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拍習馬屁無所不用其極 廣州村官聯絡外媒維權遭整肅

2020-09-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官方徵用村民土地導致村民權益受損,廣州村官因聯繫境外媒體監察遭整肅。(黃埔區官方發布、知情人提供 / 2020年9月9日)
官方徵用村民土地導致村民權益受損,廣州村官因聯繫境外媒體監察遭整肅。(黃埔區官方發布、知情人提供 / 2020年9月9日)

在中國廣州,一名底層村官試圖聯絡外媒,為社區民眾維權,但他被官方監控通訊工具,其後被當局控以「聯繫敵對勢力」的罪名進行司法迫害。有知情人士指出,因為廣東政府想討好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計劃在當地興建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所以任何反抗的聲音都可能遭嚴厲的打壓。(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本台記者周四(17日)獲悉,廣州黃浦區穗東街道廟頭社區基層社區(村)官員張漢德,因為試圖聯絡境外傳媒,想曝光當地政府的違法侵害,結果遭官方撤職並剝奪其個人財富的懲罰,並且有繼續遭司法迫害的可能。

據知情人告訴本台記者,廣州原來的城郊結合部城市化之後,利用原來村裡的土地資源,由官方主導成立了集體性質的經濟合作社以取代原來的村組體系,張漢德就是原屬廟頭村6組經濟合作社的負責人,因政府佔用了該村的土地資源,卻不予賠償,張漢德持續申訴無門,準備求助境外傳媒曝光時,被官方監聽了通訊資訊,因此成為被整肅的對象。

據穗東街辦本月9日發布的處理決定顯示,張漢德已經被停職,並被剝奪了經濟社股東資格,並仍在接受當地司法部門的調查。

本台記者第一時間聯繫上了張漢德,但他拒絕了採訪請求。

本台記者致電其所屬的廟頭社區辦公室,該辦公室證實張漢德已經離開,但她拒絕透露更多的資訊。

廟頭社區:我不知道他在哪裡呀,因為他現在……你是哪裡打過來的?他現在暫時不在我們這裡。

據知情人告訴本台記者,因為連手機都被全面監聽,張漢德現時沒有辦法對外說任何話。此外,因為廣東官方想在廟頭建所謂的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拍馬屁,所以任何反抗的聲音都可能遭嚴厲的打壓。目前還不清楚黃浦區警方最後是否會繼續升級對張漢德的打壓。

而傳媒人陳洪濤認為,正因為國內傳媒對有關問題不敢報道,張漢德才試圖求助境外傳媒,但官方迅速扣以敵對勢力的大帽子,試圖讓民眾噤聲。

陳洪濤說:他就是那種基層的、最底層的村組幹部,因為他這種身份,來限制他,來調查他。你認為你是為集體利益,但是他認為你妨礙了他的大局呀。不讓你維權嘛,國內的媒體不敢報,國外的媒體幫他們揭露一下,那也是一種管道嘛。但是,他就跟你說國外的是敵對的甚麼媒體。他認為這是丟他的人了嘛。

法學教授周其明亦指出,當局以行政手段撤一個社會經濟組織的負責人的職,甚至拾剝奪其私有財產,本身就是違法行為。而限制其對外發聲,也踐踏了當事人基本的言論權利。

周其明說:相當於是一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這個街道黨委怎麼能去剝奪一個集體經濟組織的股東權?你又沒在裡面入股。再說,哪一條法律規定他不可以跟境外媒體去聯繫?沒有的!頂多就是說在黨紀裡面,你開除他的黨籍可以,但是你不能剝奪一個人的社會身份。你停職他經濟社的社長,以及剝奪他的股東資格,那完全是無法無天了你知道嘛。

本台記者試圖就此採訪黃埔區街道辦,但該機構一直拒絕接聽本台記者電話。

近年來,隨著中國官方對社會的管控升級,數十年已被擱置的「裡通外國」再次成為獲罪的因素,而民眾的基本通訊,亦遭官方全面監聽監視,境外傳媒正常的採訪,亦被官方以越來越頻繁的抓特務的方式給予打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