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已解除取保候審 但執業仍受干預


2017-11-28
Share
1128-china-lawyer620.jpg 2017年11月27日,律師王宇到北京司法局交涉,要求當局不要干預她復業。(野靖春提供)

709律師王宇獲解除取保候審已數月,但仍受到當局干預未能恢復執業,她與丈夫已兩年沒有工作,一家生活拮据。週一(27日)與丈夫包龍軍到司法局交涉,要求當局不要干預她復業。(黃樂濤 報道)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王宇,現在已經解除了取保候審,但仍然未能正常執業。她週一(27日)在丈夫及北京維權人士野靖春的陪同下,到北京司法局會見領導,要求當局讓她正常執業。本台週二(28日)無法聯絡王宇及包龍軍了解情況。

野靖春對本台表示,當局並沒有吊銷王宇的律師執照,但是就對她多方刁难,阻礙她正常的工作,希望透過這次會見,令當局停止打壓她,王宇現正等候司法局回覆。

野靖春說︰她沒有吊銷(執照),她的執業是正常的,如果說要是普通的律師,那麼他們找一個律師事務所轉過去就可以正常執業了,王宇律師呢,她這個情況比較特殊嘛,她之前她也問過幾家這個律師事務所,這幾家律師事務所就表示比較為難,因為司法局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不讓他們接收王宇,所以昨天去的目的,就是讓司法局不要干預。

她表示,王宇過去兩年來沒有工作,靠積蓄維生,而丈夫包龍軍在被捕前為實習律師,解除取保候審後,亦是被當局刁难,未能正常執業,現在一家人生活拮据。野靖春指,對於司法局可以讓王宇自由執業的情況並不樂觀,因為王宇對當局來說是一個敏感人物,所以並不相信政府會完全給她自由。

野靖春說︰我覺得不樂觀,她(當局)肯定難為她(王宇)呀,她就會跟她提條件,那有可能就是不能答應的條件,我個人認為不能答應的條件,如果說答應她,那我有違我自己的人格,對吧?那我不答應,那她就不同意你執業。

記者問︰(王宇)就是已經沒有工作,那平時她是怎樣生活的?

野靖春說:在父母家吃飯,也就是說啃老,另外還有那個朋友接濟一下,昨天王宇說她穿的那個綿衣,都是別人給的,很舊了已經。

曾經代理709案件的律師馬連順表示,他自從代理709案件後,一直受到當局的打壓。他認為當局對律師的打壓是不會停止的,所以他認為王宇的情況,根本就不能解決,但仍支持她循法律途徑為自己爭取權益。他表示,就像自己一樣,雖然當局沒有吊銷其執照,但是無論是代理什麼的案件,都會受到當局的限制,這樣的工作,根本就沒有意思,所以估計即使王宇日後能夠執業,情況也會與他一樣。

馬連順說︰但是我們只能去投訴,還有別的辦法嗎?我們又不會去用刀用槍,只有這樣吧。就是我以後辦案受到嚴格的限制,敏感案件複雜案件不能辦,她們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在管理律師,也就是說讓他們不要多說話。

王宇曾代理多宗維權案件,包括法輪功及范木根案等,於2015年7月9日被當局帶走,其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家三口亦被當局控制,她其後在官媒採訪中認罪。王宇及丈夫包龍軍於去年7、8月間取保候審,一年後才解除取保候審,但現在仍受到當局的控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