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再遭秘密审讯 母亲强烈争取旁听

2019-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月14日,黄琦案被秘密庭审后,西方多国外交官非常关注;2月14日黄琦母亲蒲文清,再与多个国家驻成都领馆外交官会面,请求他们关注黄琦境况。其后黄琦母亲遭严密看守,失去自由。(吴亦桐提供)
2019年1月14日,黄琦案被秘密庭审后,西方多国外交官非常关注;2月14日黄琦母亲蒲文清,再与多个国家驻成都领馆外交官会面,请求他们关注黄琦境况。其后黄琦母亲遭严密看守,失去自由。(吴亦桐提供)

被羁押的维权网站「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传出被秘密开庭审讯消息,其母亲蒲文清强烈要求出席旁听。黄琦的前代理律师表示对案件不乐观,但不排除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对欧洲领导人提出释放的要求让步。(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黄琦将在周二(21日)及周三(22日)再次秘密开庭消息传出后。当局对其母亲蒲文清的监控措施也突然升级,在原有监控的基础上,增派人员在其住所外戒备。

另有多位声援者透露遭国保约谈和警告,种种迹象显示,黄琦疑很快再遭秘密审讯。

蒲文清周二(21日)向本台表示,她强烈要求到绵阳中院旁听审判,但预计当局会强力阻止;她发表声明,表示她不会自杀,一旦出现意外,将归责绵阳当局。

蒲文清说:今天开始(看)守我,然后我就接了个电话说今明两天开庭,我站都站不稳,我心里特别激动,我要求到绵阳去、找绵阳法院、我要要求参加黄琦的庭审,可能我连小区都走不出去,我现在门口就是彪形大汉,但是他们打死我也好、弄死我也好,我都要去。我不会自己去死亡,就是我有失联、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在绵阳,所有采取的行动责任都是在绵阳。

蒲文清也认为当局肯定会指派官方律师,黄琦早前的律师刘正清、隋牧青等已遭当局吊照。

今年1月份因围观黄琦庭审遭拘的四川双流维权人士谢俊彪透露,他是此次国保重点防控的人物之一,国保周二突然对他约谈和发出威胁,但国保并未直接透露黄琦庭审消息。

谢俊彪说:我今天上午被派出所叫过去询问情况,国保给我看了下他的手机,他的上级给他发的信息就是说,让重点关注我和伍素云(声援黄琦的四川访民),不可能它这两天无缘无故关注这些事情。

本台致电四川绵阳办案中心热线,工作人员听闻是关于黄琦案便为记者转至成都中院,但对方坚称不知情。

成都中院工作人员说:对不起我们没有黄琦的案子,这是查案子的地方,真的没有。

黄琦前代理律师隋牧青认为,当局对黄琦案久拖不决,也是因为该案是国际,特别是欧盟国家高度关注的案件之一,不排除在中美贸易战之时,当局为拉拢欧洲而将该政治案做筹码,但因当局一直意图将黄琦定案,他对此还是持悲观态度。

隋牧青说:我还是不乐观,判刑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而且还是判实刑。因为中国现在跟美国角力,它想拉拢一下欧洲,可能对欧洲领导人要求让步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那么乐观点想给他判个缓刑啊、给他保外出来,这个也是有可能。

今年1月14日,黄琦案在四川省绵阳中院闭门审讯,因黄琦当庭解聘律师致庭审中断,此后再无消息传出,黄琦母亲亦遭严密看守和监控。

现年56岁的黄琦,因创办「六四天网」持续披露人权信息遭当局报复,曾两次被捕判刑。2016年11月28日,黄琦第三次被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批捕,后被加控「泄露国家秘密罪」。与黄琦同案但获释的警察访民陈天茂早前向本台证实,当局指控的泄露证据为绵阳当局炮制。

黄琦在看守所遭受严重酷刑致病情加重,但黄琦拒绝认罪并多次在会见笔录中斥习近平要为「法西斯式迫害」负责。国际社会亦多次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黄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