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21世纪报系敲诈勒索案 媒体人沈颢尝四年铁窗刑满获释

2018-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0月21日,沈颢出狱后,与原同事在上海见面。(知情人提供)
2018年10月21日,沈颢出狱后,与原同事在上海见面。(知情人提供)

经历了4年牢狱,21世纪报系原总裁沈颢周日(21日)从上海监狱获释,有原属南方系的媒体人指,因其报系在新闻界具有的标志性意义,沈颢不但成为党产实施市场扩张的牺牲品,也成为整肃媒体的官方样本。(黄小山 / 李弘音   报道)

多位前南方系媒体人周日(21日)发布的一张图片显示,4年来一直被关押在上海某监狱的媒体人沈颢,已于当日中午走出监狱。

本台记者多次拨打沈颢的手机,但语音留言显示,他的手机已被转移到秘书台。

知情人贾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南方周末的前同事曾与沈颢见面,形容他精神状态不错,目前的安排就是休息,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再决定今后去向。

贾先生说:就昨天嘛,应该是上海市青浦的监狱嘛,一直关著嘛。他肯定先看看父母、休养两天,然后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嘛,走一走看一看呢,再考虑未来干啥嘛。

在谈及沈颢的遭遇时,贾先生认为,这是中国近20年来,一直被视为党产的媒体在市场化过程中,媒体风云人物命运的缩影。在这近20年来,具有代表性的媒体,如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体坛周报等的掌门人都先后入狱。

贾先生说:应该说中国从1995年到2015年,中国纸媒或者说市场化媒体的黄金期,他作为代表性人物嘛。其实你现在回过来看,中国市场化纸媒,从《体坛周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导》、当时市场上比较风云的代表性人物,基本都进去了。其实媒体是在市场化过程中,也是一个产权不清晰的。只要是在这种体制下,就容易出事。

另一位原南方系媒体人江先生称,作为媒体的主管,也许在要求采编分离上有一些问题,但这只是中国媒体的惯例。并且,真正实施大规模新闻敲诈的一直是官媒,沈颢和他掌管的21报系在职业操守上,在中国已经算做到很好的了。他认为,因为沈颢在新闻界属偶像级人物,因此,官方将其作为打击对象,本身就被认为是对南方系的一次有针对性的伤害。

江先生说:如果新闻本身没有问题,那就不能说是拿新闻来敲诈勒索。他报导了对企业的负面新闻,之后投了广告以后就不报导了,从新闻道德上来讲是有问题的嘛,但问题在于在中国来讲不是很常见的嘛?沈颢如果他一直是做记者,他肯定能守住一个底线嘛。但是他是一个经营者,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环境里,能做到他这个程度,已经算很洁身自好了。因为他的确是新闻人中的一个偶像般的人物,中共选择打击他,是媒体的一个管束计划。

而原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也认为,就从个人职业操守来说,沈颢并没有甚么问题。他认为,是在长期的财经类的报导中,21世纪报系得罪了很多利益群体而遭报复,而沈颢成了牺牲品。

笑蜀说:我觉得他应该是触犯了某个利益集团吧,然后对方报复,大概是这样。我不认为他个人有道德上的问题,在这个报复当中,他成了牺牲品。

笑蜀还认为,沈颢未获南方报业内部的基本保护,是因为随著持续的整肃,现在的南方报业早已是物是人非。原来那种担当早已不复存在。

广东南方报业集团没有就沈颢获释接受采访。

沈颢原是南方报业集团资深媒体人,曾先后就职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2014年9月,时任21世纪总裁的沈颢等人被警方带走,21报系内约30人被抓。翌年底,沈颢被上海浦东法院裁定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罪成,判刑4年。其馀被告人分别处一年半至10年半不等。官方同时对21世纪报系严肃整肃,21世纪网被封,员工遭遣散。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