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检法司四部委同日发布扫黑文件 三大刑罪严控言论

2019-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21日,大陆的全国扫黑办同日发布四个司法解释性文件,引发广泛关注。(中央政法委官方发布)
2019年10月21日,大陆的全国扫黑办同日发布四个司法解释性文件,引发广泛关注。(中央政法委官方发布)

大陆的全国扫黑办周一(21日)连续发布4份分别由公检法司四个部委联合印发的指导性交件,法律界认为这表明持续了近两年的扫黑除恶运动再度升级,其中网路言论也明确被纳入扫黑除恶范围,并要求以三大刑罪处理。(黄小山/锺广政  报道)

全国扫黑办周一(21日)在北京同时发布四套关于打黑的谘询文件,分别涉及非法放贷、利用资讯网路实施黑势力犯罪、公职人员涉黑犯罪及跨省执法等问题。

中央纪委常委国家监委委员、全国扫黑办副主任崔鹏解释,专项斗争已进入爬坡攻坚的新阶段,形势更加复杂,任务更加艰巨,并且也是将过去的实践经验提升为常态化制度等。

对此,法律界和传媒界均认为,无论是言论入罪,还是对非法房贷的严管,都意味2年前担忧的言论者「被黑打」已成事实,并成为常态化。此外,这些出台的系列意见,也是对社会的政治、经济层面、以及社会各阶层都实施严厉管控的标志。

比如,意见中提出对发送侮辱性资讯、图片,以及利用资讯、电话骚扰等方式,威胁、恐吓、滋扰他人的行为,应依法严惩。

涉及经济利益的,可能被以非法经营罪、或敲诈勒索罪入刑,即使是不涉及经济往来,言论者也可能被以寻衅滋事罪入刑。

法律界人士严先生表示,相比几年前还仅仅「打大V」等意见领袖,现在则是公开以司法方式,针对所有线民和自媒体运营者。他认为,急剧降低的言论入罪门槛,让寒蝉效应迅速弥漫。包括法律人在内的人士,为了避祸,也不得不进行自我审查。

严先生说:5年前也不过是就搞一些大V呀甚么的,也没有说针对一帮普通人开刀。我觉得这个入罪的门槛确实是大大的降低了。像我们这些做律师的,我们也觉得有危机感,以后比如说在一些公共平台发言也有很大的顾虑呀。公共发言的话,可能也要对自己进行非常严厉的自我审查,或许才能规避一些风险。说不定甚么时候就把自己给整进去了。

严先生还指出,官方的意图在于推进扫黑除恶运动,但司法部和公安部本身没有制定司法解释的许可权,因此,由他们推出这四个所谓的指导性意见,其出台过程本身就程序不合法。

严先生说:这四个档就是一天出来的嘛,更多的要进一步推动扫黑除恶。但是公安部跟司法部实际上没有制定司法解释的权力的呀,像这种意见,严格来讲在判决书当中是不能引用的。

另一法律界人士于全则认为,从反非法借贷的文件看,打击臭名昭著的高利贷没有问题,但涉及到对当事机构或个人的定性问题,这种立法解释性的文件,应该由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制定并发布,而不应该是具体的司法执行机构的许可权。

于律师说:这个是本来是打击那个高利贷的,这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涉及到对犯罪的定性量刑的事情,应该是由全国人大来发布这个事情。法不溯及既往是最基本的原则,事实上它这两个问题是最核心的问题。搞不懂它是甚么意思。

在法律之外实施严打,其本身是否在制造更多冤案?对此,公安部和司法部门迄今都没有回应。

习近平上台后,加强了舆论管控。2013年8月,中国官方首次对微博大V进行集中打击,抓捕在网上举报高官的记者刘虎等人,此后,言论管控即逐渐升级。迄今为止,已知至少有数百人因言论被抓捕、拘留,甚至被判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