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從集中營獲釋後仍被囚新疆 哈薩克公民續向中領館抗議

2022.03.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夫從集中營獲釋後仍被囚新疆 哈薩克公民續向中領館抗議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Altynai Arasan)和丈夫葉爾波拉提·胡斯曼(Yerbolat Kusman)的合照,背景是被關集中營一年多獲釋的丈夫獲得的無犯罪證明。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 提供

一對原籍新疆的哈薩克斯坦夫婦,丈夫被新疆當局誘迫回疆後即被關入集中營,理由是他不抽煙喝酒,被認定為宗教人士。他被關押期間遭非人對待及強迫服食藥物,獲釋後至今被軟禁新疆並被禁就醫及離境。受害者的妻子曾冒險到新疆尋夫,卻被沒收護照及受到當局死亡威脅,幾經周折終於獨自返回哈薩克斯坦。她對本台表示,他們的遭遇揭破中共謊言,指中共正針對突厥穆斯林進行種族滅絕。新疆集中營吹哨人呼籲國際社會將中共「種族滅絕」行為視為戰爭。

哈薩克斯坦公民阿勒特那依·阿拉山(Altynai Arasan)向本台披露,她的丈夫葉爾波拉提·胡斯曼(Yerbolat Kusman)是新疆「集中營」逾百萬被關押者之一,被關押逾一年期間遭非人對待及被強迫服藥,獲釋後至今依然被中共當局軟禁在新疆當地,無法出境與家人團聚。新疆當地官員並強迫丈夫與她離婚及對他們發出死亡威脅。

因從集中營獲釋的丈夫仍被囚新疆當地,哈薩克斯坦公民阿勒特那依·阿拉山(Altynai Arasan)連續227天在中國駐阿拉木圖領事館前抗議。(阿勒特那依·阿拉山 提供)
因從集中營獲釋的丈夫仍被囚新疆當地,哈薩克斯坦公民阿勒特那依·阿拉山(Altynai Arasan)連續227天在中國駐阿拉木圖領事館前抗議。(阿勒特那依·阿拉山 提供)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和丈夫葉爾波拉提·胡斯曼出生於新疆阿爾泰地區。2009年阿勒特那依移居哈薩克斯坦,兩年後,葉爾波拉提·胡斯曼也來到哈薩克斯坦,兩人並舉行了婚禮。他們在哈薩克斯坦巴甫洛達爾過著非常平靜幸福的生活,葉爾波拉提·胡斯曼當時的工作是廚師。

2016-2017 年,中共當局要求境外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等返鄉,然後對其抓捕。葉爾波拉提當時也被新疆警方要求從哈薩克斯坦返疆,於2017年10月27日被關押進阿勒泰市集中營。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指出,當局提出的兩項關押理由極其荒唐,包括葉爾波拉提·胡斯曼曾到過哈薩克斯坦;另一個理由是葉爾波拉提·胡斯曼不吸煙、不喝酒,因此就被當局確認為宗教人士,而中共當局稱信仰伊斯蘭教的人是「恐怖分子」。

丈夫被關集中營後,阿勒特那依·阿拉山冒險到新疆尋夫,期間無法獲知丈夫的任何消息,及至2018年12月28日丈夫從集中營獲釋。因為酷刑和被強制服用不知名藥物,葉爾波拉提·胡斯曼的身體狀況很糟糕,但中國政府不允許他到醫院就醫,也不允許他回到哈薩克斯坦,甚至逼迫他與妻子離婚,以斷掉其回到哈薩克斯坦的念頭,甚至還對他們發出死亡威脅。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說:我的丈夫到現在還被監禁在家中,無任何權利和自由。當地政府禁止他來哈薩克斯坦和我團聚;他在集中營的時候吃了莫名其妙的藥,他失去了健康,想去醫院檢查,但是當地政府不讓他去。我丈夫被監視,被迫說假話,甚至中國政府還逼迫他和我離婚。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的哈薩克斯坦護照被中國政府沒收,她還受到逮捕威脅;2019年9月,中國政府歸還了她一本中國護照,她使用這本護照獨自一人回到哈薩克斯坦。阿勒特那依·阿拉山說,很多被關集中營的穆斯林並未被釋放,而部分人獲准離開集中營,但隨即進入被監控狀態。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說:被關進集中營的人並沒有全部釋放,就算有一部分被釋放出來了,他們也只是從有鐵網的小監獄換到了沒有鐵網的大監獄中。在那裡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人身自由,被監視、被恐嚇。我們是無辜的,我們不是恐怖分子,我們是愛好和平的人民。中共經常說為了人民服務,中共破壞的都是無辜的家庭。

當她回到哈薩克斯坦後,中共官員強行闖入在新疆的丈夫家中,逼迫其承認在集中營「學習了烹飪技術」等。阿勒特那依·阿拉山指丈夫早就是廚師,根本無需去集中營學習烹飪,丈夫的案例揭示中共正在針對突厥穆林進行種族滅絕。

阿勒特那依·阿拉山說:我的丈夫在沒有被關進集中營前就會烹飪,他在被關押的時候見不到自己的家人,遭受了酷刑毆打,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是學習營?那是中國政府針對語言是哈薩克語、信仰是伊斯蘭的哈薩克人的集中營,是種族滅絕!

2021年2月8日起,阿勒特那依·阿拉山與其他被關押在新疆的哈薩克人的家屬帶著親人的照片和海報,到中國駐阿拉木圖領事館進行無限期抗議活動,先後持續227天時間。中國政府未做任何答覆,還向哈薩克斯坦當局指控他們是「恐怖份子」。

國際特赦組織曾在2018年到哈薩克斯坦調查,很多哈薩克斯坦人告訴該組織家人被關集中營的個案。(國際特赦圖片)
國際特赦組織曾在2018年到哈薩克斯坦調查,很多哈薩克斯坦人告訴該組織家人被關集中營的個案。(國際特赦圖片)

流亡瑞典的新疆集中營吹哨人、哈薩克人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Sayragul Sauytbay)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新疆集中營的罪行被曝光世人面前後,中共卻以「職業培訓」以及「很多人已經培訓結束」的謊言掩蓋罪惡,葉爾波拉提·胡斯曼的遭遇就揭穿了這種謊言。

沙依拉古麗希望國際社會認識到,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熱戰相比,中共針對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等穆斯林的種族滅絕,也是另外意義上的一場「戰爭」。

沙依拉古麗說:在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族、哈薩克族,還有其他民族都在被中共種族滅絕,中共為了欺騙國際社會,不停在做假宣傳和編造更多的謊言。為了掩蓋自己種族滅絕罪行,我相信中共甚麼樣的謊言和假象都能做得出來,我希望整個國際社會能夠把種族滅絕當作一場戰爭!

據人權組織的報告,近年,中共當局將逾百萬在新疆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等突厥穆斯林關入集中營。英、美、加拿大、立陶宛等國家的議會先後認定中共對維吾爾人等穆斯林正在進行「種族滅絕」。2021年,總部位於英國的「維吾爾法庭」(Uyghur tribunal)裁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

在逐漸加大的國際壓力下,中共當局不斷將集中營描述為「職業技術培訓中心」;2019年12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前主席雪克萊提·扎克爾稱,「教培中心」全員已經全部結業,但此後維吾爾人、哈薩克人不斷曝出拘禁個案,證實中共當局並未關閉「集中營」,被釋放者大部分也依然處於軟禁狀態。

中國駐哈薩克斯坦使館未回應本台置評請求。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畢子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