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师迟夙生庭上遭法警狂殴受伤

2017-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5月9日,黑龙江维权律师迟夙生在辽宁省抚顺巿望花区法院,为一宗私人公司与巿工商局的行政诉讼出庭辩护。庭审期间,迟夙生律师被法警粗暴对待,并强行拖离法院,她晕倒送院。(维权人士提供)
2017年5月9日,黑龙江维权律师迟夙生在辽宁省抚顺巿望花区法院,为一宗私人公司与巿工商局的行政诉讼出庭辩护。庭审期间,迟夙生律师被法警粗暴对待,并强行拖离法院,她晕倒送院。(维权人士提供)

黑龙江维权律师迟夙生,周二(9日)在辽宁省一法院开庭期间,被法警粗暴对待,手机及电脑被没收,并强行押离法院,她当场晕倒送院,目前转至渖阳休养。(海蓝 报道)

迟夙生律师周二上午约9时到抚顺巿望花区法院,为一间公司与抚顺巿工商局的行政诉讼案出庭辩护。

公司职员周先生表示,庭审开始一切正常,后来法院追加两个企业作为第3人,他们说有书面答辩状,迟夙生律师向法官要求把答辩状送达被告,法官说没收到,律师质疑此说法,因为法庭纪録有答辩状,法官继续审理,期间另一名女法官走到庭外与法警说了几句,突然冲入大批法警,把迟夙生律师的电脑及手机抢走,法庭十分混乱,迟律师拿了一部手耭拍照,记録现场情况,又冲进另一批法警,把律师按到坐位上,并抢走手机,然后强行拖离第三法庭。

该法庭在二楼,大约8个法警把律师从二楼拖落一楼,期间她已晕倒,他们没理会,继续拖行到楼下。她的背部、臀部及腿部受伤,拖曳过程10多分钟,他们要求法院致电120被拒絶,惟有自行致电,扰攘约半小时,迟律师被送到抚顺第二医院检查,他们觉得该医院受法院控制,所以把迟律师送到渖阳,现在迟律师头晕及心脏不适,暂时在宾馆观察情况,稍后再决定怎样处理。他相信律师会遁法律途径讨回公道,目前要先拿回法院扣起的电脑及手机。

周先生说:这个过程当中,迟律师倒了,倒了之后,他们也没管也没顾,还是继续往下拉。这个时候迟律师整个后背,都拖在楼梯在走,擦著后背从二楼拽到一楼,拽到两个膊络,继续往下拽,鞋也摔掉了。腿、脚及后背,全部受伤。

记者致电抚顺望花区法院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听。

夙生律师所职员表示,主任律师迟夙生特别守法的律师,在庭审过程中,她不相信主任律师会做出违法的事情,他们也想知道望花区法院为什么出现这样的问题,希望他给律师所一个满意的答覆,他们也担心律师受伤情况。

职员:我们现在只知道她的后腰,一是扭伤、二是擦伤,脑部还有一点震荡。我们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当事人知道领著主任去拍CT,具体情况没跟我们回覆。

年约60岁的迟夙生律师,为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曾任九三学社齐齐哈尔巿巿委委员,齐齐哈尔巿龙沙区政协副主席。 自2008年起担任过3届全国人大代表。她多次代理大陆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如大北集团案、大庆联谊股票案、“齐二药”假药案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