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彭永和被警察帶走 曾連發公開信責清零以人命為代價

2022.04.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人權律師彭永和被警察帶走 曾連發公開信責清零以人命為代價 上海人權律師彭永和近日連續兩次就上海封城致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市長龔正,要求更正錯誤措施,開放醫院等。
人權律師莊道鶴提供

上海封城致次生人道災難頻發,人權律師彭永和連發兩封致上海領導的公開信,卻在周四(21日)突然失聯,疑因此遭當局報復被警察帶走。官方目前繼續全方位封殺民眾質疑和抗議清零的聲音。

周四,中國人權律師彭永和的手機先是被警察強行拿走,其後彭永和與外界失聯。

china-lawyer2.jpg
上海市嚴格執行「動態清零」政策,封控手段不斷升級,周三(20日)浦東新區等地開始封路。(上海居民季孝龍提供)

彭永和近日兩次發表致上海市委書記周強、上海市市長龔正公開信,要求他們解封上海。一些中國人權律師認為,彭永和的失聯與這兩封公開信有關。

本台致電彭永和所屬轄區的上海浦東新區航頭派出所,當執工作人員承認彭永和被帶到該所,但該部門警察以不得透露隱私為由拒絕告知是否已對彭永和採取強制措施、及其理由等,讓記者向該所治安部門了解詳情。

上海航頭派出所值班人員說:彭永和他被我們帶到這裡了,他是甚麼情況我也不清楚。

航頭派出所治安部門警察說:我們這邊是治安窗口,我們這邊,問公民的個人隱私以及他的行蹤,需要家裡人來航頭派出所查詢。

中國法律學者、浙江人權律師莊道鶴向本台表示,彭永和作為一名懂法的律師和公民,一次次的去驗證中國法律,卻一次次碰壁,只能顯示中國法治環境的黑暗。他認為這次當局是要將抓人當作嚇唬手段,估計彭永和應該很快就會被釋放。

莊道鶴說:彭永和作為律師,他首先是個公民,他發表公開信,是在行使言論自由和公民依據憲法對政府諫言、舉報、控告的權利,彭律師作為一個法律人有這樣的遭遇,還是說明中國現實當中的法律權利還是得不到保障的。由於這個本身就是公民的權利,我還是相信彭永和被抓事件結果不會嚴重到哪裡去,不過是對他進行壓制和警告吧。

但湖南人權律師文東海卻對彭永和的處境表示擔憂,認為當局為了繼續推行「動態清零」政策,可能會對挑戰紅線者殺一儆佰。

文東海說:彭永和必竟是直接針對李強,它們要想繼續清零政策的話,那麼這些人它必須要打壓一批,特別是那些表現突出的,它才能夠壓得下去。

上周三(13日),彭永和發表了一封題為《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六個耳光公開信》,質問上海封城造成諸多人間悲劇,卻為何不能令李強清醒,他決定為死於疫情、得不到救治、忍飢挨餓的市民,以及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打出六記耳光,以責官方失職。彭永和還在這封公開信末提出尋找中國失蹤的人權律師唐吉田。

上周五(15日),彭永和再發表題為《督促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上海市長龔正解封盡職》公開信。再次譴責上海當政者缺失擔當在中央的「動態要求」下放棄上海原有的「精準防控」政策,因而造成人道災難,但卻不知道及時止錯,猶如一場當代文革,明知封城政策需承受巨大代價仍選擇繼續前行。他在信中質問兩名上海高官「你們的大局到底是把人作為政治政策的目的還是工具?」他要求上海當局堅決放棄不適合在上海繼續實施的清零防疫政策,並率先開放醫療系統,恢復所有的公立醫院門診。

英國華人學者、「張展關注組」創辦人王劍虹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在中國政治高壓下能夠為民眾發聲的人總是要付出高昂的代價。王劍虹呼籲外界為他們發聲。

王劍虹說:看到彭永和又被抓的消息,他在這次上海疫情封城之後頻繁為民請願,他寫了公開信,其中他說:你們憑甚麼讓一個無辜的生命,為你們的政治政策買單?在一個極權國家,大多數人在高壓下畏懼、沉默。要捍衛人的基本權利與尊嚴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總有人要挺身站出來,彭永和、張展、唐吉田就是這樣的勇士,關注他們、聲援他們,就是保護反抗暴政、爭取自由的火種。

原籍為江西省鷹潭市的彭永和,自2010年獲得律師執證後多次代理敏感案件,及就公共事件發聲,709大抓捕後,2017年他公開退出上海律師協會,這些招致他遭當局持續的打壓和報復;2018年1月他以「跳黃浦江」、2020年5月,他再以上街掛牌乞討的行為藝術方式,抗議當局阻止其正常執業。

2021年1月,因聲援在武漢疫情爆發後前往調查真相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張展等,遭上海司法局注銷律師執照。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畢子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