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重罪指控“中國茉莉花”參與者

中東、北非國家爆發的反政府浪潮令中國政府高度緊張,目前最少有兩名人士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其中一人是哈爾濱女網民,她因轉發“茉莉花革命”的訊息被捕。其代表律師正啟程前往看守所與她會面,律師指責當局因言入罪。另一人是成都維權人士陳衛。周二繼續有維權人士被公安帶走,至今去向不明。中國外交部強調,沒有任何人或勢力,可以動搖民眾對穩定、和諧的期望。(馮日遙報道)
2011-02-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網名“渺小”的女網民梁海怡,周日下午在哈爾濱市政府廣場參與網民發起的“中國茉莉花革命”時被公安帶走,翌日其前夫收到公安局的拘留通知書,指她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拘留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記者多次致電梁海怡前夫的手機,電話已被關上。

為梁海怡作辯護的北京維權律師梁小軍,周二接受本台記者訪問時指,正動身前往當地見梁海怡,估計最快要到周四才能見到她,了解詳情後再作評論。他說,初步了解是梁海怡在網上轉發了其他人的一些文字,都是關於那個活動的網帖,他還要了解清楚箇中的內容,究竟是梁海怡本人撰寫或是別人的公開討論。

梁小軍律師指,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梁海怡,現時仍在偵查階段,未知最終梁海怡會否被起訴,他指,若當局單從她在網上轉載的文字而將她定罪,這肯定是因言入罪的又一例証,若被定罪最高刑期為監禁十年,要視乎梁海怡的言論引起幾大影響而定。

他說:“所謂煽動就是要看她所寫的文字,究竟是她本人寫或是轉載別人的,影響範圍有幾大,這些文字究竟內容是甚麼,可能祇是涉及言論自由範圍,或是有煽動的問題,依我看,這是因言入罪。”

哈爾濱市呼蘭區公安局值班人員,以未能核實記者身份為由,拒絕回應任何提問。

另外,成都維權人士陳衛的家人周二傍晚發出訊息,指陳衛已遭遂寧公安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通知發出日期為周一晚上9時半,簽發部門是遂寧市公安局,本台記者無法聯絡陳衛的家人,暫時未知被拘捕的詳情。

周二再有幾名異議人士遭公安帶走,包括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及廣州獨立中文筆會成員野渡,唐荊陵的妻子向記者指,早上丈夫準備探望前日準備參加集會時,遭人毆傷的維權律師劉士輝,突然收到公安來電要傳喚他,其後丈夫就被帶走強制旅遊,而周一曾到醫院探望劉士輝的獨立中文筆會廣州成員野渡,於周二中午時亦遭公安帶走,至今去向不明。

她說:“唐荊陵最初是被傳喚,其後公安到家叫他拿幾件衣服後被帶走,被旅遊了,其後接到野渡的太太來電,她告訴我野渡亦被公安帶走。”

唐太太指,野渡離開醫院後遭公安傳喚至周二凌晨兩時許才恢復自由,而曾往醫院探望劉士輝的廣東勞工維權人士李原風以及劉士輝的手機均已被關上,無法得知他們的去向。

至今仍有多名異議人士下落不明,其中包括北京維權律師滕彪、唐吉田及江天勇、上海律師李天天、四川作家冉雲飛、貴州民運人士廖雙元及其妻子吳玉琴等,他們的手機均呈關機狀況,記者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繫,他們的微博從周日起至今仍未更新。

其中失蹤三日的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其妻子金變玲周二上午到公安局查問丈夫下落及送葯遭公安拒絕,公安威嚇她指江天勇犯了大罪,短期內會下逮捕令,金變玲指責當局打壓丈夫。她說:“公安不讓我見丈夫,送葯亦不可,公安更警告我,指我丈夫犯了重罪,在偵查階段,命令下達就會通知我,威嚇要我配合他們辦事。”

患有高血壓的江天勇,已連續三日未有葯食,加上較早前曾遭公安毆打,金變玲擔心被囚的丈夫會遭公安施酷刑。

北京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周二在例行中記者會上,拒絕評論前日大陸多個城市,有民眾響應網民號召,參與“茉莉花集會”,馬朝旭表示不會回答跟外交事務無關的問題,他強調人民對政治穩定與和諧的期望,是沒有人或勢力可以動搖的。

他說:“中國改革開放30年來所發生的變化和取得巨大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廣大民眾的共同意志,維護社會穩定,促進社會主義和諧,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動搖不了的。”

至於被問到大陸對微博的管制,為何類似茉莉花、希拉里等不能搜索時,馬朝旭重申中國互聯網開放,政府鼓勵和支持互聯網的發展,同時亦對互聯網依法管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