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造谣」案派出所负全责 又一同事身亡民愤再燃点

2020-03-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9日,经过国家监察委长达40多天的所谓调查后,李文亮医生的死亡事件,最后以两名派出所警员轻描淡写的处分了事。(武汉警方官微截图)
2020年3月19日,经过国家监察委长达40多天的所谓调查后,李文亮医生的死亡事件,最后以两名派出所警员轻描淡写的处分了事。(武汉警方官微截图)

国家监察委周四(19日)晚公布了对李文亮案的调查结论,层级极低的辖区派出所背了黑锅,而瞒报疫情及舆论维稳的央媒都不被提及。该结论发布仅14个小时后,李文亮的又一名同事不治身亡,有评论认为,大陆民间舆论与官民对立正在增加。(黄小山/文海欣 报道)

国家监察委派出调查组赴武汉调查李文亮事件后的42天,国家监察委于周四(19日)晚过7点才发布了李文亮案的调查结果,结论是「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要求警方撤销训诫,处理基层公安。对于是谁下令训诫李文亮等8名最早发布疫情讯息的医生,监察委通报避而不谈;包括央视、新华社、人民网等官媒为何集体抹黑率先在业界内部预警的这8名医生,这份通报也是只字不提。

随后,武汉警方发布道歉书,承认训诫不当。中南派出所副所长杨力接受了「行政记过」,民警胡桂芳被罚「行政警告」,事件「到此结束」。

监察委的「结论」,很快点燃了民众的怒火。数十万民众在李文亮医生身前发出的最后一条微博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愤怒。一位网民留言指出,「监察委的敷衍,实际上是在向民众宣示,他们持续40多天的愤怒一文不值。」知名学者于建嵘、法学教授周其明、作家陈敏等,纷纷对监察委提出猛烈批评。周其明甚至提出,现在应该对调查组本身进行调查。

舆论普遍对当局瞒报疫情导致灾难性后果、武汉中心医院漠视职工生命、「打压发哨人」的中心医院院长彭义香、书记蔡莉等人没有受到问责感到愤怒。

一直关注此事的杨宁远博士认为,这个所谓的结论,回避了最应该回答的几个问题,比如谁要求隐瞒和训诫医生,谁指令官媒抹黑医生。

杨宁远说:这就是因为他们有权,强权即真理嘛,这是很明显的,就是不讲道理,你把他没办法。

资深心理学者谭先生认为,官方的通报里,实际上依然认为李文亮医生等人在同行圈内的预警是谣言,仅仅是并无恶意传播谣言的动机。他指李文亮事件的核心问题是官员的瞒报甚至官员腐败,但有关问题都被压下来了。

谭先生说:拖了一个多月,也就是说躲不过去了,才出现的。所以这本身就荒谬。谁让他(「造谣」的新闻)上中央电视台的?而且还是从1台到13台?死这样多的人,还有很多他的同事还在医院,对这个单位本身追不追责?那么这个书记,究竟扮演了甚么角色?这一系列的问题,本来调查组就应该给一个完整的答覆。

李文亮事件的回响仍在持续,而就在监察委发布通报仅14个小时后,李文亮的另一名同事、武汉中心医院伦理委员会成员刘励就因感染新冠肺炎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去世,成为该院第五名身亡的医护。此外,至少还有3名该医院的医护人员,仍在危重状态。

据知情人透露,今天去世的刘励3天前才过了45岁生日。她的丈夫也是该院的一名前线医生,虽没被感染,但也因此身心备受摧残。

本台记者采访发现,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们依然顾虑重重,不敢对媒体谈及刚去世的同事。一位该院的医生即明确称,她没有关注。

医生说:我现在穿著防护服,在病区。我在上班,我不太清楚。我没看到消息啊,我也没关注。

而武汉卫健委的人士承认,他们知道了中心医院的刘励刚刚去世,但她也以不知情为由,拒绝谈及更多的资讯。

武汉卫健委:中心医院?对对对,我们这边看到了,是有一个,伦理委员会成员刘励。这个她怎么善后的话恐怕要问一下他们医院里。不太清楚医院里一个内部的情况。

今年12月底,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在医护人员圈发出了一份不明冠状病毒的资讯,他和另外7名传播该消息的医护人员很快遭约谈威胁。但仅仅几天后,李文亮就被感染新冠肺炎,2月6日晚不治身亡。此事引起全球性关注后,中共实施了严厉的舆论管制,并秘密抓捕了包括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在内的公民记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