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網信辦處罰逾兩萬帳號 8人涉疫情訊息列入「失信名單」

2021-11-19
Share
【言論自由】網信辦處罰逾兩萬帳號 8人涉疫情訊息列入「失信名單」 網名為「默然之後驀然」的女教師在網上的留言內容。
網絡圖片、微博截圖

大連、四川、山東等地多名網民近期因在社媒上發表與新冠疫情有關信息,被列入「失信名單」或要行政拘留。評論認為當局透過監控及揭發機制,全面管制民眾言論並從嚴處置,言論限制更勝歷朝。另外,中國網信辦公布,「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開展以來,近期處置了違規帳戶2萬多個,群主6500多個。

大連市教師因幾句話被列入失信名單

大陸社交平台微博、微信等,近期有十多人被警方處罰,理由是發表所謂「失實信息」或發布所謂「涉疫不當言論」。其中,一網名為「默然之後驀然」的微博用戶,本周三(17日)發表涉及疫情的言論,被大連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處以行政拘留,並將其列入「失信名單」。

大連市人民政府官方微信帳號本周四(18日)公布的《疫情防控期間失信聯合懲戒對象信息(第25期)》顯示,該微博用戶是一名幼兒園教師,她在微博寫道:「不希望大連疫情停止,希望能增加,越多越好」,原因是她是一名老師,非常不滿於學生和家長對其的「折磨」,導致其「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

官方通告指其發布關於疫情「不當言論」,造成所謂「惡劣影響」,故被行政拘留10日。

china-info3.jpg
大連警方11月17日通報網名「默然之後驀然」依法處以行政拘留。(網絡圖片)

網絡評論人士畢鑫認為,一位教師因幾句話被列入失信名單,處罰過重。

畢鑫說:這位老師被列入失信名單,有點過了。她最多是道德缺失,老師確實不應該如此說話。這種對文字的控制再一次升級。這一個月,因為疫情,不同的人均受到了失信聯合懲罰處理,首先對失信的處罰是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

畢鑫指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分為四個部分,包括政務誠信體系、商務誠信體系、司法誠信體系和社會誠信體系。倘若公權力濫用社會信用體系,以此限制言論自由,只會造成更大的問題。

畢鑫說:這次都屬於社會誠信體系,屬於當局為了提高全社會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而提出的規劃,限制言論和濫用權力去定性社會信用,只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失信懲戒包括限制乘坐飛機等

據官方介紹,「失信」對象將面臨聯合懲戒的各項措施包括限制股票發行、招標投標、申請財政性資金項目、享受稅收優惠等行政性懲戒措施,甚至會被限制乘坐飛機、乘坐高等級列車等。

大連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失信聯合懲戒對象信息公布的「失信人員信息」顯示,此次共有8人受到失信聯合懲戒。

央視財經報道,11月8日,四川攀枝花市男子蔣某某、程某在其微信朋友圈、微信群中發布含有「攀枝花仁和區出現二例陽性患者」的信息,被警方處以行政拘留10日、4日。

在山東,臨沂市蘭山區居民鄭某某,10月30日在其微信群發布「在白沙埠鎮某賓館查出一例新冠患者請遠離」的信息。警方指鄭某某、趙某某等三人因蓄意編造、傳播、散布謠言,受到查處。11月1日 ,濰坊臨朐公安發布通報,張某某在微信群散布涉疫虛假信息,給予張某某行政處罰。

china-info2.jpg
大連8個網民涉疫情言論,被列入「失信名單」。(網絡圖片)

告密成風 文革回潮

上述案例都與民眾在社媒上發表的言論有關。據知,在中國互聯網及社交平台,有無數監控人員和俗稱「五毛」的網絡評論人,他們每時每刻都在觀察網絡輿情,以便隨時舉報。

時事評論人士江鋒對本台認為,中國歷朝歷代都有告密文化,當下告密風的特徵在於越來越公開化、非法化。

江鋒說:因為他要高度控制社會,他對自己的統治有危機感,於是鼓勵民眾鼓勵官員相互告密,包括明朝到清朝都這樣。現在更進一步的搞警察治國、特務治國,發展很多線人。過去是秘密搞,現在大張旗鼓的搞朝陽大媽等品牌,實際是公開鼓勵民眾相互告密,其治理手段愈來愈非法制化。

但江鋒指出,當局通過鼓勵民眾相互舉報,導致民眾之間的不信任,甚至敵對。他說,這不符合執政者所倡導的社會和諧理念。

中國為整治互聯網而進行數個月的專項行動,本周告一段落。本周二(16日)中央網信辦副主任盛榮華在發布會上說:「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開展以來,中央網信辦已累計清理所謂「負面有害信息」40餘萬條,處置所謂「違規帳號」2萬多個,群主6500多個,解散話題3000多個。

記者:喬龍/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