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再罗织王全璋罪状 律师斥黑社会式办案拒作证

2018-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4月26日,天津河西分局公安(图)要求律师程海就王全璋案作证被严厉拒绝。程海斥关黑社会式办案。(吴亦桐提供)
2018年4月26日,天津河西分局公安(图)要求律师程海就王全璋案作证被严厉拒绝。程海斥关黑社会式办案。(吴亦桐提供)

公安再罗织王全璋罪状 律师斥黑社会式办案拒作证

709律师王全璋案被补充侦查,天津公安近日紧锣密鼓罗织新罪状,再向律师程海和蔺其磊取证,但两位律师以辩护人身份拒绝作证,指责王全璋案所有办案机关的违法行为,是中国司法史上最荒唐和耻辱事件。(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对王全璋案进行补充侦查的天津公安,周四(26日)分别到安徽合肥及云南昆明,突击寻找在两地出差的北京维权律师程海和蔺其磊,要求他们就王全璋早年代理的两宗案件接受证人询问。

程海和蔺其磊都以辩护人身份拒绝公安的作证要求,强调王全璋被关押逾千天,当局拒绝其律师会见及阅卷,两位律师已多次提告办理王全璋案的公检法机关,都石沉大海;如今公安再罗织罪状来向两位辩护律师取证,实是中国司法史上最荒唐和耻辱事件。

程海律师向本台透露,周四上午天津河西分局公安徐颖来及北辰分局的公安闫时杰到他所在的合肥某小区,要求他讲述王全璋在2013年代理大连一宗涉及法轮功案件情况,但被程海拒绝。程海指斥天津公检法机关黑社会式办案,并表示不排除对两位「迫罪取证」的公安一并控诉。

程海说:一千多天的时间里不见律师、不让阅卷,我们认为王全璋不构成犯罪,办案人员涉嫌徇私枉法罪,你们(公安)这次来追究新罪,涉嫌共同的徇私枉法罪;然后我本身是王全璋的辩护人,刑诉法规定证人和辩护人要相互回避的;第三点理由,我们的律师在别的案件里面做了中性甚至无罪辩词,但在判决书里被列为有罪指控证人,所以我不可能给你们作证的。我说你们创造了中国文革以来、完全无法无天的,法制史上最耻辱案例。

而蔺其磊对外发布了「被证人」的小记显示,周四下午两位天津公安向他了解王全璋2014年参与「建三江黑监狱」案件的情况,蔺其磊明确表示,作为王全璋的辩护人,一直对天津办案机关的违法行为提出控诉,亦不会接受公安违法的作证询问。

蔺其磊藉机向两个公安陈述对王全璋案的看法,指责办案机关在关押王全璋一千多天后再倒查王全璋以前办理的案件,以罗织罪状何其荒唐。公安全程录像,并要求蔺其磊签字被拒。

蔺其磊对本台表示,当局在以往公开王全璋的两宗罪状外再查其他案件,显示当局正密锣紧鼓补侦,不排除王全璋案很快开庭。

蔺其磊说:它(当局)罗织罪名、罗织所谓的罪行吧!他们现在可能还是期望王全璋能低个头认个错,把这个事就了结了,但王全璋不那样做。它们可能要开庭了,然后它们要罗织一些罪名,找一些所谓的证人。

维权律师文东海亦接受本台访问,他认为王全璋案已成709最典型案例,在国际上亦造成极大影响,官方早前通过媒体指控的两宗罪,包括江苏靖江案,以及王全璋与香港机构合作,实难定罪。由于王全璋拒绝认罪,令办案单位骑虎难下,当局有可能做足法律程序的戏码,以对上级及国际社会交代。

文东海说:它们(当局)想把这个结了,判决书拿出来,至少对上有个交代,对外面也能自圆其说。

早在本月13日天津警方已就王全璋案向维权律师陈建刚取证,近日又再向北京律师梁小军进行证人询问,梁小军表明立场,要求补侦的公安转告上级办案人员,王全璋法律业务优良且敬业,对王全璋案的处理,是衡量中国是否依法治国的标准。

王全璋为709案中唯一的一位没有任何消息的律师,至目前已被秘密羁押1022天。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