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保送江天勇返父母家 709案妻探訪遭查問六小時

2019-03-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刑滿獲釋後一度失蹤的律師江天勇,周六(2日)下午被國保送回老家,但他透露並沒有完全的自由,而709案律師分析,不排除江天勇短暫露面後再會被控制。而前去探望江天勇父母的709案妻子王峭岭遭到警方查問,其後經她據理力爭,終得以在警方「監視」下探望江天勇。(吳亦桐/劉少風  報道)

在周六(2日)下午4時多,刑滿出獄後失蹤三天的江天勇,由國保「送返」父母家中。而在周五(1日)晚10時多,江天勇的父親、亦被送回家。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對本台指出,早前疑受到國保壓力,江天勇的父母只告知金變玲,在周四(2月28日)江天勇刑滿釋放的清晨6時左右,國保只允許兩父子短暫見面,江天勇擁抱父親希望和他一起回家,國保將江父推倒後將江天勇帶離;而江父和江妹就被軟禁在一間賓館。

周六上午,709案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與李和平的姐姐,一同到江天勇父母家,其後即被跟蹤而至的警察帶到派出所查問。而金變玲拒絕家人要她勿對外發聲的要求,再將事件進展與王峭岭被查問訊息一併在網絡上公開。

至下午時分,事件突然峰迴路轉,金變玲接到江天勇妹妹的微信電話,告知江天勇已回到家中,她其後與江天勇進行視像通話。江天勇對外界朋友問好並致謝,表示還沒有完全自由。

江天勇說:感謝大家!感謝大家,我知道大家都操心、都牽掛,我還行,跟大家說我挺好的,我也很感謝大家,大家這麼關心我。現在到屋(回家)之後,他們還(對我)剝壓政治權利。

金變玲對本台透露江天勇的身體狀況,她對丈夫未來的自由問題表示擔憂,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江天勇的處境。

金變玲說:我看著他比原來瘦了,臉色有點發黑。我說,我盼著你來,我很想抱抱你!他說我在剝奪政治權利呢;我說政治權利,你不能參加選舉,但是你有人身自由的權利,你可以和家人團聚。今天能和江天勇視頻,我心裡非常激動,但是我也擔心江天勇出來兩天就又「被失蹤」,所以我還是 (希望 )國際對江天勇這個事件進行關注,我也很希望各國的外交大使、各位朋友去看望江天勇。

709 案律師謝陽接受本台訪問時,回憶江天勇在709大抓捕後為被捕律師奔走,他對江天勇表示真誠的感激,但亦表達與金變玲同樣的擔憂。謝陽早前獲釋後,國保也准許他與家人團聚,但很快又將他帶到特定地點軟禁。

謝陽說:作為709(案)的律師們,我們非常感謝他(江天勇),他回家跟他夫人通話,並不證明他是完全自由的,可能他是在國保的陪同下先回家與父母住一段時間,如果他是完全自由的話,那麼王峭岭今天去他家裡看他父母的話,就不會引起當地警方警覺,因為我以前就是這樣的。在這樣一個集權體制下,行政當局從來就不會把法律當回事。

709案辯護律師認為,官方在江天勇獲釋後,反覆改變說法實是打亂709案家屬和志願人士迎接江天勇的計劃,亦是在國際壓力下消除影響的不得已選擇,但要提防當局在以後再令江天勇失蹤。

律師藺其磊亦指出,法律上並未對刑滿獲釋後、處於剝奪政治權利期公民的人身自由進行限制,因此江天勇理論上有自由旅行、會友等權利。

藺其磊說:剝奪政治權利是剝奪他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出國權和他的來回的自由權,包括他到哪裡去,這是沒有法律明文規定的。還要考慮以後官方可能讓他露一次面後,可能再次讓他失蹤,所以你們國際媒體還要再關注。

至周六下午5時多,王峭岭在派出所被查問六個小時後獲釋。王峭岭周五曾打通河南信陽國保支隊長李繼軍(音)電話,質問當局為何不釋放江天勇回家,他指江天勇被判了附加刑、現在正處剝奪政治權利期,但遭王峭岭斥責。在王峭岭的堅持下,她得以返回江天勇家中探望,但至本台截稿前,王峭岭和江天勇家人的電話難以打通,未知是否官方使用屏蔽設備。

現年48歲的江天勇,早年因代理敏感案件多次遭當局秘密羈押;709大抓捕之後,江天勇為被捕律師奔走,於2016年11月在長沙遭秘密拘捕,其後被當局以「煽顛」罪判刑兩年。江天勇疑受酷刑、被強逼電視認罪、違法審判等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重視,多個西方民主國家及聯合國專家促中共當局釋放江天勇及問責施虐責任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