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全牛取保候審未撤案 文東海遭立案料打壓

2017-08-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任全牛律師周五(4日)對本台表示,他在周四(3日)已解除取保候審,但是案件沒有撤銷,這做法有點違法。(網上截圖)
任全牛律師周五(4日)對本台表示,他在周四(3日)已解除取保候審,但是案件沒有撤銷,這做法有點違法。(網上截圖)

709案的河南律師任全牛,已獲警方解取取保候審,但卻沒有撤銷案件。而另1名被關押逾2年的褔建維權人士吳淦,案件下周召開庭前會議,他的朋友質疑何以不在法院進行。(海藍 報道)

任全牛律師周五(4日)對本台表示,他在周四(3日)已解除取保候審,但是案件沒有撤銷,這做法有點違法。如果取保撤銷,警方不需要偵查,應該撤銷案件,郤留了1條尾巴,令警方可以追究。他曾質疑警方的做法,他們找來負責公安法律的人解說,指要看任全牛今後的表現。任全牛又指,有些案件都是同一處理方法,例如王宇及趙威,她們獲解除取保候審,但案件亦沒有撤銷。

任全牛說:取保超過1年,就不能繼續取保,變更其他措施繼續偵查。否則的話,取保滿了又不變更其他強制措施,還不繼續偵查,就應該撤銷案件,但是它(當局)現在就是不撤,這個問題我覺得它有點違法。

取保期間,任全牛的律師工作沒有受到影響,他指出,曾在外地代理幾宗案件,而在今年5月的律師年檢,整個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包括他都獲得通過。

2016年7月8日,任全牛律師為709案趙威的代表律師,他為趙威發聲,被鄭州巿公安局刑拘。大陸官媒指任全牛在網上編造、發布趙威在看守所遭人身侮辱的虛假訊息。翌日,大陸逾百名律師聯署聲援任全牛。

709案的王宇代表律師文東海,周五(4日)突收到湖南省長沙巿司法局的立案通知書,指他涉嫌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決定立案。文東海對本台回應指,以前湖南省律協已經對他立案,現在輪到長沙巿司法局立案,或想對他作出行政處罰。據悉,文東海正在成立新律師事務所,可能是要打壓他。

另外,網名屠夫的吳淦案件,下周一(7日)在天津巿公安局監所管理總隊會議室進行庭前會議。本台記者沒法聯絡到代表他的葛永喜及燕薪律師。

2名律師周四(3日)曾到天津巿第二看守所會見吳淦,其後在通報指會面2小時,吳淦指案件至今,心裡沒有任何包袱,對這些年來所作所為,從來沒後悔。律師又指,吳淦的身體方面,前1段時間因為腰傷要求住院治療,但未獲允許。

而吳淦的朋友指出,得知案件召開庭前會議,還是比較好,起碼屠夫有消息,並且這件案很快會了結。不過,會議在公安局監所管理總隊的地方召開,他覺得不合理,不明白為何不在法院進行。他又表示,案件可能很快開庭,屠夫的朋友及支持者,可能會到法院聲援。朋友對屠夫的樂觀態度非常欽佩,對判決結果能坦然接受,對大家來說是1種鼓勵。

朋友說:這個我覺得這個有點不太合理,庭前會議應該由法院來開,公安、法院、檢察院應該他們的機構是相互監督,但是在中國這種政治結構下,導致公安、法院、檢察院變成一家。

他又指,吳淦的父親徐孝順受牽連,曾被關押近2年,他現在仍在網上聲援兒子,國保在找他,所以他沒有公開行蹤。此外,屠夫妻子很低調,不跟外界接觸。

李和平律師妻子王峭岭亦在社交質疑,為甚麼庭前會議在看守所裡面開?李和平律師說,他的庭前會議就是在這裡開的。“非法證據排除”這些重要程序,都放到了庭前會議。

2015年5月,吳淦在江西省高院聲援被捕律師,被當地警方以涉嫌“擾亂單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罪行拘捕;同月27日被褔建警方刑拘,他被指控涉嫌誹謗、尋釁滋事罪。到去年8月16日,吳淦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批捕,案件曾2度退回補充偵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