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圣诞前一天被「秘密入监」

2019-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2019年12月24日送被入四川巴中监狱,其母亲蒲文清(左)一直坚信黄琦无罪。.(吴亦桐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2019年12月24日送被入四川巴中监狱,其母亲蒲文清(左)一直坚信黄琦无罪。.(吴亦桐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今年7月底被秘密判处重刑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圣诞节刚过再传出他被秘密转至监狱的消息。黄琦母亲斥当局在整个案件过程中违法黑办,他的前代理律师分析,黄琦上诉权利已被当局剥夺,更担心他有可能步刘晓波后尘死于狱中。(吴亦桐 / 黄乐涛 报道)

四川人权活动家、「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今年7月底,一审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重判12年后,其母亲蒲文清周五(27日)获悉,四川巴中监狱人员向黄琦之子送达一份「入狱通知书」。送达人称该案二审维持原判,黄琦已于12月24日被送至四川省巴中监狱服刑。

本台记者多次拨打巴中监狱电话,皆无人接听并转至语音留言状态。

蒲文清告诉本台,曾多次聘请律师提出上诉遭当局设障阻拦。她一直未有放弃,但多位人权律师因被当局威胁而退出。

本月20日,蒲文清向看守她的国保提出,要到北京上访及到四川省高级法院陈情黄琦冤案,但一出家门即遭四名便衣阻止,更声称「代表中国共产党来阻拦反革命家属」;四(12月26日),蒲文清再到法院要求上诉,被法官以不在单位等藉口避见,一位工作人员后来称,法院允许上诉律师在28日与黄琦母亲签代理协定,期间无任何人告知蒲文清其儿子已被送监。

蒲文清批评当局炮制冤案,整个过程都在违法黑办。

蒲文清说:他们找到黄琦的儿子,就给他拿了一份「入监通知书」,送那个人是这个监狱的工作人员,从24号已经把我儿子悄悄送走了。作为执法单位、他们就这样欺哄、吓诈、蒙骗我,不让我请律师,最后黑办。因为是冤案,他们不敢拿出来见光。

黄琦入监消息令已届87岁高龄的蒲文清备受打击,她担心身患绝症的黄琦可能很快病死狱中。她表示将冲破国保看守,申请探视黄琦及为他申冤。

蒲文清说:到底真实情况如何,现在一概不知道,没有人通知。我担心黄琦情况不好,他是绝症,黄琦也活不了几天,会死在里头;我也活不了几天。他死在小监狱里,我死在外头。我要求要去见黄琦,要求法院要给我判决书,它们所走的程式,所有一切都是违法的。

黄琦的前代理律师隋牧青表示,他们早前预计当局会对黄琦上诉要求会走过场,因为当局根本不需要开庭,只需做一个维持一审判决的裁定即可。但从这份「入监通知书」来看,入监依据的是一审绵阳中院的判刑结果,这表明黄琦的上诉权利被剥夺。

隋牧青说:据我们所知,黄琦是上诉了的,但它并没有引用终审的判决或裁定决定入监,而是引用了一审,我们可以有理由怀疑他被非法剥夺了上诉权。

隋牧青也指出,包括他自己及广州维权律师刘正清因代理黄琦案被吊照,声援黄琦的一些人士被抓,这些都显示当局意在将黄琦做成铁案,或许当局根本就是想置黄琦于死地,而黄琦很有可能步刘晓波后尘。

隋牧青说他这整个案件的这种审理很显然是非法的,这种构陷和迫害是赤裸裸的,再加上他本身患有绝症,置黄琦于死地的这种嫌疑是非常明显的,担心他会步像刘晓波等人的后尘,在监狱中就死掉。

与黄琦同案但早前获释的四川前员警访民陈天茂向本台表示,当局构陷黄琦的理由,正是2016年4月绵阳市游仙区政法委向陈天茂提供的一份上访情况报告,后陈天茂与另一访民将这份报告转给黄琦。在办案过程中,当局将这普通的上访报告签定为机密文件,但提供报告的官员根本未受处分,因此陈天茂认为这是一个彻底的冤案,他多次就此向上级申诉和为黄琦作证,皆没有收到回复。

陈天茂说:没有公平正义嘛,都是构陷的。我要写一个说明,以我是一个同案的身份,说明黄琦不构成违法,向纪委、监察委寄这封信,叫它们重新核实、审查该案。我们向有关部门提出,人家不受理、不管啊!它明知道这是一个错案、冤案,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国务院我都发了,但没人管这事情。

现年56岁的黄琦为「六四天网」创办人,该网持续披露维权动态,为访民、异见人士、宗教受迫害者发声,因而遭当局报复。黄琦早年间已两次被捕获刑;2016年11月28日黄琦再被警方抓捕及抄家。黄琦在看守所期间传出受酷刑虐待消息,黄琦早前获得与代理律师会见时,斥习近平执政当局为「法西斯政权」。

今年7月29日,四川省绵阳中院秘密宣判,一审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合半判处黄琦12年有期徒刑,这也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异见人士最严厉的判决之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