出上诉,法官潘兆童周一(15日)颁下判词指,案件举证责任在申索人,虽然警方可尽量提供资料协助法庭,惟指警方须就此作「极大范围」调查,以查明及解释当日「每名警员施放每一枚催泪弹的使用详情及原因」,认为情况「几近大海捞针」,属不成比例及不公平。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申索被剔除兼获讼费。

申索人吴嘉伦当时没有受伤,惟就袭击导致的「精神损伤」索偿;以及就集会自由被侵害申索「惩罚性赔偿」,并估计金额逾百万元,惟根据审裁处金额上限而减至75,000元。

律政司当时向审裁处申请以「申索属琐屑无聊」为由,剔除上述申索,惟遭署理主任审裁官张志伟驳回。审裁官当时指,是次申索的主要议题,为警方在涉案行动是否合理合法地使用催泪弹。律政司及后把案件上诉至高等法院。

律政司一方斥申索人滥用法律程序

相关上诉聆讯于2021年10月19日进行,被告方的上诉理据指,原审审裁官「错误地认为单凭申索人没有事实基础的空泛指控,就足以构成表面上的合理诉因」,批评审裁官没有作出适当查讯,否则应意识是次申索属「琐屑无聊及无理缠绕……欠缺理据、必然失败及非真诚。」被告方更指,申索人兴讼时为透过法律程序「骚扰或压迫警方」,斥申索人滥用法律程序。

高院法官潘兆童今颁下判词,指申索人承认涉案行动中,警方为合法地施放部分催泪弹,而申索人不能辨别哪些是合法施放,哪些是他声称可能为不合法施放;法官虽同意「武力的合理性……并非警方说了便作准」,但本案申索并非挑战警方行动的合法性,而是警方是否袭击了申索人,审裁处需知道令申索人不适的催泪烟是由哪些催泪弹释出,而该些催泪弹又是由哪些警员发射。

官指调查每枚催泪弹施放详情「几近大海捞针」

判词强调,举证责任在申索人,虽然警方可尽量提供资料协助法庭,但法官同意被告方的说法:「面对如此不明确的指控,警方需进行一个极大范围的事实调查,以查明及解释当天在相关范围中,每一个警员施放每一枚催泪弹的使用详情及原因。」认为基于申索人提供的资料调查上述事情是「几近大海捞针」,同时要求被告方进行如此规模的调查,以协助本案这「不明确的申索」,为不成比例及不公平。

至于申索人兴讼的原因,法官指自己不拟猜测。基于上述理据,认为本案申索对警方造成压迫,且无胜诉机会,故驳回申索人的申索,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兼获讼费。

案件编号:HCSA9/2020

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