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和张家港分别发生工人堵路示威

重庆及江苏省分别有工人为争取合理权益进行堵路抗议,其中重庆涪陵区三百多名下岗纺织工人,抗议厂方拖欠至少三个月工资及遗散费,用金属挡板堵塞主干道示威;而江苏省塘桥镇一制衣厂的五百名工人,就堵塞国道抗议被减薪及延长工时。有劳工维权人士批评厂商剥削工人。(冯日遥报道)
2009-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重庆市涪陵区金帝纺织集团逾千名工人,近日接获资方发出的通告,指工厂已被申请破产,要停业点算资产,由于工人已被拖欠至少三个月工资,加上厂方又拒绝给予遣散费,令很多工人不满。

工人张小姐指,工人多次要求与厂方代表交涉无果,所以迫于无奈在周一晚堵路抗议。她说:改制前,工厂已拖欠我们工资几个月,现时又不理会我们工龄多少,祇肯支付月薪,我们这儿有很多工人在这儿已工作了好几十年,至少的都有十多年,厂方竟不计算在内,我们祇得数千元工资,工人都很气愤,晚上集体堵公路去。

张小姐说,车间有三百多名车工,他们将近一百块金属板放在厂房外的公路,堵塞交通,不久后有数十部警车及政府车辆,载来了数十名交警及政府领导,官员承诺周二为工人解决问题,所以,工人大约在半个小时后结束堵路行动,自行离开公路。堵路期间,主干道的两边的汽车排了上一百米的长龙。

周二下午市政府及劳动局人员到厂房与工人谈判,其后向工人垫支一至三个月的欠薪。另一名员工周女士说,政府指工厂严重资不抵债,被申请破产改制,资产如何分配要等法庭判决。周小姐说,清盘手续需时,很多工人都放弃继续追讨。她说:都是政府发的工资,我祇拿到三个月工资,还拖欠我两个月,政府说要拿单据,我那有单据在手,很多工人都同我一样,现时不知如何是好,听天由命罢。

涪陵区劳动局人员李先生向记者指,金帝集团属于市内一所老企业,因为经营不善,严重资不抵债,所以才被勒令破产改制,至于逾千名工人被拖欠工资及遣散费,李先生指,事件已进入法律程序,不便多说,李先生又说,当局是有政策安置下岗工人的。他说:依法律程序完成破产改制后,企业可以重新以股份公司运作,至于下岗工人方面,我们亦有就业政策配合的。

另外,江苏省张家港市塘桥镇一间制衣工厂,同日亦发生工人堵路抗议事件,近五百名工人周一早上将工厂门前的204国道围堵,抗议工厂大幅度扣减工资,却又延长工时,数十部警车到场维持秩序,市政府及劳动局人员到场,约在半小时内劝退工人。记者多番尝试接触堵路示威的工人,但都不成功。

塘桥镇劳动局工作人员陈先生表示,发生工人堵路事件后,他们与市政府人员已马上到场调解,陈先生指,劳资纠纷祇是一场误会,当局正与厂方联手解决问题。他说:是厂方与工人发生误会,我们已派员到厂,与他们协商解决,问题正在解决中,当然工人要百分百满意,是不太可能罢,我们会尽力协商。

至于堵路事件中,有无工人被捕,陈先生说,事件正在顺利处理中,没有工人被捕,周二亦没有工人再堵路。记者又多次追问制衣厂的名称,但陈先生都拒绝透露。

记者其后成功接触到厂厦的业主叶女士,她承认周一早上有工人堵路抗议,但她指事件与她无关,拒绝与记者详谈。她说:我们那边有个空置的厂房,所以,我们将它租了给一间私人制衣厂,这间厂与我们这儿无关。

江苏张家港市劳工维权人士陆杰指出,金融海啸影响下,市内很多工厂陷于半停工状态,陆杰批评无良企业,扣减工资还要延长工时,剥削情况变本加厉。他说:近年很多企业倒闭,相继因为无订单,工厂已处于半停产,工人加班没有加班费,收入少了很多,现时企业还要大幅减人工,工人怎能生活下去。

陆杰又说,张家港市有很多外来民工,他们都缺乏劳工保障,失去工作,又无钱回乡,将为社会带来严重打击,陆杰促请当局尽速解决失业下岗问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