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陈:黎排众议推「一人一信救港」 忧国安法损民主

2024.02.21
【黎智英案】陈:黎排众议推「一人一信救港」 忧国安法损民主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三(21日)续审,时任《苹果》副社长陈沛敏称不认同黎智英以《苹果》名义推「一人一信救香港」行动,惟黎坚持。陈又称,曾应黎要求找新闻热话,包括将「卖港贼,制裁名单」发予黎。

法官关注陈作供时多次以「我相信」开头

周三庭上,控方续就《苹果》筹备英文版议题向陈沛敏提问,展示黎智英 2020 年 5 月 13 日向陈发送的讯息,建议邀请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为《苹果》英文版撰写文章,惟陈不肯定刘最终是否有撰文,并指记忆中自己没有为《苹果》英文版寻找写手。

控方然后再就「English News」群组的对话提问,展示动新闻平台总监张志伟在英文版群组的讯息,提及「这班人众筹落《苹果日报》头版广告,尚差$7,800多美元就达标!」控方问陈是否知道张发该讯息的原因,陈回应:「嗰阵时唔知道,但我相信……」惟即被法官李运腾打断,指留意到陈回答问题时,常以「我相信」开头,不知这只是说话习惯或她是在猜测。

控方就建议陈避免使用「我相信」,又欲向陈确认过去数天的证供都不属猜测;惟辩方大律师彭耀鸿质疑,陈至今已作供近10天,认为张的问题,陈不可能回答。法官李运腾亦指,过去数天陈回答了上百条问题,这种「大包围」提问(sweeping question)对法庭没有帮助。

控方展示《苹果》新疆集中营专题报道

控方及后展示《苹果》于2020年5月的一则头版广告,题为「在美港人全力撑」,另有「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字句。陈称对广告由来没有认知,因相关事宜由广告部负责,非其管辖范围,只会在每天开「初会」时,有编辑通知其版位变动。控方及法官随后多次追问负责相关广告编辑的姓名,陈均指不记得。法官李素兰就追问,谁可决定广告足够重要放在A1头版?陈就指是由客户决定,客户欲买头版广告付费即可,又直言「A1就梗系最贵」。

控方之后展示张志伟于2020年5月13日在「English News」群组发出的讯息,提及《苹果》港闻静态组做了「『囚牢之疆』专题调查 minisite」,讲及新疆集中营内少数民族实况,并附上连结,又指该专题获「2020年人权新闻奖」的「多媒体(中文)」大奖」。陈沛敏指,按其理解,报道涉及当地政府拘捕少数民族、维吾尔族人,再关进惩教设施,「minisite」则为网上分类专题,而张的讯息主要通知黎智英及张剑虹该专题获奖,「我哋一早知道攞咗奖」,又指报纸应有刊登该专题报道。

报纸角色较被动实际没有甚么需执行

控方然后展示黎发出的讯息,提及英文版应著重大陆新闻,并指在疫情肆虐后掀起反中情绪,「这些是美国人最需要看」,以及提议「本港新闻专题和评论每天占十一、二篇,而大陆的十篇八篇。每天总共二十一、二篇加上影片和漫画花絮便足够了。」陈确认黎智英的指示后来有被执行,并称黎「呢度系落紧一个指示」,惟她实际上没有甚么需要执行,「因为都系网上操作」,解释黎因想要多些在新冠疫情下、中国被国际社会质疑的报道,故负责网上新闻的中国组同事须执行,而负责纸媒的同事亦须取用相应报道,再于报纸上刊登,「所以我话无咩要执行……我哋角色系比较被动」,并指毋须事前训示同事,而是交由网上新闻同事与纸媒同事协调。

控方其后展示时任《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发出的讯息,涉及英文版的工作流程;陈称记忆中曾跟时任执行总编辑林文宗提及英文版试行事宜,但忘记曾否向各组同事正式宣布,而她亦有在相关群组发讯息,问及「纸本要不要撷取好的评论刊登?例如每周一版?」,解释当时是希望确认英文版的文章,是否需在报纸上刊登,而黎就回应「好嗰啲就登」,但最终好像并没有实行,并指前社论主笔杨清奇会较清楚,惟控方就指杨非该WhatsApp群组的成员。

黎开设Twitter帐户要求陈就每日新闻提供发帖内容提议

控方又展示黎与陈于2020年5月讨论《国安法》公布的讯息对话,问陈当时黎有否表示《苹果》应如何应对《国安法》;陈沛敏指当时尚未有法律内容,指黎曾反映担心法例会对法治、人权、新闻机构等造成影响,惟她不确定有否特别开会或在恒常会议作讨论,但当时都重视有关新闻,「可能都要做好多配套嘅报道」,惟印象中黎没有出席这些会议。

而黎又在2020年5月22日向陈发语音讯息,提及开设Twitter帐户及要求陈就每日的新闻提供发帖的内容提议。陈指事前已知道此消息,当时理解是黎要求每日提供新闻供他发帖之用,黎亦有向张剑雄及罗伟光发类似讯息。而陈就在2020年5月23日向黎转发一则新闻题为〈港区人大和政协发表声明支持设立港区国安法〉,并附有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与其他人拉横额的大合相,又再发讯息指「卖港贼?制裁名单?」;陈庭上确认,黎是参考了她的想法及建议发表有关帖文,并解释当时黎智英要求她找新闻热话,好让他在网上发帖,故应其要求在网上找当日多人讨论的新闻,并转告了黎「卖港贼,制裁名单」,又指自己只是建议新闻热话,没参与黎发表Twitter帖文的事宜。

黎突提出「一人一信救香港」行动 坚持其做法「先有用」

控方其后问及《苹果》于2020年5月24日在头版发起「一人一信救香港」行动,陈确认是黎的主意,忆述在登报前一天,黎突提出有关想法,「最初个意念系直程叫啲人寄一封封信畀特朗普」,又指示行政部门看看能否在报纸上作方便寄信的安排;她得悉后,特别提早回公司与黎和张剑虹讨论,「因为对于呢件事,其实我唔系好认同……就觉得唔适当,所以我就早咗返去搞清楚,系咪一定要咁做」。

不过,陈指当时经讨论后,「黎生表现得好坚定要做呢样嘢,我有提出点解黎生唔用个人名义去做呢?即系可以喺《苹果日报》头版买个广告,而唔系用《苹果日报》名义发起一人一信」,惟最终黎当然没有接受她的意见,所以她改找张剑虹讨论,「我感觉张生都唔系好想、好热衷做呢件事」,但黎坚持认为其做法「先有用」。

陈又解释,「一人一信救香港」行动,黎在 2020 年 5 月 24 日首次刊登后,仍有继续刊登,但并非在头版,而当时在网上有人批评黎的做法,当中包括黄之锋等人,她曾向黎智英转发黄之锋表达负评的帖文予黎,「我希望佢(黎)唔会继续推呢件事」,但陈指黎当时的态度,是「佢身边都有人反对,不过佢点系要继续做」。另控方又展示《苹果》2020年5月25日头版新闻,标题为〈万人上街 再响逆权号角 无惧恶法反恶法〉,内容涉及5月24日有人上街示威、反对香港国安法,法官李运腾问《苹果》在5月24日推出「一人一信」计划,是否配合当日游行或只是巧合,陈沛敏就表示,黎并没有说过他特意选择当日刊出是因预计有示威。

黎为《纽约时报》撰稿谈国安法请求陈提供观点

控方在下午审讯中续展示陈与黎二人的对话,指黎智英曾提及要为《纽约时报》撰稿,表明对方望文章集中提及《港区国安法》,希望陈提出一些观察,陈回覆时指「其实最根本,当初有23条,容许特区自行就国安立法,是因为一国两制,现在肯定是完全背叛」;陈解释当时把市民担心的舆论总结予黎看,黎便回覆:「沛敏。很好,谢谢,黎」,又确认黎的文章最终有在《纽约时报》刊登。

控方又展示《苹果动新闻》App曾推送通知「【打国际线】《苹果》英文版免费试睇!」讯息,陈表示她估计当日推送是因翌日推出《苹果》英文版,故提早通知市民可以「免费试睇」。控方之后提及,群组讯息显示「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及《苹果日报》专栏作家Jack Hazelwood都在Twitter宣传英文版《苹果》,又提到重光团队曾在Twitter发Tweet予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指对方或可确保在《苹果》英文版有一专栏,获回覆「好主意」、「交给你」及标签黎智英。

黎智英转达彭定康望获《苹果》头版陈安排寄送

控方另展示《苹果》在2020年6月18日题为〈要求放缓清场 免人踩人受伤 社工阻差办公重囚一年〉的报道,陈确认涉及一宗罪成判刑案件,控方引述,内文「苏官曾指7.21白衣人『勇敢面对』」,问报道以甚么角度撰写;陈形容对判刑有争议性,至于是属支持或反对法庭的判决,陈就以「当时舆论包括社福界觉得重得济」作回覆。

控方今又在庭上展示《苹果》2020年6月18日的报道页面顶部并放大,显示「苹果日报 25 周年特刊」「不是最终章」,陈在提问下确认黎为特刊撰写前言及收录在特刊内。控方其后展示黎转发彭定康的讯息予陈,内容为表达对《苹果》的感谢,又提出希望获一份「最近重要场合的《苹果》头版副本」,让他可装裱放在书房,黎并向陈称「以上肥彭要求请处理」,陈表示收到,并确认最后有安排把头版寄予彭定康。

案件编号:HCCC51/2022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