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已解除取保候审 但执业仍受干预

2017-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11月27日,律师王宇到北京司法局交涉,要求当局不要干预她复业。(野靖春提供)
2017年11月27日,律师王宇到北京司法局交涉,要求当局不要干预她复业。(野靖春提供)

709律师王宇获解除取保候审已数月,但仍受到当局干预未能恢复执业,她与丈夫已两年没有工作,一家生活拮据。周一(27日)与丈夫包龙军到司法局交涉,要求当局不要干预她复业。(黄乐涛 报道)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宇,现在已经解除了取保候审,但仍然未能正常执业。她周一(27日)在丈夫及北京维权人士野靖春的陪同下,到北京司法局会见领导,要求当局让她正常执业。本台周二(28日)无法联络王宇及包龙军了解情况。

野靖春对本台表示,当局并没有吊销王宇的律师执照,但是就对她多方刁难,阻碍她正常的工作,希望透过这次会见,令当局停止打压她,王宇现正等候司法局回覆。

野靖春说︰她没有吊销(执照),她的执业是正常的,如果说要是普通的律师,那么他们找一个律师事务所转过去就可以正常执业了,王宇律师呢,她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嘛,她之前她也问过几家这个律师事务所,这几家律师事务所就表示比较为难,因为司法局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不让他们接收王宇,所以昨天去的目的,就是让司法局不要干预。

她表示,王宇过去两年来没有工作,靠积蓄维生,而丈夫包龙军在被捕前为实习律师,解除取保候审后,亦是被当局刁难,未能正常执业,现在一家人生活拮据。野靖春指,对于司法局可以让王宇自由执业的情况并不乐观,因为王宇对当局来说是一个敏感人物,所以并不相信政府会完全给她自由。

野靖春说︰我觉得不乐观,她(当局)肯定难为她(王宇)呀,她就会跟她提条件,那有可能就是不能答应的条件,我个人认为不能答应的条件,如果说答应她,那我有违我自己的人格,对吧?那我不答应,那她就不同意你执业。

记者问︰(王宇)就是已经没有工作,那平时她是怎样生活的?

野靖春说:在父母家吃饭,也就是说啃老,另外还有那个朋友接济一下,昨天王宇说她穿的那个绵衣,都是别人给的,很旧了已经。

曾经代理709案件的律师马连顺表示,他自从代理709案件后,一直受到当局的打压。他认为当局对律师的打压是不会停止的,所以他认为王宇的情况,根本就不能解决,但仍支持她循法律途径为自己争取权益。他表示,就像自己一样,虽然当局没有吊销其执照,但是无论是代理什么的案件,都会受到当局的限制,这样的工作,根本就没有意思,所以估计即使王宇日后能够执业,情况也会与他一样。

马连顺说︰但是我们只能去投诉,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们又不会去用刀用枪,只有这样吧。就是我以后办案受到严格的限制,敏感案件复杂案件不能办,她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在管理律师,也就是说让他们不要多说话。

王宇曾代理多宗维权案件,包括法轮功及范木根案等,于2015年7月9日被当局带走,其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家三口亦被当局控制,她其后在官媒采访中认罪。王宇及丈夫包龙军于去年7、8月间取保候审,一年后才解除取保候审,但现在仍受到当局的控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