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余文生再获颁国际奖项 无悔做「前行者」付出自由代价

2022.09.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人权律师余文生再获颁国际奖项 无悔做「前行者」付出自由代价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因在2018年1月发表修宪建议,遭中共当局报复被判监4年,于今年3月获释回家。
许艳 提供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再获颁瑞典「安娜·达尔贝克奖」,该奖旨在表彰为人权做出努力且付出巨大公民勇气的人。余文生表示该奖是给中国人权律师的集体荣誉,他更表示,尽管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亦无悔过去所为。

上周五(9日),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获颁2022年度瑞典「安娜·达尔贝克奖」(Anna Dahlbäck Award)。该基金会表示,以此表彰余文生「为人权做出努力并付出巨大的公民勇气」。

余文生未能亲临斯德哥尔摩颁奖现场,由他人代为领取奖项。上周六(10日),余文生透过社交媒体推特公开获奖感言。

余文生感谢主办方及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律师的关注,并认为该奖是给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集体荣誉。

他表示,面对中国近10年的人权法治倒退,自由民主遥遥无期,中国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而努力奋斗的很多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面对的是失去律师执照、被抓捕、酷刑、牢狱折磨。

余文生也表示,他本人因代理人权法律案件,行使宪法权利,倡导和践行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先后3次被抓捕,前后4年多经历失去自由,限制出境、强迫失踪、酷刑、饥饿、对妻子和孩子的人身威胁等等折磨。但人权律师的付出和努力,只为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世界,希望能建设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中国。

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余文生强调要与所有的中国人权律师分享该奖项,更希望藉由该奖让国际社会更加注目愈加倒退的中国法治环境下,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艰辛处境。

余文生说:这个奖项实际上对我、对整个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是一种鼓励和肯定,也促使我们会更加努力的去工作,促进中国向人权法治方向发展。也希望通过这个奖向国际社会知道中国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的不容易,也要知道中国现在这种人权状况相当不乐观,十年法治倒退给中国的人权、法治极大的打击;长路漫漫,希望国际社会对我们中国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支持和关注,也希望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让中国在不久的将来能真正实现人权和法治。

在回顾因向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接力驰援709被捕律师及就法律不公发声而招致冤狱、吊照的遭遇,余文生坦言并不后悔,因为在任何一个时代,总得有「前行者」做出公民示范和付出代价。

余文生说:对于我过去所做的一切,我并不后悔,在中国现在这种状况下,必定有一些人要走在前面,也许要付出自由、甚至有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比如说刘晓波,中国才会真正走向进步。如果人人都不往前走的话,社会无法进步,所以我认为我做的一切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我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于今年3月获释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右)与许艳(左)。(许艳提供)
于今年3月获释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右)与许艳(左)。(许艳提供)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告诉本台,自今年3月底余文生获释后,因酷刑致残的右手失去书写功能,脱落的牙齿也正在治疗当中,其他的身体伤害也需要一个漫长的恢复过程。而与之相比,律师不能执业是更为痛苦的打击,但余文生没有选择放弃。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回家以后,右手颤抖残疾的一直不可以写字,掉的几颗牙齿现在正在安装的过程当中。经过四年多的关押,身体受到的伤害还是很多,都需要一个调养的过程,现在的困境就是余文生律师的律师证被吊销,他没法进行律师工作;他回来以后中国政府的打压并没有改变,还是采取以前的打压模式,这让我们的处境还是长期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吧!请求大家能够持续的给予关注。

许艳也表示深知自己的丈夫和中国人权律师群体一直在法律框架内推动工作,因此当他们被迫害、构陷入狱时,她以及其他的家属选择站出来为人权律师奔走维权。目前还有很多人权律师尚未获释,许艳请求国际社会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许艳说:不管是我丈夫余文生律师,还是其他人权律师,这帮人他都在法律范围内,去帮助弱势群体争取权利,然后遭到打压迫害,从我家属角度来说,肯定不认可或者是一定极力要为家人维权的。现在国内还有一些被抓的人权律师还没有回家,他们的妻子、家人也面临著不同的困境,一方面我希望他们能够坚强;其次也希望大家能够对他们持续的给予帮助和关注。

709律师第一人王宇向余文生获奖表示祝贺,她认为中国人权律师群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民主国家的律师同行和组织理解他们努力的价值和意义,这让中国人权律师感到一些安慰。她认为中国法治前景黯淡,人权律师处境并不乐观,她恳请国际社会继续关切目前仍未获释的李昱函、常玮平、郭飞雄等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

王宇说:对余文生律师这个颁奖也是对中国人权律师的一个肯定,这些律师现在也确实面临著很多危险,如果没有国际上这些支持的话,可能中国人权律师早就被灭了。当前中国这些环境来看的话,我是很悲观,中国人权律师都面临著更大的风险。也希望国际上的政府也好、还是机构也好,媒体也好能够进一步关注还在监狱中的李昱函律师还有其他的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

早在今年3月,瑞典「安娜·达尔贝克基金会」宣布将年度奖项授予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颁奖仪式于9月9日举行。(安娜·达尔贝克基金会官网截图)
早在今年3月,瑞典「安娜·达尔贝克基金会」宣布将年度奖项授予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颁奖仪式于9月9日举行。(安娜·达尔贝克基金会官网截图)

安娜·达尔贝克是瑞典知名的国际人权律师,为国际刑事司法工作组(ICC Group)代表;2016年,瑞典籍国际人权律师安娜·达尔贝克创立同名纪念基金会和年度奖项。同时支持和参与该奖项的还有国际特赦、瑞典非政府组织「服务」(Diakonia)、联合国难民署、红十字会、瑞典律师协会等组织和机构。

现年54岁的余文生为北京知名人权律师;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后,他提告中国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并担任被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因而遭到当局报复并被注销律师执业证。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要求国家主席则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第二天即遭国保抓捕,其后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于2020年6月被秘密判监4年,在被羁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和虐待。

2019年1月余文生获颁「德法人权法治奖」;2021年2月,余文生再获颁「马丁恩纳斯人权捍卫者奖」。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苏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