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公開與王全璋會面經過 神情緊張需服血壓藥物


2018-07-19
Share
lawyer.jpg 律師公開與王全璋會面經過 神情緊張需服血壓藥物

709案中的被捕律師王全璋,關押三年來一直情況未明,山東律師劉衛國周三(18日)突公開與王全璋會面的情況。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引述劉衛國表示,丈夫在看守所會面時表現慌張,而且患上高血壓需服用藥物,李文足懷疑丈夫在獄中受到虐待。(黃樂濤 報道)

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王全璋,家屬聘請的兩名代表律師程海及藺其磊,一直亦未能與當事人會面。山東律師劉衛國周三(18日)突然於網上表示,自己受王全璋所托,成為他的代表律師,並分別於上周四(12日)及周三(18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他,指王全璋精神及身體狀況良好,又感謝外界對他的幫助。劉衛國指現正處理案件與法院交涉,暫時未有開庭的時間。

為丈夫安危奔走三年的李文足表示,她周三與劉衛國首次會面,劉衛國向她交代丈夫的情況,表示王全璋表現慌張,未能把說話表達清楚,又指丈夫有高血壓,一直需要服用藥物,她指丈夫在關押前身體一直很好,沒有高血壓,她懷疑其在看守所中,長期受到虐待。

李文足說︰劉律師說他在跟全璋見面的時候,全璋表現得特別害怕,都不敢大聲說話,那很多時候,他就用那個口形來表達,所以就是劉律師他就很難準確(了解)全璋所說的意思,說他有高血壓,讓他服藥,當我聽到那個服藥的時候,我就很擔心,709被釋放回家的這些人,包括李和平律師他就講出了他在被關押期間也是被強迫服藥的,709這些人就是未被抓之前,都身體很好,沒有高血壓,那被抓了之後,都統一的都得了高血壓。

她表示,劉衛國指王全璋仍希望以家屬原來聘請的律師代表他,但是官方最終都不批准,李文足認為官方對丈夫的情況必定有所隱瞞,所以才拒絕家屬聘請的律師進行會見。

李文足說︰全璋說的向官方堅決提出來要求程海律師和我做辯護人,但是官方堅決不同意。
記者問︰劉衛國律師有沒有說過他是官方委派的,還是怎樣的?
李文足說︰我不知道,我不清楚的,是全璋聘請的,他簽了委託書的。

本台周四(19日)也多次致電劉衛國,但他的電話一直未能成功接通。

電話錄音︰你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而他任職的山東泉舜律師事務所,職員表示劉衛國不在律所。

職員說︰劉衛國律師不在單位,不在濟南,這兩天也沒有見到他。

關押王全璋的天津第一看守所,職員卻拒絕回應。

職員說︰這個你只能問他的辦案機關,我不了解你問的這個人,也不了解你問的這個情況,不好意思,因為我不負責這一塊。

而負責處理王全璋案件的天津二中院,電話就接不通。

王全璋的原代表律師程海表示,既然王全璋堅持要他代理案件,他亦會盡力提供協助,但因為他現時經營的律師事務所被當局強制註銷。現在唯有改以另一個身份爭取為王全璋辯護。

程海說︰官方不承認,但是我還是他的辯護人嘛,現在就是不能以律師的身份,就是以親友的身份代表。

他指,官方一直打壓王全璋,所以對案件不樂觀,認為當局一定會將他入罪判刑,但基於案件根本就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指控王全璋,所以估計他最後會獲得輕判。

據網上資料顯示,劉衛國是一名維權律師,他尤其關注涉及刑事、死刑、非正常死亡的維權案件。於2013年,他為新公民運動倡導者許志永作辯護,並被阻攔會見當事人,與當局交涉期間,劉衛國被扣留多個小時,他於是絕食抗議。於2012年5月,他連同全國各地13位律師替維權人士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及他的母親辯護,可是行動受到了當局的阻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