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事件律师李春富遭1年半酷刑逼疯

2017-0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1月14日,多位律师与李春富一起到医院检查,陈建刚律师(左)及程海律师(右)陪伴在侧。(吴亦桐提供)
2017年1月14日,多位律师与李春富一起到医院检查,陈建刚律师(左)及程海律师(右)陪伴在侧。(吴亦桐提供)

709大抓捕的律师李春富,在被关押近1年半后,在周四(12日)获取保候审返家;多位律师周六(14日)陪同他到医院检查。院方确诊李春富患上精神分裂,已安排入院观察和治疗。维权律师们谴责当局对709事件律师的酷刑迫害。(吴亦桐 / 刘少风 报道)

709事件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向外发布消息,指北京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周四(12日)通知李春富的妻子毕丽萍,将李春富接返家中。李春富骨瘦如柴,眼光呆滞,看似60多岁的老人,精神时刻处于恐惧之中,出现“迫害妄想”和暴力等异常行为。

律师程海、陈建刚、黎雄后、李方平等人,周六(14日)陪同李春富到北京回龙观医院进行身体检查。据律师陈建刚透露,医院已确诊,李春富患上精神分裂症,现已入院治疗。

陈健刚说:已确诊为精神分裂,已明确确诊他是精神病人,被逼疯了。他的体重应该下降20斤以上,他的精神现在处在极度的惊恐当中,我们都很清楚他现在精神状态不正常,恐慌害怕,他私下不停的抓我,总是问会不会来抓他,说“我出来就在家待著,甚么都没干”、“咱们这样不好吧,我们都在一块,这样会不会出事啊?”,现在基本上是惊弓之鸟,惶恐不安。

陈建刚又说,以目前李春富的精神状态,他无法对外陈述在被关押期间的遭遇;其他人亦不敢询问有关情况,害怕会刺激他。

李春富的遭遇公开后,多位律师斥责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特别是对709律师的酷刑迫害。据悉,李春富在被正式批捕之前的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非人道虐待,刚烈的性格在前6个月已受到重创。

陈建刚说:所谓的对政治犯指定监视居住,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被羁押人的待遇,他们所遭受的种种磨难,我现在有足够的了解。对出现的这种把人逼疯的情况,我个人完全不意外,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任意的方式,只要整不死你。甚至明确的想法就是把你整疯,要把你变成一个废人,你出去以后也别想告状,去控告甚么的,所谓指定监视居住就是像人间地狱一样。

王峭岭和一些律师,周五(13日)赶去李春富家中。据王峭岭透露,李春富现在的状态与被抓前判若两人。在探访者与李春富告别时,他突然片刻清醒,紧紧抱住同行律师说,“请一定关注我”。王峭岭回顾,李春富14、15岁时辍学南下打工,经历诸多磨难,后自学法律通过司法考试。因为代理人权案件,曾被当局关入牢狱,遭到各种殴打和威胁,未曾被磨掉锐气和勇气;但709事件后1年半的监禁,就将他的精神摧毁。李春富被逼疯的遭遇亦令王峭岭、李文足等人,更加担忧李和平、王全璋等律师的生命安危。

据悉,李春富是与另1位709律师谢燕益,于1月5日同一天获取保释放,谢燕益与家人通话后依然被警方安置在天津某地,家人始终无法可以见面;多位维权律师分析,因李春富的身体和精神都受重创,警方难以善后,这才是李春富在取保7天后被警方送回家的直接原因。

而国保威胁李春富妻子毕丽萍,不得对外界透露任何资讯,否则把李春富再次收监。毕丽萍最初对外封锁消息,但她无法应对李春富随时爆发的精神异常状况,遂打电话向王峭岭求助,李春富遭遇始曝光;但毕丽萍依然不敢将很多细节披露出来。

维权律师马连顺呼吁受害律师家属,要公开当局的恶行,目前仍在看守所的709当事人家属和被指定监视居住中的江天勇家人,要尽快向各级司法部门质询,自己的丈夫是否亦遭受如李春富一样的待遇?

马连顺说:李春富的家属没有签字,他们为甚么给送回来?王宇、赵威啊,多少早出来的一直控制著,为甚么这个人送回来了,就是因为他的精神病,他们看到了,所以只有送回来了。现在就要问(李)和平、(王)全璋,谢阳,还有其他在里面(看守所)的人是不是也受到这样的遭遇,他们的健康状况怎么样?不要再抱希望了,家属一定要站出来,只有站出来敢于抗争,里面的人才会好过一点。

李春富是709律师李和平的胞弟,在2015年7月10日,李和平被国保带走后,李春富为兄长奔走呼吁,同年8月2日,天津警方将李春富从家中带走。李春富曾代理法轮功学员、艾滋病感染者、失地农民维权案等,期间多次遭当局威胁和打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