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起聯署建議人大修憲被失蹤 律師盧廷閣處境令人擔憂

2019-03-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因發起《修憲提案建議書》徵集連署,並打算在兩會提交,而遭當局派人帶走控制。(盧廷閣推特圖片)
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因發起《修憲提案建議書》徵集連署,並打算在兩會提交,而遭當局派人帶走控制。(盧廷閣推特圖片)

河北省人權律師盧廷閣,近日發起公民聯署,準備向兩會提交《修憲提案建議書》,要求改善立法制度,卻被當局派人帶走失蹤。有份聯署的律師表示,修憲提案建議已收集到近千名民眾簽名,估計當局怕影響政權,所以將發起人強行帶走控制。(黃樂濤 報道)

河北省石家莊市標致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盧廷閣律師,上月底在網上發起《修憲提案建議書》徵集連署,引起大批民眾簽名支持,原定周二(5日)提交人大、政協兩會。但盧廷閣近日突然失蹤,有自稱是「盧廷閣朋友」的人士發表聲明,並致信律師同行,指盧廷閣因提出修憲,被市司法局人員帶走「學習四、五天」。本台周二(5日)多次撥打盧廷閣的手機,但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本台聯絡上盧廷閣的同事李律師,他表示已有數天不見盧廷閣上班,數天來不斷撥打其手機,但都處於關機狀態,所以現時都不知道到底盧廷閣是被當局抓走,還是去了哪裡。

李律師說︰我還找不到他,我有事找他也打不通電話,我不知道!你問我,我都不知道他去哪兒,我還找他呢。

本台致電市公安局了解,但當值警察要求記者致電另一個部門查詢。

警察說︰也不知道是哪個部門帶走的嗎?你不確定,是嗎?給你一個電話吧,你看他們那邊有沒有記錄吧。

本台按照這個電話號碼撥打至相關部門,接電話的人員表示會在查詢後回覆本台,但直至截稿時,仍未收到回覆。

而市司法局的電話則無人接聽。

盧廷閣提出的修憲建議指出,中國長久以來由於立法修法邊界不明確,導致人大常委經常越界甚至取代了人大立法,造成頻繁立法、修法的現象,從而影響到憲法、法律的實施和尊嚴。從立法的分工看,人大所立之法規均是重要的、基本的法律,而人大常委會所立之法就是次要的、一般的法律,是對人大立法的補充。

但在實踐中,經常出現人大常委會對一些應當是基本的法律進行立法,在人大閉會期間補充和修改了大量法律。他建議透過修憲,廢除人大常委會對人大制定法律的補充和修改權,改由人大行使,更符合法理,並能提升立法質量。他強調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首先應從回歸立法機關的基本職能做起,各司其職,社會才能進一步走向法治。

參與聯署的律師覃永沛表示,現時已有近千人聯署,至於盧廷閣的情況,暫時沒有消息,唯有通過河北的律師,不斷向當局打聽情況,希望有進一步的消息。他指,其實盧廷閣趁着兩會期間向政府提出修憲,並沒有違法,這只是一個公民行使應有的權利,但當局就不接受任何意見,在兩會期間要禁絕所有聲音,將所有發聲的人都控制。

覃永沛說︰我都找了600多名人士簽名,(現時)起碼有800人以上,你明白的,修改憲法主張公民權利,公民權利對當局危險最大,威脅最大。中國制定法律,沒有給予公民參與的,由共產黨內部的人來制定。公民參與,肯定危害了她(當局)的政權,開兩會肯定如臨大敵。目前,對老百姓、公民都是這樣(控制),何況律師。

律師盧廷閣經常代理一些敏感案件,目前代理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律師余文生的案件。他曾於2017年底,在四川省涼山州會理縣法院出庭時,被扣押電腦、手機等物品,庭後還被法警毆打至送院急救。

除了盧廷閣因提出修憲被打壓外,過去亦曾發生多宗同類事件,北京律師余文生於去年初因發表關於修憲的公民建議書,內容包括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其職權併入國家主席職權範圍、建議最高法院院長及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由國家主席提名,全國人大通過產生等等。其後余文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直關押至今。

另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2008年,因起草一份《零八憲章》,提倡修憲、三權分立等主張,被當局在2009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入獄11年,他於2017年患病去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