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二二八事件73周年  40多个团体集会要求查明真相

2020-02-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22日,「228纪念行动」从二二八事件爆发点「天马茶房」出发游行到台湾行政院。(锺广政 摄)
2020年2月22日,「228纪念行动」从二二八事件爆发点「天马茶房」出发游行到台湾行政院。(锺广政 摄)

台湾二二八事件73周年  40多个团体集会要求查明真相

今年是台湾二二八事件73周年,40多个民间团体周六(22日)发起纪念活动,近两百位民众从二二八事件爆发地点的天马茶房出发,游行到行政院前集会,参加者分别发表演讲及洒花等纪念仪式。(锺广政   台北报道)

游行队伍在台北市日新国小集合,再步行到引爆二二八事件的「天马茶房」前举行悼念仪式后出发,游行到行政院前集会。

陈文成基金会董事长杨黄美幸在出发前致辞表示,二二八事件已经73年过去,许多真相至今未明,陈文成基金会奋斗十几年,前几天终于在台大校园能成立「陈文成纪念广场」。但1980年三大案件中,除江南案发生在美国,美国调查出结果之外,其他的林宅血案、陈文成命案都真相未明,许多官方档案仍然保密。

杨黄美幸说:今天我们面临中国的威胁,但是很多人还没有醒过来,当时又发生二二八事件,为什么?因为中国跟台湾的文化差异太大,价值观念差异太大。今天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因为很多人牺牲。从二二八事件以后,太多太多的事件,还有中国今天是一个专制的国家,不过台湾还是有很多政治人物还没有清醒,还是亲中、向往中国,很难令人了解。

郑南榕基金会董事郑清华表示,台湾从战后至今,一直都是政治创伤疗愈的过程,创伤是从二二八屠杀事件开始,但台湾社会从来没有正面面对这个创伤,因此二二八事件到现在,虽然知道有哪些受难者名单,可是除了名单之外,有许多人其实也因创伤而受害。

郑清华说:我们必须一直要拒绝违忘,因为记忆是疗伤的重要药方成份,我们也必须坚决的抵抗,因为抵抗的对象会演变,就跟病毒一样会衍生,甚至从外面进来,这是很明显的。

队伍游行到行政院后,由台大历史所硕士研究生徐祥弼,宣读大会宣言表示,见证恐怖之后,台湾人民将寻常的生命活成反抗的姿态。一遍又一遍地谈论,谈论那些伤痛与暴力,直到那些过去的禁忌不再被忌讳,直到那些被遗忘的重见天日。

2020年2月22日,民众在行台湾政院大门前洒花悼念二二八事件死难者。(锺广政 摄)
2020年2月22日,民众在行台湾政院大门前洒花悼念二二八事件死难者。(锺广政 摄)

徐祥弼说:1947年春天那场席卷全台的激烈冲突之后,整座岛被决绝的压制,就此失语,失踪、刑求、无辜遭辱,今日香港的情节不断在那个年代上演,每个人都活在不可言明的阴影,每个人都是国家潜在的敌人。曝露在巨大的暴力之中一代又一代,在漫长的岁月幸存到现在,我们无法再经历一次那种悲惨熹微。

参加民众在行政院前分批洒花悼念二二八事件死难者后结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