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职中生深圳实习惨变奴工 一学生不堪工作折磨跳楼身亡

2021-06-29
Share
百名职中生深圳实习惨变奴工 一学生不堪工作折磨跳楼身亡 此次逼得余铭跳楼的华高王氏科技,此前也曾因压榨残酷导致工人罢工抗议,但罢工迅疾遭官方镇压。
资料图片

网传湖北省100多名未成年职中生遭校方以实习为名,安排到深圳工厂充当廉价劳工,其中一名学生日前堕楼身亡,事后学校、厂方及官方联手封锁消息及施压维稳,死者家人追诉无门。教育界人士指剥削实习生的现象在大陆至今仍然存在。(黄小山/程文 报道)

一名记者周二(29日)在社交媒体透露,湖北省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17岁学生余铭上周五(25日)在深圳工厂六楼堕下身亡。由于事发接近100周年党庆,深圳警方迅速维稳,无论同学还是工友,都被禁止传播任何消息,保安和工人也必须删除现场影像资料。

案发所在地的深圳市宝安区劳动局官员回应本台查询时表示,他们才是第一次从本台记者口中获知消息,此外甚么也不知道。

宝安区劳动局:没接到这个啊,你是第一次说哦。技术学校?他是上学还是工作?有证据吗?有证据的话来我们区里投诉。你跟我们说我们才知道。这边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甚么事情都不知道。

本台曾分别致电丹江口市教育局和校方查询,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而邻近十堰市的教育局则向本台证实,网信办周二早上已下达维稳通知。

十堰市教育局:昨天以前的话我们还不太清楚,就今天一大早,这个网信办的给我们下发了一个资讯,然后这边跟那个丹江教育局还有校方都联系了,他们那个学校和那个丹江口教育局都已经知道了,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它的确属于丹江口市教育局直接管辖的一所学校,以前的他们也没有跟我们汇报过。

余铭跳楼前,其实习带队老师在实习群里威胁同学,不服从学校和厂方的安排将会被开除。但该资讯已被官方遮罩。  (余铭亲友发布)
余铭跳楼前,其实习带队老师在实习群里威胁同学,不服从学校和厂方的安排将会被开除。但该资讯已被官方遮罩。 (余铭亲友发布)

曝光消息的记者原本并在社媒上转发了死者父亲的控诉。余父说,包括其儿子在内的100多名高二(职中)学生、平均年龄17岁,被学校安排到深圳工厂实习,在厂方严酷管控下,每天从事繁重的搬运工,他们被分成两班,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连生病和受伤也难以请假。

余父并指,形容余铭生活节俭,甚至连摔断的眼镜架都用绳子绑在头上使用。但学生们近一半的微薄工资,也被学校拿走,如果不服从就拿不到毕业证。他表示,儿子曾计画拿到毕业证后去当兵,保家卫国。

但仅几个小时后,余铭不幸的消息被全网封杀。

有亲人就读职训学校的律师蒋先生向本台指出,职训学校以实习名义,以毕业证相威胁,把学生送去工厂从事廉价劳工,该现象在大陆是常态。

蒋先生说:不让学生学技术,让学生去干活,与教学无关的。变相让娃娃去打工啊。他肯定不会有学生心甘情愿的。学生要拿那个毕业证嘛,他肯定以毕业证相要胁嘛。

高校老师王教授告诉本台记者,官方以发展职业教育为名,但实际上,把底层社会的孩子视为官商联手敛财的工具。甚至连孩子们的血汗钱也要拿走。

王教授说:他一般是上课一年或者一年半,剩下的时间到工厂叫做顶岗实习,他是工人的角色,厂家付给学生的工资一般就是2000多块钱,非常低,每个学生的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四分之一、会被返回到学校。就是拿学生做免费劳动力输出。学校管招生就业的人,就和学校领导层联合分钱了嘛,他们是一个利益链,至于说学生学到甚么技术,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这是近9个月来,至少第二名因不堪工作折磨,选择轻生逃避的职校实习生。去年9月底,16岁的山东职业学校学生李致材不堪每天10多小时的残酷劳动,从江苏省昆山市一家工厂跳下身亡。李致材生前曾把辛苦赚取的3000块钱转给父亲,热爱打手机游戏的李致材,自己则花1600元在网上购买一部新手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