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前員工維權五年無果久陷冤獄 律師:華為打通公檢法橫行深圳

2023.02.02
華為前員工維權五年無果久陷冤獄 律師:華為打通公檢法橫行深圳 美國擬對中國通訊設備提供商華為實施更嚴厲的封控,以切斷和美國供應商為華為提供任何產品。
路透社資料圖片

華為前員工李洪元追討薪資五年無果,更曾陷冤獄長達251天。他向本台現身說法,指華為儼如黑幫,打通公檢法,在深圳橫行無忌,他的經歷絕非罕有。有深圳資深勞務律師匿名向本台證實,華為受國家蔭護,任何涉及華為的官司,受害人恐永難沉冤得雪。

美國《華爾街日報》周二(1月31日)援引消息人士指,美國擬對中國通訊設備提供商華為實施更嚴厲的封控,以切斷和美國供應商為華為提供任何產品。一如以往,中國外交部隨即發聲力挺華為,稱美方的做法是赤裸裸的科技霸權。中方將繼續堅定維護中國企業的正當合法權益。

雖然華為一再發生壓制員工,甚至導致冤獄的醜聞,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日前再次為華為站台。(外交部新聞發布會截圖)
雖然華為一再發生壓制員工,甚至導致冤獄的醜聞,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日前再次為華為站台。(外交部新聞發布會截圖)

不過,這家受中國官方大力加持的中國科技巨頭,卻被其原本的員工批評無視法律法規,一手遮天。

華為前職工李洪元因追討年終獎金向華為維權,「蒙冤被抓」被投入獄中長達251天。由於公安方面違法辦案,當年抓捕他的案件經手人後來紛紛落馬。儘管如此,也都沒能撼動華為。他指,自己透過法律手段維權,但遭到巨大阻力,並一再敗訴,至今5年無果。

李洪元說:它現在無法無天,深圳市的那些判決,年終獎的那些判決,打華為勞動(官司)的都要敗訴。我現在目前就兩個案子,就一直輸嘛。就是那個年終獎嘛,2017年的年終獎。我是2018年12月被抓的嘛,2019年八月份被放出來的,案子是龍崗區中院,現在廣東省高院申請再審,廣東省高院已經拖了9個月了,還沒給我結果。經偵支隊的那個第八大隊的大隊長劉徐(音)已經被抓起來了,判了1年零4個月,那華為的那幾個主管沒事。

李洪元指,他的經歷並非個例,有同樣遭華為不公對待的人和他聯絡,包括華為前員工王志駿、劉寧和曾夢等,他們都有因勞資維權而被投入獄中的經歷,有人甚至因為與華為「為敵」,遭關押長達2年。

李洪元一方面揭示了華為鮮為人知的暗黑面,一方面他又揭發該公司在科技上其實並不發達,官方為其背書,僅為利用華為煽動民眾情緒為己所用。

李洪元說:官方還是挺他們嘛,那個外交部又替華為發言了。就是上面用來忽悠民粹的一個棋子嘛,忽悠老百姓說我們中國的科技有多麼發達。

有要求匿名的資深的律師向本台證實,在深圳,任何涉及華為的勞工維權案件,維權人從第一步——勞動仲裁開始,就困難重重。

他說:它是這樣的,勞動糾紛呢,首先要經過人事勞動糾紛仲裁委員會,先要經過勞動仲裁。要仲裁敗訴了之後,大批法院提起訴訟。小案子呢,(仲裁)傾向勞動者,大案子,比如說敏感的,像華為呀,這個往往是偏向公司的。誰敢得罪華為呀?我代理的幾個案子,我都明顯感覺到仲裁員在亂來。

一名姓楊的專業勞資問題律師向本台介紹,涉華為的勞資糾紛,被規定下放在深圳龍崗區阪田街道辦所屬的勞資仲裁機構進行。問題是,華為受到國家級支持,而中國的現實又是動輒用行政手段干預司法,那麼如何能指望一個街道辦事處在涉及華為的案件時能作出公平的裁量?

他說:他們負責接電話的人只是工作人員,深圳關外的這幾個區的仲裁委,基本上只管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的這個爭議。私營企業的,是在街道裡面管的。華為從工商登記上,不是國有企業,背後的那個咱們不管。這麼說吧,你面對華為的這樣一個,有非常大的影響力的一個企業,說實話你肯定是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我本人吧,是專門做勞動爭議的,我跟你講,反正中國的國情就是這樣。

本台記者就此多次致電華為深圳總部,但顯示該機構的電話被轉到了語音台。華為公司的法務也拒絕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請求。

本台記者又多次嘗試聯絡深圳市、龍崗區,半壇街道三級勞動仲裁委員會,但這些由官方公布的電話,一直沒能接通。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